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夏喬恩>因你而閃耀

因你而閃耀 第3章(2)

書名︰因你而閃耀|作者︰夏喬恩|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你的車是不是黑色奧迪AAA-9567?」掙扎了許久,她終于還是敵不過良心的譴責,干澀地開了口。

許銳一愣。「是……難道你看到我的車……」他蹙眉,總算意識到事情沒那麼簡單。「該不會這次我發生了……車禍?」

梁媛湘一臉慘淡地點頭。

他將眉頭皺得更深,沒料到事情比他想得還嚴重,凡事事不過三,她卻一連三次預知了他的劫難,只是為什麼是他,死神到底是看上他什麼地方?

「老實說,你是不是曾經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是個連老天都看不過去的大壞蛋?」顯然梁媛湘和他聯想到一塊兒,立刻就想到因果循環。

「我從不做壞事,我問心無愧。」許銳答得鏗鏘有力。

梁媛湘有些不信,但以他的個性,不大可能作奸犯科,于是她只好改口。「那你是不小心得罪了別人,所以被人詛咒?」

「這也不可能。」見她面露懷疑,他只好補充。「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聰明人自然都懂得和氣生財,就算是競爭對手也會留些余地,不會真的趕盡殺絕,況且我從事的是殯葬業,你以為殯葬業還能得罪什麼人?」

「怎麼可能沒有,死人也是人啊!」她雙手一拍,覺得自己搞不好終于找到了正確答案,神秘兮兮地道︰「我猜你之前一定是不小心得罪了某個人,後來那個人死了,就變成鬼魂來找你報復,難怪你身邊靈異現象那麼多!」

「……」他記得那些「靈異現象」似乎都是她看到的?

「我建議你最好快點到廟里拜拜求個護身符,我听說厲鬼都很難搞的,事情絕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你……還是好自為之吧。」她一臉憐憫地看著他,沒想到他竟然會這麼可憐。

本以為自己遇到「新娘不是我」這種事就已經夠悲慘,沒想到他遇到的事竟然更可怕,雖然她沒有幸災樂禍的意思,但人的幸福好像都是比較出來的,比起他,她忽然覺得自己似乎也沒有那麼可憐了……

許銳揉揉額角,實在懶得花時間吐槽她的「無稽之談」,也不認為到廟里求神拜佛就能好轉。

事實上,他有更好的解決辦法。

「我需要聘雇你當我的倒霉避雷針。」他開門見山說出心中的想法。

「什麼避雷針?」她一頭霧水。

「倒霉避雷針。」他重復。「既然你能提前預知我的未來,那麼比起求神問卜,我認為你更能保護我的生命安全。看在多年的交情上,我在這里鄭重聘雇你當我的倒霉避雷針,暫時搬到我家二十四小時待命,請問你願意嗎?」

「當然不願意!」梁媛湘用力搖頭,差點沒把脖子搖斷。「誰要搬到你家和你朝夕相處二十四小時!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我的名聲還要不要?而且我什麼時候和你有多年交情了?」

她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瞪著他,雖然很同情他,但這並不代表她願意搏命陪他一起演出「絕命終結站」好嗎?而且他的口氣也太理所當然了吧!

「我願意每個月付你三萬元的底薪。」像是早就預料到她會拒絕,許銳並不覺得特別失望或氣餒,依舊氣定神閑。

「三萬元?那你還不如直接到廟里找師父幫你驅邪呢!」拜托,他當她是笨蛋嗎?光是她每個月的薪水就不止三萬,如果她搬到他家,每天和他同進同出,那她就不能再繼續工作,這樣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當然,」顯然男人的話並沒有說完。「只要你幫我逃過一次死劫,我就會給你五千元的獎金。」

五千元?!

梁媛湘的眼中立刻浮現兩個金燦燦的金錢符號,萬萬沒料到他會這麼大方。阿照曾說過他是富家子弟,難道他家真的那麼有錢?

她不禁有些蠢蠢欲動,但隨即又連忙唾棄起自己——

泵且不論他是不是真的被惡鬼糾纏,她都不該自找麻煩,更別說她最怕的就是「靈異片」,要是她真的答應他,那豈不是代表她從今以後都有可能時時刻刻看到「靈異片」?

噢,不不不,她絕不能自掘墳墓。

「我拒絕!」她的語氣很堅定。

「七千元。」許銳抬高價碼,好整以暇的口吻彷佛篤定她最後一定會答應。「還是拒絕!」她忍不住送他一記白眼。

他雲淡風輕地繼續加碼。「八千元。」

「你死心吧,我是絕對不會被你騙的!」

「九千元。」

九千?!

OMG!底薪都已經三萬了,如果以後他每天都像今天這樣衰,那她豈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變富婆?

靈異片、九千元?靈異片、九千元?靈異片、九千元?

討厭,她好像……好像真的有點心動了耶……

「好吧,繼續喊價實在太麻煩,我直接湊成整數一萬,這是我最後也最誠心的價碼,你認為可以嗎?」

「一萬?!」她瞠目結舌,連小嘴都張成了O形。

「是的,底薪三萬,獎金一次一萬,不過你必須馬上搬到我家,二十四小時待命。所有的食衣住行由我買單,你只要隨時隨地注意狀況,想辦法保住我的命就好。」

他表情誠懇、語氣誠懇,就連眼神都超誠懇,讓她再也無法招架。

底薪三萬,獎金一次一萬,食衣住行還通通買單……這、這簡直就是一本萬利的生意啊!

雖說自由誠可貴,生命價更高,但為金錢故,兩者也不是不能隨手拋,只是剛剛她的態度太過堅定,現在如果突然改變態度,豈不是顯得很見錢眼開?

雖說錢很重要,但形象也同樣重要,一下子就「見錢心喜」未免太丟臉了,要不……要不她就勉強再矜持一下下?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會輕易答應,你少把我當成見錢眼開的那種人,何況我的工作怎麼辦?我總不能說請假就請假。」一頓,繼續裝模作樣。「哼!」

「我認識你的銀行高層主管,請假的事可以交給我,我也沒有認為你是見錢眼開的人,我只是非常需要你的幫忙,難道你真的不願答應?」他眼底閃過一絲笑意,覺得她這副為了錢而裝模作樣的樣子也超可愛。

其實她不知道原來的她有多迷人,否則他也不會在陸久照的眾多游戲對象中對她印象深刻,甚至不知不覺看了她十二年,連她的喜好、胃口、弱點都一清二楚。

「當然。」才怪!快說拜托,只要你說拜托我馬上就答應你!

許銳嘆了口氣,狀似沮喪地低下頭。「沒想到你視金錢如糞土,好吧,用金錢貶低你的確是我不對,既然如此,那還是恢復到一次五千——」

梁媛湘覺得自己的心簡直都要碎了。「不行!你剛剛明明說好一萬元的!」

「所以,」他雙眼一亮。「你這是答應了?」

「當然!」梁媛湘點頭如搗蒜,唯恐鈔票就這麼飛了。「底薪三萬,獎金一次一萬,食衣住行通通買單,看在你這麼誠心誠意的分上,我就勉為其難答應了!」這麼好賺釣生意可不是隨時都有的,沒想到她這麼快就能把上個月損失的兩萬一賺回來,真曰疋太好了,噢耶!

許銳眉開眼笑,心里也覺得太好了。「很好,那就這麼說定了,事不宜遲,現在我就陪你回家向你父母報告這件事,之後你就直接跟我回家。」

「啊?」梁媛湘目瞪口呆。「這、這也太快了吧?」

「攸關性命,很抱歉我必須這麼心急。」好不容易騙到她,他怎麼可能讓她有機會後悔?「待會兒我會吩咐我的特助盡快將契約擬好,若你沒有其他意見,晚一點我們就能簽約。」

「還要簽契約?」梁媛湘更加吃驚,莫名有種受騙上當的感覺。

「當然,口說無憑,白紙黑字才能保障你的權益。」他又露出那副很誠懇很誠懇的表情。

梁媛湘還是覺得有些懷疑,但下一秒他突然把手伸向她,她嚇得連連後退,完全忘了要繼續懷疑他。

「你想干麼?」

「握手慶祝我們達成共識。」他的表情和語氣都很自然。

「我才不要,要是我不小心又看到你……你……怎麼辦?」她含糊其辭,畢竟接連三次她都看到他衰尾,她都快對他的肢體踫觸有陰影了。

許銳一下子就听出她的顧慮,微微挑眉。「我以為隨時替我預防危險是我們才剛達成的共識。」

「呃,這個我也知道,我只是……只是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她心虛。

「那你現在做好心理準備了嗎?」他一臉含笑,右手仍懸在半空中,一副不容她「曠職」的模樣。

梁媛湘緊張地吞了吞口水,又連續做了三次深呼吸,最後才一臉慷慨就義的閉上眼楮,伸手用力握住他的手——

「怎樣?」五秒鐘後,許銳打破沉默。

「……沒事。」她一臉不可思議的睜開眼,又握了握他厚實的大掌,腦中什麼也沒浮現,她松了一口氣。「這次我什麼都沒看見。」

「難道在你預見我發生車禍,而我也有了警惕之後,關于我出意外的畫面你就再也看不到了?」許銳若有所思地斂下眼,心中忽然生出大膽的假設。

也許所謂的「未卜先知」,並不代表劫難一定會發生,早在她事前說破未來,他的命運很有可能就已經悄然改變,所以她再也看不到相同的畫面。

如果真是這樣,那她不只是最佳的倒霉避雷針,更是趨吉避凶的寶物!

深邃的黑眸里頓時盈滿了笑意,自己這次真是押對了寶,雖然死神正如影隨形的對他虎視眈眈,可有她在,他就像是多了一層金鐘罩,更重要的是,因為這筆「交易」,她不能再避他如蛇蠍——

就像他之前說過的,他一點也不討厭她,畢竟這些年來她對陸久照的一腔痴心他一直看在眼里。

明明是一個什麼也不會、笨手笨腳的小女人,卻為了陸久照學會烘焙烹飪、美姿美儀、金融財經、化妝打扮,他看著她在雨天幫陸久照送傘、大熱天送水、冬天送圍巾、刮風送外套、感冒送感冒藥——

她愛了陸久照多久,他就看了她多久。

即使一開始他只是把她當作一個用來打發時間的演員甲,但隨著十二年過去,他漸漸無法袖手旁觀,無法忽視她因為愛情而受到傷害,無法見到她繼續一蹶不振。

也許只有讓她遠離陸久照,徹底轉移她的注意力,讓她搬離那個充滿陸久照相片的房子,才能讓她走出傷痛,並讓她的父母不再為她擔心。

為了她好,也為了他好,他一點也不愧疚把她騙到了身邊。

傻里傻氣的她,最適合的表情還是無憂無慮的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