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夏喬恩>因你而閃耀

因你而閃耀 第3章(1)

書名︰因你而閃耀|作者︰夏喬恩|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你要帶我去哪里?」

沖擊來得太過突然,當梁媛湘恢復冷靜,大腦能順利思考時,就發現自己正被許銳牽著走向百貨公司的電梯。

「上樓,吃飯。」說話的同時,許銳順手按下電梯鍵。

「我才不要和你吃飯,你快放開我,我要回家了!」梁媛湘掙扎,哪里不知道他是打算以吃飯之名行「拷問」之實。

對于剛剛發生的事,連她都無法解釋,她甚至連自己為什麼會突然產生可怕的幻覺都不知道!

但就算她再一無所知,也知道這種事絕對不能泄漏出去,否則他會怎麼想她?如果他把她當成怪物怎麼辦?

「我餓了。」他給了她一個很好的理由。

「但我不餓。」她不死心,依舊想抽回手。

「別鬧脾氣,吃飯比較重要,等吃完飯我就陪你去逛街。」他突然表現得柔情似水,簡直是牛頭不對馬嘴。

梁媛湘猛然一愣,嚴重懷疑自己除了出現幻覺外,其實還有幻听的問題。

許銳乘機將她一把拉進電梯。

「你——」她回神,雙目噴火。

「請問到幾樓?」電梯小姐笑意盈盈地問,讓橫眉豎目、正準備破口大罵的梁媛湘一口氣梗在喉間,差點被噎死。

「頂樓餐廳,謝謝。」許銳泰然自若的點頭致謝。

「好的。」

電梯小姐按下頂樓鍵,偏頭朝梁媛湘點頭微笑,讓原本想掐死許銳的雙手瞬間頓住。

「呃……你、你衣服上好像有灰塵,我幫你拍一拍。」不行,形象!形象!就算她再怎麼想掐死眼前的男人,也不能在公共場合失態,否則她堅持二十多年的名媛形象將毀于一旦。

「小姐好體貼。」電梯小姐忍不住贊美。

「才、才沒有,你過譽了。」看吧,形象果然超級重要,還好她剛剛有忍住!

雖然心中還是很生氣,但听見電梯小姐的贊美,梁媛湘還是忍不住揚起下巴,在心中為自己的明智之舉點了個贊。

「你們的感情看起來真好。」電梯小姐繼續道。

WHAT?!

梁媛湘驕傲的面具立刻出現裂痕,不敢相信電梯小姐近視怎麼會那麼深,就在她打算開口解釋時,電梯內突然涌進一批人潮,不僅讓她失去開口的機會,也失去唯一的逃生路線——

糟糕,又中計了!

「看在‘感情好’的分上,待會兒午餐我請你。」

許銳眼中浮現濃濃笑意,很懷念她這副看似驕傲精明,實則傻里傻氣的「真面目」——

梁媛湘雙目噴火,想再次伸手掐死眼前的男人。

為什麼她會這麼笨,竟然一直沒有發現他腹黑陰險的真面目,還有他專愛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惡趣味。

原本以為他剛才救了她,是個正直耿介的好人,沒想到……沒想到……

啊浮浮浮——

就算梁媛湘再不願意,最後還是被許銳用手「綁架」到餐廳。

只是出乎意料的,許銳並沒有馬上質問她剛才發生的事,而是紳士地領著她入座,待佳肴一上桌,便安靜地開始用餐。

因為失戀,這陣子她胃口一直不大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剛剛受到的驚嚇太大,又被許銳氣個半死,看著眼前色香味俱全的蒜香白酒蛤蠣義大利面,她竟然有些餓了。

天曉得她最愛蒜香口味了,可惜阿照一直不喜歡女生吃重口味的食物,總覺得不夠端莊優雅,所以她總是不敢吃,不過現在……現在應該就沒關系了吧?

拿起叉子,她有些猶豫地卷起義大利面放入嘴里,沒發現坐在對面的男人眼中一閃而逝的笑意,以及那微微松口氣的表情。

唔,好吃!

她天性節儉,甚少出門吃大餐,沒想到才吃了一口,立刻就被口中的美味征服了,迫不及待又吃了第二口、第三口……甚至連開胃菜、沙拉、湯品、甜點、飲料也沒放過。

開胃菜是她無法抗拒的蒜香面包,沙拉則淋上了她最愛的日式醬汁,湯品是她喜歡的酥皮濃湯,飲料則是對身體很好的荔枝氣泡果醋。

就連甜點也是她大愛的提拉米蘇!

噢,她好幸福,從頭到尾竟然都是她愛吃的東西耶,這套餐點搭配得也太完美了吧!

話說回來,這些餐點好像是剛剛許銳幫她搭配的——

嗯?為什麼他會知道她喜歡吃什麼?或者剛好只是巧合?

「好吃嗎?」許銳突然打斷她的思緒。

梁媛湘連忙禮貌地用手遮住因含著食物而鼓起的嘴巴,開心地用力點頭。「那就好。」許銳眼里浮現笑意,慢條斯理地繼續低頭用餐,默默等待某人因為美食當前而忘記逃跑這回事,或是吃飽喝足再也跑不動。

半個小時後,某人終于心滿意足的放下刀叉,他才招來侍者將餐盤收走。

「噢,吃得好飽……」梁媛湘摸著肚子,全身軟綿綿的靠在椅背上,早在撐著肚子塞甜點的時候就忘了繼續挺胸縮腹,更忘了繼續保持優雅端莊的坐姿。

「沒關系,待會兒再去逛逛街就好了。」許銳含笑,看著她不再矯揉造作的模樣,眼底寫滿連他自己也沒察覺的溫柔。

「嗯?也是……」

梁媛湘一臉饜足地眯起眼,整個人就像只懶洋洋的貓兒,看得許銳目光更柔,只是下一秒他陡然將話鋒一轉——

「所以你‘未卜先知’的事是怎麼回事?」

「我哪知道啊……」梁媛湘打了個呵欠,完全沒有防備。「就是婚禮上莫名其妙突然出現幻覺,然後幻覺成真,你也逃過了一劫。」

「所以你剛剛‘又’產生了幻覺?」

「對——」嗯?不對!

她猛地一個激靈,臉色驟變。

「你、你、你——你套我話?!」老天,她又被騙了!

「怎麼會,這只是茶余飯後的閑聊。」許銳表情不變,還是那副童叟無欺的模樣。「所以你的「幻覺’是在婚禮那天第一次出現,你對此一無所知,但事實證明你所看到的‘幻覺’都會在不久之後一一成真,而你也因此救了我兩次?」

梁媛湘臉色青筍筍,簡直氣到完全說不出話,不過這個時候許銳也不需要她再說話。

人在沒防備的時候最不可能說謊,他的猜測果然沒錯,她果然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只是就連她本人都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似乎也無法掌控這種神秘的力量——

雖然听起來很不可思議,但在殯葬禮儀業服務多年,他也听過不少科學難以解釋的神秘事件,連自己也有過幾次親身經驗。

只是他向來與人為善,不做虧心事,從來不懼怕鬼神之說,現在比較讓他疑惑的是——為什麼?

為什麼她會突然擁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為什麼他會一連兩次差點遇上死劫?

這種情形是否會持續下去,若是,又會持續多久?

事出必有因,他究竟做錯了什麼才突然這麼倒霉?是因為她突然有了未卜先知的能力才導致他倒霉,抑或是因為他倒霉,才讓她有了未卜先知的能力?

或許這三者之間就如同「先有雞還是先有蛋」般難以定論,但可以確定的是,兩次意外她「預見」的對象都是他,且似乎都發生在兩人肢體接觸的時候——

看著她放在桌上的小手,他眸光一閃,將手輕輕蓋了上去。

「你做什——」梁媛湘橫眉豎目,下一秒卻突然臉色大變,接著眸光渙散,望向虛空,彷佛那里突然出現了什麼可怕的事。

許銳一直觀察著她,見到她神情上的變化,他眯起黑眸,一臉鎮定的等著她神魂歸位。

大概過了三秒鐘,原本失去焦距的一雙水眸終于恢復神采。

「你又看見了。」因為不想嚇到她,也不想引起鄰桌客人的注意,他將聲音放得極低極輕,但語氣卻是充滿肯定。

梁媛湘小臉煞白,整個人被嚇得說不出話。

老天,怎、怎、怎麼會這樣?她竟然……竟然又看見幻影了,這次她看見他發生了車禍!

如果第一次的幻覺是意外,第二次的幻覺是巧合,那麼這一次她再也無法自欺欺人——

她的身體好像真的有問題,但更有問題的是每次都跑到幻覺里當男主角的許銳!

接連三次,她都因為他被迫看到自己最害怕的「靈異片」,再這樣下去,她遲早會發瘋的……不行,她一定要馬上逃離他。

永遠永遠的逃離他!

「我沒看見!真的什麼都沒看見!」她急忙搖頭否認,如果他覺得她是怪物,要把她送到研究所,或者覺得她極為可疑把她囚禁起來怎麼辦?

「你說謊。」他皴眉看著她驚慌失措的表情,莫名不喜歡她這樣畏懼他。

「我才沒有!」她迅速拿起包包站起身。「謝謝你的午餐,但我真的該回家了,以後再……噢不不不,我們原本就不熟,還是以後再也不見!」

語畢,她立刻轉身離開,許銳卻突然緊緊拉住她。

「你不能走。」

「為什麼?」因為過于緊張,她聲音不自覺揚高,引來幾名客人探究的目光,她頓時窘得滿臉通紅,本想用力甩開他,又怕會引來更多好奇,只能咬牙切齒的低聲道︰「你快放開我,你不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這樣是犯法的!」

「我需要你的幫忙。」

許銳鎮定地看著她,可她卻在那份冷靜中看到一絲憂慮和緊張,不禁呆若木雞。

「什、什麼?」他明明這麼腹黑、邪惡,竟然也會緊張?

「剛才你是不是又看到什麼不好的畫面?」他不答反問。

她抿緊小嘴沒有回答,只是余悸猶存的表情卻證實了一切。

「剛剛你看到了什麼?」他繼續追問。

她還是抿緊小嘴不回答。

「這一次……‘我又死’了嗎?」

她瞳眸驟縮,突然覺得自己就像個殺人凶手,她明明看到了可怕的未來,卻因為害怕而保持緘默,如果最後他真的因為她的見死不救而……而……

她一定會愧疚一輩子的!

「我……」她一臉掙扎,腦中浮現出她吐了他一身,他仍然好心開車送她回家,以及兩次意外時,他將她護到懷里的舉動。

雖然他陰險又腹黑,說話機車,還特別愛在她傷口上撒鹽,但他其實也是個心地善良的大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