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煓梓>妙手回蠢

妙手回蠢 第九章(1)

書名︰妙手回蠢|作者︰煓梓|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接下來的日子,柳絮飛一直都在外頭刺探消息。經過連日來的探查,他發現當日派人追殺季玄棠的幕後主使者,應該是季四爺,因為自從傳出季玄棠失蹤的消息以後,他就被季氏的族人推舉暫代族長的位子,季玄棠遺留的家產也全數落入他的手中。

換句話說,如果季玄棠再不出面,等時效一過,到時候他就算有再站得住腳的理由也沒有用,季四爺就會成為季氏正式的族長,等于是變相剝奪季玄棠的繼承權。

情況發展至此,整件事情總算有個比較清楚的輪廓,接下來就是看花橙倩自己的選擇,誰也幫不了她。

「橙倩姊,絮飛應該已經把所有事情都解釋給妳听了吧?」

經過夫妻倆閉門討論,柳絮飛決定派艾嵐去說服花橙倩,畢竟她們都是女人,說話比較方便,也比較沒有忌諱。

「是說過一些。」花橙倩隱約可以感覺到艾嵐有什麼話想對她說,亦冷靜等待。「絮飛認為這全是季四爺的陰謀,季玄棠若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他是最大的得利者,有充分追殺季玄棠的理由。」

她知道,打從柳絮飛將季四爺暫代族長的消息帶回來以後,她就想過他可能是幕後主使者,因為季二爺、季三爺、季五爺已經被玄棠扳倒,失去了族人的信任,只有季四爺的地位絲毫不受動搖,只要玄棠不在,他就可以為所欲為,所以他是最有可能的主使者。

「絮飛還說,季玄棠再不趕快出面就糟了,他的全部家產會被季四爺霸佔,就算他日後再出面也要不回來,妳說這可怎麼辦才好呢?」艾嵐說這話的時候,用眼角余光偷瞄花橙倩一眼,看她有什麼反應,只見她微微發抖。

「可是依他目前的狀況,就算出面也一樣要不回來,他們不可能把季氏的未來交給一個傻子。」他們要的是聰明過人的季玄棠,不是天真善良卻傻乎乎的季玄棠,這兩者有極大區別。

「所以妳要想辦法把他變回聰明,他才能去要回家產。」繞了半天總算說出真正的目的,呼!累死人,拐彎說話還真不是她的長項,這方面還是橙黎姊比較厲害。

「我把他變回聰明?」花橙倩聞言愣住。

「妳是個大夫,總得想想辦法呀!」她的醫術不是很高明?

「難道妳忍心看他一輩子都是個傻瓜,就算妳忍心,我和絮飛都不忍心,听說他原本是個非常優秀的人不是嗎?」

沒錯,他是她見過最聰明的人,心思敏銳,過目不忘,無人可比。然而……

「我不知道,讓他重新回到那個充滿算計和爭斗的家族,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她能不能醫好他尚是未定數,但首先她就對季氏家族很反戚,都是些豺狼虎豹。

「妳沒有辦法替他選擇,橙倩姊。」艾嵐勸她。「這是季玄棠的人生,不是妳的人生,妳不能自己決定什麼對他好,什麼對他不好,說句殘忍的話,妳沒有權利。」

艾嵐說得沒錯,沒有人能幫另一個人決定他的人生,即使季玄棠已經變成傻子,他仍有選擇權。

「我知道橙倩姊妳很舍不得季玄棠,內心深處也許希望他能夠一直保持現在這個模樣,但我想問妳一句,這樣子好嗎?妳和他不是一對嗎?如果他一直呆呆傻傻,妳只能像姊姊在他身邊照顧他一輩子,這樣妳真的能夠甘心嗎?」艾嵐一連串疑問,戳破花橙倩表面的假象,讓她不得不捫心自問——她甘心嗎?

她當然不甘心。

如果要她只為自己著想,她會這麼回答。問題她必須為季玄棠著想,他若再回到那個家族,誰知道他會在何時遭到不測?

「我不知道……」她真的很迷惘……

「橙倩姊,妳不能這麼自私。」由于她一直不肯妥協,艾嵐只好搖重話。「妳不能硬將他留在身邊,只因為妳害怕他一旦回到那個家族,他就會變成妳不想他變成的那種人,這是不對的。」

經由她相公的解釋,她才明白為什麼季玄棠那些叔叔和堂兄弟那麼討厭他,因為他恃才而驕、傲慢無禮。在他眼里,每個人都是酒囊飯袋,比不上他的一根小指頭,雖然事實也的確如此,但若是能謙虛點兒,事情會變得不一樣,至少不會惹來殺身之禍。

「嵐兒……」花橙倩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會從好姊妹嘴里听見這些話,整個人愣住。

「橙倩姊,我也不願意這麼說,但這是事實。」就因為是好姊妹,所以更不能講謊話粉飾太平。

「我……」

「妳不是最擅長施針嗎?」艾嵐說道。「就用妳的醫術,把季玄棠從痛苦的深淵解救出來,以他原來的聰明才智,不該是現在這個模樣。」太可憐了。

艾嵐這一番話,如五雷轟頂把花橙倩完全轟醒,原來她是這麼自私的一個人,到現在她才知道。

「可是我沒把握能醫好他。」連她父親都做不到的事情,她怎麼能夠做到?簡直是在作夢。

「妳不是常跟我說,人的求生欲望是很驚人的嗎?」艾嵐微笑。「說不定他內心現在正在求救呢!」

艾嵐或許不懂醫術,但她懂得人與生俱來的求生本能,當一個人覺得有希望的時候,什麼奇跡都會發生,她相信季玄棠一定也在等待她解救他。

「嵐兒……」她好感謝她解開她的心結,雖然過程有些殘忍,但很管用。

「橙倩姊,要對自己有信心。」艾嵐鼓勵她。「妳是最好的大夫,又擁有對季玄棠滿滿的愛,有什麼做不到的呢?」經過拷問以後,她總算知道她們相愛的過程充滿了欲望與矛盾,他倆看似是南轅北轍的組合,其實有某方面的雷同,他們都同樣熱愛書本、對新鮮事物充滿好奇,在她看來是最合適的一對。

「謝謝妳,嵐兒,妳始終是我的好姊妹。」雖然沒有血緣關系。

「我才要謝謝妳呢!」艾嵐幾乎紅了眼眶。「過去妳一直照顧我,要是沒有妳們三姊妹,我一定慘兮兮。」

雖然已經貴為柳府的少奶奶,艾嵐仍是改不了過去的習慣,說話有時會挾帶一些比較不文雅的俗話。

「說得也是。」

「噗!」

姊妹倆相視一笑,為她們長達多年的情誼下腳注。

隨後,艾嵐離開她的房間,花橙倩走向擺在牆角的黃花梨角櫃,將櫃門打開,從中取出包袱。

她打開包袱取出針包,告訴自己不能再猶豫。此刻,她能夠做的,即是幫季玄棠找回他失落的聰明才智。他因為她而變傻,她就有義務把聰明才智還給他。

至于他身處的世界為何,那不是她所能置喙的,她現在該做的,是盡全力幫他脫離黑暗的深淵。她接著又從包袱里取出一包藥粉,這是橙黎在不久前交給她的,說這種叫「仁刺」的藥草,藥草書上沒記載,醫書上更找不到使用的案例,但經過她研究並且親身試用,這種藥草對消腫有奇效,她將它進一步磨成粉,要她隨身帶著,說有需要的時候就用得著,給的時候還笑嘻嘻,當時她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今日看倒像是未卜先知。

橙藜一向就是三姊妹之中最難捉摸的人,她仙子似的外表之下,做事的方法也和仙人無異。她喜歡研究藥草,經常采些不知名的藥草回家,一種一種慢慢試,頗有神農嘗百草的味道,只是嘗的通常都是別人,她負責觀察和記錄。

她就是有本事教人乖乖听話,更有本事把那些稀奇古怪,听都沒听過的野草變成有用的藥材。

現在花橙倩只希望二妹交給她的藥粉真的有效,她判斷季玄棠之所以又變回痴呆,跟他腦中的結塊有關,因為腦袋的某個部位長時間凝結沒有辦法消腫,以至于影響他的智力。她決定將二妹給的藥粉,和她的施針結合在一起,強攻他受傷的部位,這是很冒險的嘗試,但普通的醫療方法根本沒效,她只好放手一搏了。

謗據橙藜的說法,這些藥粉在使用之前,必須和某種油和在一起融為藥劑,才能附著于針上。二妹連這種神秘的油都幫忙準備好,和藥粉放在一塊兒,根本不需要她多費力。她有時候會納悶,二妹的心思究竟能細膩到什麼地步,連她可能要結合藥粉和施針一起使用都想到了,說是仙人也不過分。

橙黎仙子,請給我力量,幫助季玄棠度過這一關。

花橙倩在心中默念她二妹的名字,希望能姊妹同心,一起合作醫好季玄棠。

她按照花橙黎的交代,順利把藥粉變成藥劑放入小碟子,連同針包一起放在托盤上,走到季玄棠暫住的房間。

「玄棠。」她盡可能讓自己的手不發抖,他的未來就掌握在她手上,無論如何她都要冷靜下來。

「姊姊。」他正在看一本他看不懂的書,瞧見進來的人是花橙倩,高興得不得了。

「你在做什麼?」她將托盤放下,對他擠出笑容。

「看書。」他很愉快地把書拿給她,她接過書。

「山海經?」花橙倩愣住。

「我都看不懂。」季玄棠興奮地說道。「但是里頭有好多圖都好有趣,妳看這個女人的身體還是蛇做的哦!」

「這是女媧娘娘,人面蛇身。」她覺得很悲傷,沒變傻前他看書的速度快得驚人,變傻了以後,卻連書的內容都看不懂。

「原來是女媧娘娘啊!」季玄棠恍然大悟的笑笑,好高興。

看著他天真、卻略顯遲鈍的笑容,花橙倩的心一陣絞痛。艾嵐說得對,她不能這麼自私,他已經失去一切,如果連唯一讓他引以為豪的聰明都被奪走,那麼他的人生還有什麼希望?

懊是動手的時候,她不能再猶豫。

「玄棠,姊姊和你玩一個游戲好嗎?」她拿出預備好的布條,那是給他遮眼用的。

「妳要跟我玩游戲?」他聞言喜出望外。「好啊好啊,我要玩。」

「你坐正,姊姊給你綁布條。」她痛苦的微笑,一方面希望他復原,一方面又怕他復原,多種情緒在她內心拉扯。

「為什麼要綁布條?」他不懂,這是什麼奇怪的游戲。

「因為姊姊想跟你玩猜猜看的游戲。」她騙他,其實她是要為他施針,但她不能說。

「猜猜看的游戲?好啊,我最喜歡玩猜猜看的游戲!」季玄棠一听要玩他最喜歡的游戲,馬上就坐直身體,閉上眼楮。花橙倩為他的眼楮綁上布條,季玄棠的眼前頓時變黑,什麼也看不到。

他雖然害怕,不過還是很听話地乖乖坐好,等待花橙倩給他提示。

花橙倩打開針包,取出四根長度相同的長針,再取出五根長短不一的針,點燃桌上擺著的燈火,拿起針一根一根的消毒。

「姊姊,好了沒有?妳好慢哦!」季玄棠久等不到提示,不停抱怨。

「馬上就好了,你乖,不要吵姊姊。」她現在需要安靜,不可以分心,因為他的生死及未來都掌握在她的手上。

她深吸一口氣拿起針,手不停地發抖。

冷靜,花橙倩,不可以緊張。妳取錯穴位,他可能性命不保,或是情況變得更糟,妳希望他永遠痴傻嗎?冷靜下來,一定要冷靜下來。

不斷地告誡自己不能驚慌,花橙倩拿起手中的長針沾了一下藥劑,在四神聰穴的第一個穴位,下了第一針。

如果取對穴位,患者通常只會覺得酥麻,不會覺得痛,季玄棠沒有反應,就表示她取對穴。

「好癢哦!」他不知道花橙倩在他頭頂上扎針,只是覺得頭頂突然癢癢的,自然而然伸手去抓,花橙倩連忙阻止。「不可以,玄棠!」她喊道。「從現在開始你都不許動,直到我說可以,你才能動,知道嗎?」

「為什麼?」他不懂,明明就很癢。

「不許動就對了,別問這麼多!」她要專心幫他施針,沒空應付他的小孩子脾氣。

「姊姊今天好凶。」季玄棠明顯覺得委屈,但他還是乖乖听話,不敢再亂動。

她知道她的口氣很不好,但這是最重要的時刻,開不得玩笑。

有了第一個穴位取針順利的鼓勵,花橙倩接著取第二個穴、第三個穴……直到她分別在四神聰四個穴位,以及囪會、前頂、百會、後頂、強間五個穴位各施一針,九針齊發,讓花橙黎調配的藥劑,順著針送進季玄棠的腦子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