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夏喬恩>因你而閃耀

因你而閃耀 第8章(2)

書名︰因你而閃耀|作者︰夏喬恩|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好了別再想了。」許銳用大掌蓋住她的眼楮,不讓她繼續鑽牛角尖。「既然伯父伯母打算到中國,趟,那我們就耐心的等待消息,以前怎麼過的,以後就怎麼過,沒什麼好擔心的。」

「許銳……」她沒有撥開他的手,而是充滿依戀的靠在他懷里。「為什麼你都不害怕?」

她是那麼害怕失去他,可為什麼面對生命受到威脅,他卻始終這麼冷靜?

許銳微微一笑,答得毫不猶豫。「既然問心無愧又有什麼好怕?」

他從不相信自己是個短命之人,就算有一天他真的不幸英年早逝,恐怕也只會悵然沒能跟她白頭偕老。

生無愧于心,死也無愧于心,他清清白白、堂堂正正,完全對得起任何人。

「問心無愧……」她若有所思,腦中彷佛瞬間閃過了什麼卻沒能抓住,只為他帥氣的言論評然心動。

難怪她會這麼快就愛上這男人,因為他總是這麼強大自信、正直無畏。

這一刻,她覺得自己好像又更愛他了!

就在她抓下他的大手打算轉身稱贊他時,腦袋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微暈,接著眼前又出現了幻覺。

也許是因為相處久了、經驗多了,對于她的一些細微反應,許銳幾乎是了若指掌,因此他並沒有出聲詢問,而是眼明手快的替她穩住重心,直到她的眼神再次清明才開口問︰「你又看到什麼了?」

「又是車禍……」才剛恢復紅潤的小臉再度蒼白,即使早已看過許多「靈異片」,她還是無法習慣心愛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的「死」在自己面前,每一次幻覺後,總是不可遏止的全身顫抖。

雖然他說得很有道理,傳說不一定都是真的,但再一次預見他的死亡,仍然在她的心頭添上陰影,讓她才剛放松的心情又戒備起來。

媽媽說得對,以後她一定要更小心保護許銳,最好二十四小時都緊跟著他,讓死神完全找不到可乘之機!

許銳心疼她總是因為突來的畫面受到驚嚇,不想讓她繼續自責恐慌下去,立刻佯裝若無其事地換上笑臉。「別怕,你看,即使死神虎視眈眈,但你能未卜先知,死神根本就無處下手。」

她愁眉不展的轉身看他,根本就不覺得這種事值得自豪。

他不氣餒,繼續開玩笑。「可惜王特助今天到外地出差,看來我們又得花錢坐計程車回家了。對了,這次的車禍有波及到旁人嗎?」

他竟然還有閑情逸致替別人擔心!

她悶悶搖頭,只覺得上天如果真的讓他這樣的好人英年早逝,那就真的太不長眼楮了!

「你是被人撞的……」

「是嗎?」他松了口氣,但見她臉色還是不好,也舍不得讓她繼續悶悶不樂,便打算提早下班帶她回家休息。

「既然今天不能開車回去,那就趁著現在還不是下班尖峰時間,我們先搭計程車回家,否則再晚很難叫到車。」

「晚一點吧。」她余悸猶存,有些神經兮兮,本能的只想避開與幻覺中那相似的天色,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即使這次她預見了未來,卻仍然有種不踏實……彷佛危機沒有過去的恐慌感。

還是她太過緊張了?

「好吧,都听你的。」他沒有反對,明顯感受到她緊繃的心情,心疼地在心中嘆了口氣。

看來伯父伯母帶給她的消息對她的打擊實在太大,然而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出言安慰。

他微微眯起黑陣,若有所思。

上蒼若真要懲罰梁氏先祖泄漏天機,又怎會讓梁氏傳承至今?恐怕早在千百年前就已讓梁氏滅族,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訛傳……不過一切也只能等到伯父伯母找到真相才會明朗。

轟隆!

原本還算晴朗的天氣說變就變。

當計程車距離許銳的住家還有幾百公尺遠時,天空無預警下起傾盆大雨,大片烏雲遮蔽天幕,驟然響起的雷聲驚得坐在計程車上的梁媛湘瞬間一個激靈,原就惶恐的心情更是揣惴不安。

「許銳!」她近乎神經質的握住許銳的手,還以為將有什麼事要發生,然而當兩人肢體接觸的瞬間——

沒有!

不管她怎麼用力握緊他的手,什麼畫面都沒看到。

「怎麼了?」許銳察覺到她的緊張,連忙低聲安慰︰「只是打雷而已。」

「可是……」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種感覺,只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就要發生,偏偏她卻什麼也看不到。「我、我忽然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他仔細觀察她的表情,輕輕反握她的小手,意有所指道︰「但……什麼事也沒有不是嗎?」

「可是……可是我就是突然覺得很不安,你千萬別放開我的手,我們……我們就這樣牽手回去好不好?」她緊張兮兮的哀求著他,完全沒發現前方計程車司機投來的怪異目光。

許銳心疼的摸摸她的臉。「沒問題。」

「待會兒我們一定要小心。」梁媛湘緊張兮兮的提醒。

「好。」

「下車後,也要盡量避開車多的地方。」

「都听你的。」

「另外……」

「咳!客人,目、目的地到了。」計程車司機連忙打岔,實在覺得坐在後座的年輕美女真可憐,年紀輕輕就得了被害妄想癥,幸好她的男朋友完全不嫌棄她,還特別溫柔體貼。

「多謝。」許銳付了車資,牽著梁媛湘下了車。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兩人剛走下計程車的瞬間,前方路口無預警傳來巨大的撞擊聲響,接著一個黑色輪胎忽然撞破雨幕,直直沖向兩人——

叭——

梁媛湘的尖叫聲和計程車的喇叭聲幾乎是同時響起。

就在梁媛湘以為自己就要被輪胎撞上,站在她身邊的許銳眼明手快地將她撲倒在地,趕在千鈞一發間帶著她一起躲過輪胎的襲擊。

唰!

就在兩人倒地之前,梁媛湘在淅瀝瀝的大雨聲中听見某種奇怪的磨擦聲響,接著匍匐在她上方的許銳逸出一聲痛苦悶哼。

「許銳?!」她心跳一滯。「你怎麼了?你是不是被輪胎撞到了?!」

她一雙小手連忙向上摸索,想要試著檢查許銳的傷勢,只是大雨滂沱,模糊了她的視線。

「我……嘶!」許銳有些艱難的動了動身體,才剛動作,左臂膀就傳來火辣辣的疼。「我……沒事……」

「怎麼可能會沒事!」她恐懼至極,完全顧不得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大雨淋濕,迭聲詢問。「你到底怎麼了?你快說啊,你不要嚇我」

「別怕,我只是被輪胎擦到了肩膀,真的沒事……」因為躺在路肩實在太不安全,盡管臂膀再疼,許銳仍然咬緊牙關命令自己以最快的速度自她身上站起,將她拉到安全的人行道上。

只是盡管彼此似乎都安全了,那顆傷人的輪胎也不知道飛到哪里,梁媛湘的心仍惶惶不安,直到親眼看到許銳那幾乎被輪胎擦破的西裝外套,她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一件可怕的事——

許銳受傷了,可一直牽著他的她竟然什麼也沒看到。

她竟然再也看不到許銳可能會遇到的危險,難道……

她的異能已經失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