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夏喬恩>因你而閃耀

因你而閃耀 第4章(1)

書名︰因你而閃耀|作者︰夏喬恩|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你說什麼?」

梁家客廳里,忽然傳出梁父梁母異口同聲的驚呼,兩人一起瞪著坐在對面的女兒和許銳,簡直不敢相信剛剛听到的一切。

「我是說我最近好像突然有了異能,可以未卜先知,要是沒有我,許銳早已死三遍了,所以為了預防死神突襲,許銳希望我可以搬到他家當他的倒霉避雷針。」梁媛湘將剛剛說過的話重復一遍。

「不對不對,再前面那一段,就是那個什麼底薪三萬、獎金一萬,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梁母連忙揮手糾正。「許銳是你學長,之前又幫了你大忙,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怎麼可以跟人家要錢?我和你爸爸到底是怎麼教你的!」

梁媛湘一臉茫然。「為什麼我不能要錢?使用者付費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而且媽你應該關心的是我突然有了異能以及許銳性命不保這兩件事吧,你是不是完全搞錯重點了?」

「誰搞錯重點了?比起那兩件事,你趁火打劫的行為更令我痛心!」梁母腦袋清楚得很。

梁媛湘頓時啞口無言。

「伯父伯母別生氣,給錢是我的意思。」許銳不著痕跡的替梁媛湘解圍。「畢竟事情來得太突然,若是可以,我也不願意這樣麻煩令嬡;但這整件事太奇怪,我實在無計可施,才會冒昧懇求令嬡與我同住。只是這樣令嬡就會失去生計,因此我只能用金錢聊表彌補,並表達感激。同住這件事終究太過冒昧,也對令嬡的名聲有損,因此請讓我在這里跟你們鞠躬道歉。」

說著,許銳突然起身鞠躬九十度。

「哎呀!你這是在做什麼?快別這樣,快站好!」梁母嚇了一跳,連忙起身想扶他。

「不,這不只是我的歉意,也是我誠心的乞求,我真的很需要令嬡的幫忙,希望你們可以答應我這冒昧的請求。」許銳依舊彎著腰。

「許銳,你……你會不會太夸張了?」梁媛湘目瞪口呆,忍不住用指尖戳了戳他的衣擺,完全被他的舉動驚呆了。

不是說男人都很愛面子、很驕傲的嗎?怎麼他卻折腰折得那麼心甘情願?

「說什麼乞求不乞求的,你這孩子怎麼這麼見外呢?」梁母急壞了。「別說你今天有性命之憂,就憑伯母這些年來沒少听過他人對你的稱贊,也知道你從小就是模範生、好青年,又怎麼會信不過你?不過是同處一個屋檐下,有什麼好冒昧的?我這就叫媛湘馬上搬過去,你還不快站好!」

「媽!麻鼠你尊重一下我人還在現場好嗎?我是人,不是貨物,拜托你別那麼理所當然的把我往許銳家丟,這樣我很沒面子耶。」梁媛湘噘起小嘴,忽然有點不依,她都要搬走了,媽媽怎麼一點也不難過?重點是她是淑女耶,淑女都是很矜持的!

梁母立刻賞她一個白眼。「你都和阿銳談好價錢把他當肥羊宰了,銀貨兩訖,你還裝什麼清高?」

「媽!」梁媛湘瞪大眼,簡直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母親的親生女兒。

「許銳,我記得你家里似乎是從事殯葬禮儀業的?」始終不發一語的梁父忽然開口。

許銳一愣,站直身子誠實道︰「是。」

「哪一間?」梁父接著問,臉上的表情讓梁母和梁媛湘有些看不透。

「‘歸真生命集團’,我是副總。」許銳依舊誠實道。

「嗯。」梁父摸著圓潤的下巴,臉上總算出現一絲笑意。「我服務的醫院正好和‘歸真生命集團’合作,我對這間公司印象很好,醫界同仁也對你們贊譽有加,你們尊重生命,投身不少公益事業,若是讓媛湘和你這樣商譽形象極佳的領導者住在一起,我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伯父謬贊了。」縱然聰睿如許銳,也沒料到事情會那麼順利,但面對梁父突如其來的贊美,他依舊保持著不卑不亢的態度。

「不過,」顯然梁父的話並沒有說完。「身為一個父親,我還是不願意女兒離家太遠,失去我們的保護。剛好最近家里發生了一些事,這附近的居家環境只會讓媛湘難受,所以我可以同意你的要求,但我希望在她離家的這段期間,你能代替我們好好照顧她。」

雖說感情的事不能勉強,但這些年來女兒對陸久照的心意幾乎天下皆知,隔壁的陸氏夫婦也口口聲聲拿女兒當未來兒媳婦看,結果陸久照突然奉子成婚,隔壁的陸氏夫婦卻沒有給一句交代,還突然跟他們斷絕往來,連偶然在路上踫到面也沒有打一聲招呼。

多年交情毀于一旦,連他這個好脾氣的人都難以接受,何況是女兒?

「爸?」不等許銳答應,梁媛湘已瞬間紅了眼眶,完全沒料到父親竟是因為這個原因而答應許銳帶她走。

自從失戀之後,她整天自怨自艾、恍恍惚惚,卻沒有顧慮到父母的心情,這陣子看她成天沉浸在哀傷中,爸媽是不是也一直為她感到著急?

她都那麼大了,竟然還讓父母這麼憂心,她真是個不孝女,難怪上次許銳送她回家時會把她罵得狗血淋頭,她的確是該罵。

「爸爸對不起,這陣子讓你和媽媽擔心了。」她哽咽一聲,奔進父親溫暖的懷里,臉上脆弱的表情彷佛就像幼時那個還沒長大的小女孩。

「沒事的。」梁父一臉慈愛地摸摸女兒的頭。「雖然人生無法永遠一帆風順,但也不會有永遠過不去的坎,時間是最好的良藥,一切都會慢慢變好的。」

梁媛湘瞬間淚如雨下。

「小傻瓜!」一旁的梁母也紅了眼眶,心中十分慶幸女兒終于能夠走出失戀的牢籠,看到身邊擔心她的人。

「我保證一定會好好照顧、保護她,請伯父伯母放心。」許銳微笑,很高興某人終于體會到父母的苦心。

比起愛情,親情更是彌足珍貴,是再多錢財都買不到的寶藏。

「我相信你。」梁父微笑,看向許銳,慢悠悠的繼續道︰「至于媛湘的異能,我想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

「什麼?!」梁母和梁媛湘幾乎不敢置信地看向梁父,就連許銳也不禁錯愕。梁父的語氣還是慢悠悠的。「在我很小的時候曾听我的祖父說過,梁家祖上其實是隋唐時代的巫現,專門替皇室巫卜佔卦,身分地位相當風光。」

「老公你是說真的嗎?我怎麼都沒听你提過這件事?」梁母一臉錯愕。

「因為我當時以為祖父是在唬人。」梁父長吁短嘆。

「爸你怎麼可以懷疑曾祖父,這樣……也未免太不敬老尊賢了吧。」梁媛湘抽抽噎噎地抹抹眼淚,想哭的情緒都被錯愕嚇跑了。

「不是我不信,而是當時你曾祖父患了很嚴重的老人痴呆,成天老當自己是二郎神,還把隔壁鄰居養的大黑當哮天犬,時不時就把大黑偷到外頭說要去打孫悟空。」想起過去,梁父忍不住露出一種非常慘不忍睹的表情。

眾人頓時無言。

「不過沒想到你現在竟然憑空多了異能,也許關于巫親這件事,你曾祖父真的沒胡說。」梁父再度嘆氣,對于女兒突然出現異能,也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

縱然現代社會不像古代那般保守迷信,總把非我族類當異端,但異能突然出現必有它的原因,就不知道這個原因是好是壞?

彷佛看透梁父的擔憂,許銳信誓旦旦的保證。「伯父請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令嬡,絕對不會讓第五個人知道她‘未卜先知’的事。」

「好,那就麻煩你了。」梁父欣慰地看著許銳,總算等到自己最想听的話。

女兒從小學業成績就出色,可惜太過天真傻氣,否則也不會在愛情上敗得那麼慘,所幸許銳這個孩子為人敏銳又通透,重要的是只能靠女兒保命。

水幫魚,魚幫水,有他保護女兒,女兒至少不會再把自己弄得一敗涂地。

「那祖父有說巫顆的能力是怎麼來的嗎?」梁母不懂丈夫的用心良苦,只是好奇地問。「媛湘小時候明明很正常,如今卻莫名其妙多了未卜先知的能力,這會不會對她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我沒覺得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唯恐父母擔心,梁媛湘連忙開口。

梁父點頭。「其實再多的我也不知道,不過也許循著你曾祖父說的這則傳說可以查出一些事,既然你沒覺得身體有異,那就直接和許銳回去吧。這件事別到處亂說,等我和你母親查到更多的線索再打電話給你。」

「喔……」雖然早已答應許銳要「出外打工」,但眼看真的要暫時搬離這個住了二十七年的家,梁媛湘還是覺得有些不舍。

倒是一旁的許銳有些不好意思,因為自己的原因造成他人的不便。他再次鞠躬。「多謝伯父伯母,也麻煩伯父伯母了。」

「媛湘是我們的女兒,沒什麼好麻煩的,倒是媛湘你既然答應要幫許銳,那就一定要盡心盡力,畢竟是攸關性命的事,千萬不能馬虎,知道嗎?」梁父忍不住拉著女兒多說了幾句話。

「我知道。」梁媛湘依依不舍的挽著父親的手臂,當然知道事有輕重緩急。

雖然直到現在,她還是有些討厭許銳嘴巴毒,但看在他能這麼鄭重其事的到父母面前解釋一切,並承諾會保護她的分上,她對他好像有點改觀了。

畢竟這年頭可不是每個人都能謙卑有禮的向他人彎腰鞠躬。

雖然他缺點不少,但也不是沒有優點嘛,看在他最近比她衰的分上,她決定勉為其難原諒他之前在她傷口上撒鹽的行為了!

因為不確定「車禍警報」是不是真的解除了,許銳和梁媛湘便搭乘私人特助的車到許銳家。

「副總,請問還有什麼事情需要吩咐嗎?」由于梁媛湘的隨身行李不少,所以王特助不只充當司機,還很有眼色的將行李一起送上樓。

「我的車停在××百貨公司,麻煩你待會兒幫我開回來,車鑰匙等周一上班時再給我就好。」許銳站在玄關處將車鑰匙交給特助。

「好的。」王特助接過車鑰匙,很聰明地沒有多問自家BOSS為什麼自己有車不開需要他接送,甚至沒問一向潔身自好、少有感情生活的副總為什麼會突然帶個女人回家「同居」。

雖然按照副總之前吩咐他擬的那份契約書內容來看,眼前這位女士很有可能是副總高薪聘來的隨身「女保鑣」,但……穿著香奈兒短裙洋裝、身材性感曼妙,有著偶像等級的容貌,還化著精致妝容的女保鑣?

他怎麼看都覺得這等尤物更適合金屋藏嬌!

彷佛察覺到私人特助的目光停留在梁媛湘腿上太久,許銳有些不悅,皺起眉,將梁媛湘擋到身後,第一次覺得自己的私人助理像極了無禮之徒。

「今天麻煩你了,現在沒事了,你可以先回去了。」

王特助一愣。「呃……好的,副總再見。」

奇怪,為什麼副總的表情會突然變得那麼冷,尤其剛才那頗富獨佔欲和保護欲的動作……

「王特助,謝謝你剛剛幫我搬行李,改天我再請你喝飲料。」聞聲,原本正好奇打量房子的梁媛湘立刻繞過許銳,笑盈盈的向王特助道謝。

「不客氣……」王特助還是有些莫名其妙,但下一秒卻突然靈光一閃——

等等,獨佔欲?!梗護欲?!

難道向來缺乏感情生活、只喜歡賣命工作的副總終于開竅了,所以才會突然聘請「女保鑣」回家,其實根本是打算以被保護之名行追愛之實?︰

瞬間,王特助被自己的後知後覺嚇得冷汗直流,這才恍然大悟副總剛剛為何會變臉,原來是因為他的眼楮看錯了地方。

完了完了,他的年終獎金……

「那我就不打擾了,兩位再見。」王特助立刻告辭。

「王特助再見。」梁媛湘完全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勁,一路目送王特助走進電梯,接著才一臉好奇地回頭打量眼前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