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煓梓>妙手回蠢

妙手回蠢 第八章(2)

書名︰妙手回蠢|作者︰煓梓|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當馬車駛入京城,花橙倩就知道他們安全了,對方並沒有追過來,可見她的拖延戰術奏效,恐怕殺手現在還在羅新鎮等待消息。

「呼!」進入城門的那一刻,花橙倩忍不住長長吐了一口氣,紆解繃了兩天的情緒。

她已經十二年沒來過京城,這十二年之中,京城改變許多,跟她記憶中完全不同,不過有些比較特殊的建築物她還是沒忘記,柳府就是其中之一。

「柳氏」在京城雖然不若「季氏」和「閔氏」的名氣大,宅第卻極有名,因為柳絮飛的先人來自江南,故柳府仿照江南水鄉的習慣造景,府中有兩座具有江南特色的園林,里頭非但有小橋流水,甚至還有假山和瀑布,時常有風雅之士借故到柳府拜訪,為的只是到江南園林一游。

花橙倩憑記憶找到柳府,要求總管通報。「煩請通報柳夫人,就說回春堂的花橙倩來訪。」花橙倩將拜帖交給總管,總管先是愣了一下,後來想起兩年以前,好似有個姑娘風塵僕僕自外地趕來,當時好像也是報上同樣的名號。

「有、有,回春堂是吧?您等等,我這就給您通報去。」因為是艾嵐的朋友,總管不敢怠慢,馬上就攜帶拜帖進到主院落去通知艾嵐,花橙倩則是一直守著馬車不敢離開。

「姊姊,這里不是季府。」季玄棠從馬車內探頭,瞧見不是自個兒的家一陣納悶,她明明說好要送他回季府。

「姊姊有要事先來拜訪朋友,姊姊一定會送你回家,你耐心等著。」在尚未確定殺手的來歷之前,她不敢貿然將他送到季府,就怕有個萬一

「哦!」季玄棠悻悻然地放下簾子,又回到馬車內。他好想趕快回家,但是既然姊姊要他等,他就得等,不然會被罵不乖。

花橙倩見狀胸口涌上一陣苦澀,回家這條漫漫長路,怕是不容易走,非得靠別人幫忙才行。

「橙倩姊!」接獲花橙倩的拜帖,艾嵐幾乎是用沖的沖到門口。

「嵐兒!」看見艾嵐,花橙倩松一口氣,感覺上好像看見救星。

「花姑娘。」恰巧柳絮飛也在家,花橙倩于是更加安心,柳絮飛是個可靠的男人,有他幫忙就沒問題。「柳公子,好久不見。」花橙倩對柳絮飛微笑。

「的確許久不見。」柳絮飛回她一個爽朗的笑容。「我和嵐兒也好久沒回到鎮上,無法登門拜訪,還請花姑娘多見諒。」

「你太客氣了……」

「還說呢!」艾嵐責怪她夫婿。「我就說一定會被罵,你看,橙倩姊果然就在抱怨。」

「我可沒听見花姑娘說了什麼話,明明就是妳自個兒想回羅新鎮,還怪人家。」柳絮飛用手點艾嵐的額頭,她朝他做鬼臉。

「你不也時常嘟嚷著要回去喝酒,還好意思說我?」

「是嗎?」柳絮飛假裝驚訝。「我有說過這些話嗎?」

「你找死!」

「哈哈哈……」

柳絮飛和艾嵐之間的感情教旁人看了羨慕,至少花橙倩就很羨慕,她多麼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夠像這樣和自個兒的心上人打鬧。

「橙倩姊,妳身後的馬車是?」她沒見過……

「這是橙蕾的相公當初送給橙蕾的馬車,她把馬車留給醫館使用,沒帶到京城來。」說到花橙蕾,其實花橙倩應該去找她的,但她雖然是自己的妹妹,在人脈上卻遠不如柳氏夫婦,這也是不得已的選擇。

「原來如此。」沒想到周繼倫那匹大種馬也有如此體貼的一面,真是小看他了。

「不過……」艾嵐仔細瞧了瞧馬車,總覺得不對勁。「里頭好像有人。」她不是眼花了吧!

「里頭確實有人。」花橙倩苦笑。「這也是我來京城找你們的原因,我想請你們幫忙。」

「幫忙沒問題,但是要幫什麼忙?」艾嵐和柳絮飛都是爽快的人,一句話就點頭。

花橙倩深吸一口氣,走到馬車旁邊,將車簾打開。

不期然見到陌生人,季玄棠的表情有些驚慌,彷佛被嚇到。

「季玄棠?」柳絮飛看見他以後愣住。

「他就是我找你們幫忙的原因,咱們想要暫時寄居在府上,不曉得你們方不方便?」

「……季公子。」柳絮飛覺得很不可思議,馬車內的男子外表看起來像季玄棠,但神情完全不相同,如果不是親眼目睹,他會以為他認錯人。

「什麼?」季玄棠嘴巴張得大大的,不是很能理解「公子」這個稱謂。

「我是柳絮飛,咱們幾天前才在我的酒樓見過面。」他提醒季玄棠,他在他的酒樓舉辦慶功宴當天,他們曾打過招呼,說了些場面話,可季玄棠完全沒有反應。

「姊姊,他在說什麼?我好怕哦!」季玄棠拉扯花橙倩的衣袖求救,她趕緊安撫他。

「別怕,他只是說見過你,沒什麼好怕的。」乖。

「姊姊?」艾嵐听見他這麼喊她,眼珠子差點沒有掉出來,他們兩個人的年紀明明差不多,他還好意思喊她姊姊,吃豆腐也不是這種吃法。

「喂,你怎麼可以亂喊橙倩姊『姊姊』,她看起來有比你老嗎!」

「噓,嵐兒,別再說下去。」柳絮飛阻止愛妻,要她適可而止,艾嵐這才察覺到花橙倩的臉色不對。

「你都看到了,他現在變得……又痴又傻,再也不是你熟悉的季玄棠。」花橙情苦澀的表情充滿了不舍,反映出一個女人的愛戀。

「橙情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他們兩個人又是什麼關系?

「我曾經听過一些有關他的傳聞……」柳絮飛沈吟,決定大門口不是說話的好地點,于是建議!「咱們進去慢慢談。」小心外頭有人埋伏,里頭比較安全。

「正有此意。」花橙倩也怕被人發現,連忙點頭。

他們進到柳府之後,柳絮飛首先安排下人帶季玄棠去房間休息,季玄棠起初不肯,緊拉著花橙倩的袖子堅持要跟她在一起,還是靠她死說活說,他才勉強同意听從柳絮飛的安排。

「不好意思,給你們帶來麻煩了。」安頓好季玄棠,花橙倩立刻向柳氏夫婦道歉,夫婦倆一起搖頭,要她別客氣。

「橙情姊,這是怎麼回事兒?他為什麼變得又痴又傻?」艾嵐不識得季玄棠,也沒听說過他的大名,解釋起來式麻煩。

「他……」

「我听說他是因為跌傷頭,才變成傻子的,在他沒跌傷頭之前,以聰明過人著稱。」柳絮飛不愧是地道的京城人氏,京里的小道消息一條也沒漏听,這同時也是他混商場的本錢。

「他在沒跌傷腦子之前,被稱為神童。」花橙倩點頭,對此既悲傷又替季玄棠感到驕傲,他真的很聰明。

「確實如此。」柳絮飛附和。「不過我記得他一年前已恢復聰明,前些日子還在我的酒樓舉辦慶功宴,當時他看起來還好好的,說話很正常。」沒想到經過短短幾天的時間,他就變成現在的模樣。

「這一切都要怪我。」花橙倩萬分自責。「如果當時他不是為了救我,也不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接著,她把當天發生的事告訴柳氏夫婦。艾嵐听得張大嘴巴,柳絮飛則比她冷靜許多,立刻就想到幕後一定有主使者,只是這個主使者的身分尚未確認,他們必須小心行事,免得季玄棠又遭受危險。

「我明白了。」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妳帶他來找我是對的,對方一定想不到妳會來京城,就算知道妳在京城,也料不到你們會藏身柳府,必定會先往橙蕾的方向找。」所以說她的確冷靜,瞬間就做出對自己有利的判斷,不愧是花家的大姊,想得比誰都深入。

「我一方面是這麼想,一方面也是因為你們夫婦的人脈較廣,認識不少英雄好漢,可以保護我和玄棠。」她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只求季玄棠安全,其它的事情都不重要。

「橙倩姊……」艾嵐看得出來花橙倩對季玄棠用情很深,雖然她從頭到尾就沒有跟她解釋他們是怎麼認識的,但是沒關系,反正他們要寄住在這兒好一陣子,多得是時間拷問。

「花姑娘!那位公子吵著要見妳,妳能否到他的房里一趟?」

門口傳來女僕無奈的聲音,看來她能拷問的機會將會大大的減少,有個不知死活的家伙硬是要和她搶橙倩姊,非橙情姊不可。

「我馬上去!」花橙倩跟在女僕後頭前去安撫季玄棠,腳步走得非常急。

如此的急切,只有深陷在戀愛中的女人才擁有,她一向冷靜的橙情姊終于戀愛了,只是對象是個傻子!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