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夏喬恩>因你而閃耀

因你而閃耀 第4章(2)

書名︰因你而閃耀|作者︰夏喬恩|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雖說許銳出身豪門,但出乎她意料的,他並沒有跟父母同住,眼前的房子也不像是電視雜志上出現的那種奢華豪宅。

當然,這棟大樓絕對價值不菲,無論是空間、地段、采光、交通、生活機能都很棒,但眼前的裝潢不是黑就是白,除了木質地板和地毯透出一點溫暖外,這棟房子幾乎找不到其他色彩。

老實說她從第一眼看到這間房子,就覺得這裝潢……好有「靈堂」風……

「這棟房子有四個房間、三套衛浴,我住主臥,一間是書房,兩間客房可以讓你自行選擇,若是需要什麼東西盡管說,我馬上載你去買。」關上大門後,許銳幫她將所有行李拉到客廳,並向她介紹房子的格局。

梁媛湘沒有馬上回答他的話,而是一臉躊躇的看著他。「許銳,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嗎?」

許銳一愣。「什麼事?」

「就是……」她不好意思把話說得太白,只好委婉道︰「你有沒有朋友跟你說過你家看起來……」她努力咽下「死氣沉沉」四個大字。「有點單調乏味?」

許銳微微挑眉,立刻想起她那間有著絨毛娃娃、蕾絲床單、公主紗帳、貴妃躺椅、星星月亮吊飾的房間,直覺自己清幽整潔的住所恐怕將會遭殃。

「我比較喜歡簡單干淨的生活空間。」他含蓄的道。

「可是你不覺得這樣很單調嗎?」她很不能適應的看了看四周,原本就對將來要時不時被迫看「靈異片」這件事感到很有壓力,如今再加上這個「靈堂」風的房子……OMG!

「我習慣了。」

但是她並不習慣!

她渾身不對勁的摸了摸手臂,放軟聲音跟他商量道︰「其實我很尊重你的生活習慣,但我可不可以要求讓我稍微布置一下我要住的客房?我保證不會有太多的改變,拜托!」

她雙手握拳抵在下巴上,就像大頭狗那樣仰著脖子,睜著水汪汪的大眼楮,無辜的模樣看得許銳瞬間心跳加快,腦袋有些空白。

「不行嗎?」許久等不到回答,梁媛湘顯得有點失望。

「……如栗你可以保證不會布置得太過分的話。」等等,他的原則到哪里去了?!

她雙眼一亮,笑得百花齊放。「沒問題,謝謝你!」

「……」完了,他現在耳根子發熱,大腦也突然發燙,最重要的是,他為什麼會有一種「因為她快樂所以他也很快樂」的滿足感?

他承認自己並不討厭她,甚至很欣賞她的專情,但這種明顯的臉紅心跳,更像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心動時才會有的表現——

只是這怎麼可能!

但……這又有什麼不可能?

心中忽然有一個聲音跳出來反駁。

如果不是心動,你為何要那麼在意她在婚禮上露出強顏歡笑的表情?為何會在意她暴飲暴食的行為?為何在意她對陸久照的執迷不悟?

甚至為何會在意她總是只記得陸久照,卻不記得你?

許銳表情古怪,忽然有種悚然心驚的領悟。

他以為他只是放不下這樣的她,原來這其中還有連他也不明白的情緒……「那我還可以再拜托你一件事嗎?」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好說話,梁媛湘的眼珠子賊溜溜一轉,決定打蛇隨棍上。

「你……你說。」許銳回過神,用自己最擅長的面無表情遮掩心中紊亂的思緒。

「雖說我答應當你的倒霉避雷針,但基于男女有別,以及對淑女的基本尊重,我希望以後‘肢體觸踫’這件事只能由我主動,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能隨便觸踫我,可以嗎?」即使意外得到這麼好康的工作,她也不想以後時不時的就被迫看

「靈異片」。

就算這是她的工作,但起碼也要先讓她做好心理準備再開工吧?

「當然可以。」許銳理解她的恐懼和無奈,也不想為難她。

她一臉意外。「真的?你竟然這麼好說話?」

所以之前她對他的印象到底有多差?

許銳微微苦笑,再次領悟自己對她的「在意」——

「我並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梁媛湘的表情還是很意外,心中卻非常感謝他的明理寬容。

除了誠懇可靠、謙遜有禮外,他的優點似乎愈來愈多了,原本她還對以後要和他朝夕相處這件事感到有些忐忑,但現在看來,似乎也不用那麼擔心嘛!

「謝謝你!」她立刻道謝,並禮尚往來的道︰「那你呢?你有沒有什麼要求?如果有的話,我一定盡可能的配合你。」

「我的要求很簡單。」許銳深吸一口氣,幾乎是用盡全身力氣才能暫時壓下心中雜沓的思緒。「那就是盡可能的保住我的命,還有盡量沒事多踫踫我。」

「就這樣?」她訝異眨眼。

「就這樣。」

唔,原來他不只好說話,還意外的好相處,看來他們以後說不定可以相處得很愉快,搞不好還能成為好朋友呢!

「那有什麼問題,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你放心,我很有職業道德的!」梁媛湘笑靨如花地開口保證,之後就興致勃勃地拉著行李箱去挑選以後要居住的房間。

許銳很紳士的拉著另一個行李箱跟在她後頭,看著她東挑西選,最後選了間擁有後陽台的客房後,替她將行李放在門口,默默走到廚房冷靜思考。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他從來就不是優柔寡斷的人,既然發現自己對她有了不一樣的心思,他自然不會否認、逃避,既然心動是事實,那就……

順其自然吧。

畢竟如今的當務之急,應該是解決他被死神盯上的危機,以及盡可能的讓她從失戀中恢復,何況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想談什麼都是枉然。

既然他們已經住在一起,那麼來日方長,他相信時間總會告訴他答案。

對,就順其自然吧。

眼看到了晚餐時間,許銳不再迷惘,挽起袖子從冰箱拿出食材,開始準備做晚飯。

原本他就是個喜愛家常菜勝過吃外食的人,如今家里多了一個人,他自然得表示出一些誠意,雖然他會煮的菜色不多,但煮一頓飯也夠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當最後一道菜終于上桌,牆上的時鐘也剛好來到六點整。

他擺好碗筷,走向客房,正想敲門,手指才剛踫到門板,門板就無聲打開,一個抱著兔子玩偶,不停在大床上快樂翻滾的小女人立刻映入眼簾。

也許是因為翻滾得太過忘我,原本就不長的裙擺被掀得更高,他不小心看到兩條白嫩的長腿,不禁血脈賁張,耳根泛紅,迅速背過身去。

「耶!這張床好軟好舒服,梨花你喜不喜歡?從今天開始我們就要一起住在這里,希望我不會認床失眠……你說,許銳看起來這麼呆板無聊,家里會不會有Wii?」

就在許銳心髒撲通撲通跳得飛快時,某人卻還不自知,抱著布偶喃喃自語。「真希望他有,否則我在這里什麼都沒有,晚上失眠怎麼辦?」

許銳心跳如擂鼓,理智的往後退幾步,故意咳嗽一聲,在抵達門前揚聲道︰「你東西整理好了嗎?」

糟糕!

梁媛湘立刻從床上彈坐起來,趕在許銳現身之前挺胸縮腹、雙腳合並斜放,就像個優雅名媛般端坐在床畔。

「整理好了。」很好,姿勢角度表情形象通通一百分,perfect!

「既然整理好了,那就出來吃晚餐。」許銳微微一笑,佯裝沒發現因為剛剛的翻滾,她一頭波浪長發四處亂翹。「等等吃完飯後,你看一下契約,若是沒什麼問題,那我們就直接簽約。」

「喔,好。」梁媛湘拉平衣服上的縐褶,慢條斯理地從床邊起身,下一秒她突然有些狐疑的看向門板——

等等,剛才她明明有關門,為什麼現在門板卻是開的?

「你那只玩偶為什麼叫梨花?」許銳腳步猶豫,最後還是忍不住指向床上那只五彩繽紛,有點像麻糟也有點像兔子的布偶。明知應該徹底忘記剛剛不小心看到的景象,但腦中卻總是不斷倒帶她抱著布偶在床上來回翻滾的模樣。

「嗯?」她的懷疑被打岔,但還是誠實回答。「她是梨花兔,所以叫梨花。」許銳腦中立刻浮現雪白粉嫩的梨花,然後看著她那張同樣粉嫩的小臉,再一次的評然心動。「嗯,很可愛。」

「謝謝,我也覺得她很可愛。」她微笑,腦中陡然靈光乍現。

等等,他為什麼知道布偶叫梨花?還有那莫名其妙突然半開的門板——

難道剛剛她沒把門關好,而他早已看到她抱著梨花,一點也不淑女的在床上翻滾的模樣?

阿阿阿阿阿!

「咳……我說的是你。」許銳不自然地輕咳了聲。

聞言,梁媛湘瞬間呆滯。

他剛剛說什麼?他說可愛的其實是她……

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

討厭,他干、干、干麼突然這麼說,就算他這麼說,她也不會原諒他剛剛……剛剛……呃,等等,所以剛剛他對她到底做了什麼事?

因為太過害羞也太過意外,梁媛湘覺得自己的腦袋好像有點當機,只能愣愣地看著眼前那高大挺拔、器宇軒昂的男人,第一次驚覺眼前的許銳不只陽剛英武,還非常的有魅力。

迥異于阿照的斯文俊逸,許銳的五官深邃立體、輪廓分明,每一個臉部線條都是那麼剛勁有力,刻劃出他俐落卻又沉穩內斂的個性,加上他那挺拔如松的身材,更襯得他存在感十足。

還有他那炯炯有神的眼楮,以及面對死神威脅卻依然保有清晰的理智,更是顯示出他堅硬如鐵的性格。

從今天起,她真的就要和這樣的男人同居了。

少了金錢迷惑,她第一次真實意識到何謂「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更意識到自己當初答應和他同住有多麼大膽。要不是整件事攸關他的性命,要不是爸媽相信他的為人,她都要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無地自容。

許銳看見她露出的迷人表情,不禁心跳如擂,幸好過人的意志力讓他很快就壓下心中的悸動,勉強保持沉穩。

「你還不吃飯嗎?」他聲音中的嗄啞還是泄漏出了情緒。

「吃……吃啊!」梁媛湘深吸一口氣,也學他假裝冷靜。

無論如何她都已經搬來跟他同居了,就算再不好意思,她也不能辜負父母親的用心良苦,更不能辜負他的信任和請托。

為了她的良心,她絕不會讓死神奪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