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夏喬恩>因你而閃耀

因你而閃耀 第8章(1)

書名︰因你而閃耀|作者︰夏喬恩|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喂?媽,我是媛媛啦,關于我和許銳的事,你們查得怎麼樣?」

因為實在太過擔心,離開醫院後,梁媛湘趁著許銳回公司辦公,立刻躲進女廁偷偷打了通電話給父母,心想若是父母那邊還是沒消息,她就自己偷偷上網找一些比較知名的大師。

避他是佛教、道教、基督教還是阿里不達教,只要夠靈夠強能夠幫忙消災解厄就行,現在她只能病急亂投醫了!

「查到了!你打來得正好,我和你爸這個月來循著族譜拜訪了許多親戚耆老,終于在今天查到了一些眉目。」手機那頭傳來梁母歡快的聲音。

「真的嗎?!」梁媛湘大喜過望,唯恐聲音太大會泄漏機密,連忙又壓低嗓音。「你們查到了什麼?」

「你的異能確實是來自于先祖的巫覡之力,只是隨著巫術失傳和血緣薄化,

後代子孫只有零星幾人繼承了這種能力,能力早已大大減弱,根據後代耆老口耳相傳,最後幾個繼承能力的人其實就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只有肢體觸踫到‘命定之人’時才會覺醒。」

「什麼命定之人?」梁媛湘听得一愣一愣的。

「傻瓜,就是命中注定和你有姻緣的人哪!」梁母笑得花枝亂顫,早在听到這消息時就掩不住欣喜,萬萬沒料到氣宇軒昂的許銳竟然和女兒有這段注定好的緣分!

「呃?」梁媛湘驚呆了,隨即羞紅了臉。

命中注定和她有姻緣的人?

原來她和許銳還有這段緣分,難怪以前她從來沒遇過靈異現象,可自從踫到許銳的那天起,她卻老是在「看見」……

「不過這並不是重點。」梁母語氣忽然變得沉重。「耆老也說了,因為梁家先祖當初為皇室效命時泄漏太多天機,觸怒了天神,這恐怕也是梁家香火為何幾乎代代單傳,連巫頸之力也保不住的原因,雖然後代子孫只有少數幾人的能力意外覺醒,但因當年先祖造下的罪業還在,因此一旦有人覺醒,就會再次觸怒天神並付出代價。」

梁媛湘一愣,忽然有種不好的聯想。

「什麼意思?難道許銳會突然倒霉,全是因為我能力覺醒的關系?」

原來根本不是許銳倒霉才讓她的異能覺醒,而是因為她的異能覺醒才害得許銳倒霉?

「恐怕是如此。」梁母苦笑。「因為許銳是你的命定之人,而你的能力也只對許銳有用,所以代價自然是報應在許銳身上。」

「老天!」梁媛湘撝著小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難怪許銳拜訪了那麼多命理師都沒用,追根究柢,問題就是出在她身上!

「那現在要怎麼辦?又不是我自己想覺醒的,老天怎麼可以這麼不講理!」梁媛湘急得都快哭了,一想到許銳幾次意外全是因為她,就自責得不得了。

「噓!噓!桂亂說話,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梁母連忙教訓女兒,就怕老天听了會不高興,以前她從不信神佛,但因為女兒的事,她現在簡直怕得要命!

「可是……可是事情也不能繼續這樣下去,難道要我眼睜睜的看著許銳因我而死嗎?那、那、那如果我離開許銳呢?如果我離開許銳一輩子不踫他,他是不是就

能安全了?」梁媛湘揪著衣擺,幾乎是心痛如絞的說出這些話。

「不可能的。」梁母重重嘆了口氣,哪里沒想過同樣的辦法?「這問題我也問過耆老,可惜耆老說自你能力覺醒的那一天起,天神就已經盯上你們,即使你離開許銳也無濟于事。」

梁媛湘踉蹌了下,瞬間腿軟,跌坐在馬桶蓋上。「怎麼會這樣……」

「如今唯一的辦法就是盡快消除你的能力,也許只要你徹底失去未卜先知的能力,許銳就不用再替你付出代價,不過該如何進行耆老也不得而知,還好耆老說中國有個梁家宗祠,或許就近探詢其他族人能發現別的線索,我跟你爸打算後天就飛過去,你和許銳這幾天小心點,等我跟你爸的好消息。」

「難道真的沒其他辦法了嗎?」梁媛湘一臉絕望的坐在馬桶蓋上,整顆心早已亂成一團,哪里還有當初听到許銳是命定之人的喜悅,現在她只覺得恨死了自己!如果早知道事情是這樣,她寧願一輩子都沒有觸踫過許銳,如果不是在婚禮上因為擔心她而觸踫了她,他一定可以活到一百歲,根本就不需要過著現在這種危機四伏的生活!

「你也不用太過自責,姻緣天注定,這種事躲也躲不掉。」梁母一邊嘆氣一邊

安慰,接著就像是為了轉移女兒的注意力,突然將話鋒一轉。「既然許銳是你的命定之人,那這段期間你們住在一起有沒有……」

「媽,我愛上許銳了,我真的不想讓他死……」這個時候她哪里還顧得上害羞,將實話說了出來。

「這樣啊……」乍聞好消息,梁母卻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只能繼續安慰。「別、別緊張,這件事我和你爸一定會盡快找出答案,這幾天你就盡量幫許銳多注意一點,盡量二十四小時黏在他身邊保護他。」

「嗯……」梁媛湘的聲音還是很沮喪。

「事情不會那麼糟的。」

「嗯……」

「……那、那就先這樣,我先來準備行李,你自己也小心點。」

「嗯,謝謝媽,媽再見……」

「再見。」梁母忍不住又嘆了口氣,輕輕掛上電話,才赫然發現自己忘了問一件最重要的事——

既然女兒愛上了許銳,那許銳呢?

她還想討個半子回家啊!

得知自己才是害許銳倒霉的罪魁禍首後,梁媛湘幾乎是失魂落魄的走出女廁。但即使真相再令人難以啟齒,當她回到辦公室後,還是硬著頭皮將所有實話告訴許銳。

「所以……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盡快消除你未卜先知的能力?」許銳放下手中的工作,心疼地看著那個一臉不安站在自己辦公桌前,彷佛做錯事,正等待師長責罵的小女人。

梁媛湘一臉泫然欲泣的點頭。「對不起,都是我害的……」

「傻瓜,如果不是婚禮那天我主動踫了你,你也不會覺醒異能,真要這麼說的話,豈不是我自作自受?」許銳起身繞過辦公桌將她抱入懷里,不舍得她繼續自責。

「可是……」

「沒有可是,就像伯母說的,緣分都是天注定,誰也逃不了,既然伯父伯母已

經發現了一些眉目,我相信很快就能找到破解的方法,你別老鑽牛角尖,何況自你覺醒異能到現在也過了兩個多月,我不也一直活得好好的?」

「可是……可是如果當初我們彼此不相識,你也從未觸踫過我,也許你就不用被死神威脅,更不用……」

「如果是那樣,我們就不會相愛了。」他再次打斷她的喋嗓不休,哪里不知道她現在的心情有多沮喪。

然而這世間凡事都是有失有得,他失去了平靜的生活卻得到了她的愛,他只覺得賺到了,又怎麼會埋怨她?

「但那也好過你現在這樣被死神威脅啊!」梁媛湘近乎崩潰的低咆,只覺得自己都快被自責和恐懼淹沒了。

比起錯過他,她更不想失去他!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她一定會避他避得遠遠的,一根手指頭都不給他踫到,可惜這世上根本不可能將時間倒轉……雖然爸媽說去大陸可能會找到解決的方法,但如果找不到呢?

難道真的要讓許銳這樣水深火熱的過一輩子?

「噓……別這樣,別把所有的過錯都攬到自己身上。」看著她陷入牛角尖中走不出來,他也不好過,他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加抱緊她、安慰她。

「許銳我好怕……」她終于忍不住恐慌,在他懷里哭了出來。「如果我爸媽找不到辦法怎麼辦?如果有一天我不小心離開了你一分鐘,而就是那一分鐘讓死神乘虛而入又該怎麼辦?明明全是我的錯,為什麼報應卻不是在我身上!」

「別哭!」許銳手足無措地替她抹淚,實在不懂自己為什麼老是能輕易把她弄哭,不過她愈是慌亂無助,他愈是要鎮定理智,他必須替她把天頂得又高又穩。

「即使一切都是命,我也不信命,畢竟天地世事皆有因果循環,只要我們問心無愧,那麼即使是死神,也無權帶走任何人!何況天神若真的要我的命,多的是機會,又何必等到現在?」

他的安慰似乎發揮了一點作用,梁媛湘在哭哭啼啼間,總算想起陸久照結婚後,她的確有一段時間沒和許銳見過面,但那段期間他一直安然無恙,並沒有遭到死神的追緝……

「真的嗎?」濕漉漉的美麗大眼總算不再落下淚珠,也終于讓他松了一口氣。

他愛哭愛笑又惹人憐愛的小女人啊……

「當然。」他眼里閃過一絲笑意,再次替她抹干眼淚。「何況耆老說的消息大多是口耳相傳的傳說,既然是傳說,就不一定全是真的,你根本不必太在意。」梁媛湘眨眨眼,又眨眨眼,愈來愈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

畢竟閻王要人三更死,誰能留到五更,可許銳依然安全地活到了現在,顯然死神並不是真的要他的命,何況上天如果真的要讓許銳得到報應,又怎麼會讓她利用未卜先知的能力幾番替他逃過死劫?

這豈不是自相矛盾?

這其中_定有什麼他們不知道的理由,可是到底是什麼呢?

討厭,老天為什麼要把事情搞得這麼神秘,真是讓她愈來愈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