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煓梓>妙手回蠢

妙手回蠢 第九章(2)

書名︰妙手回蠢|作者︰煓梓|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季玄棠起初感覺不到異樣,只覺得頭很癢,花橙倩在他頭上亂插東西,插了一陣子後又一根一根拔下來。

而後,他的腦子開始產生變化,好似凝結了許久的某個硬塊開始松動,接著融化。姊姊……他原本想呼喚花橙倩,告訴她,他的頭好痛,她到底在他頭上插了什麼東西?然而排山倒海瞬間涌入的影像讓他住嘴,轉換為痛苦的申吟。

「啊!」他痛得抱頭大叫,被腦中有如流星雨般的影像擾亂神智,不知如何是好。

這位就是令公子啊?听說是神童,真了不起。

你不過比咱們聰明一點兒,犯得著這麼神氣嗎?

玄棠賢佳,四叔有話對你說,咱們到後花園的池塘邊走走吧!

不好了,少爺跌倒了,快來人呀!

只怕在下的醫術不精,無法醫治令公子。

妳一定很適合戴花。

我不會忘記你的,我會永遠記得這一天!

我也不會…妳,咱們是好朋友。

曾經遺失的記憶,在這一刻交錯,一幕一幕豎立在他面前。

他身處于記憶的中央,被他十歲以前的記憶圍繞,新的記憶在這個時候又不斷從地面上冒出來。

「玄棠!」怎麼辦?她搞砸了,硬塊沒化成,反而把他逼至瘋狂狀態。花橙倩焦急地想扶住季玄棠,被他一把推開,他的頭痛到彷佛要裂成碎片。

「玄棠!」

「不要踫我!」他推開椅子站起來,整個人搖搖晃晃。

「不要踫我……」然後,他手抵著柱子,身體慢慢滑落到地面倒下。

「來人,快來人!」花橙倩見狀尖叫。「季公子昏倒了!」

柳府接著陷入一片混亂。

季玄棠腦中的硬塊有如冰山慢慢融化,每融解一塊,他的智力就回復一些。他的人生,彷佛是上天惡意開的玩笑,給他最完美的家世、最完美的相貌和無人能及的聰明腦袋,卻也同時給他多舛的命運。

隨著腦中的硬塊被花橙藜調配的藥劑侵蝕,他一直混沌的記憶終于找到自己的出口,一片一片拼湊,一個一個歸位。

「唔……」他自黑暗中醒來,總是沉重的腦袋不可思議的輕松,曾經無神的雙眼,開始變得銳利,防備地看著四周的一切。

「感謝老天,他醒過來了!」耳邊傳來陌生女子的聲音,他循聲轉過頭看聲音的主人,對方的臉上正掛著興奮的笑容。

「你還好嗎?」女子十分焦急。「要不要緊?」

他沒見過這名女子,她的五官精致,肌膚白哲吹彈可破,是個很美的女人。

「季公子,你沒事吧?」柳絮飛站在艾嵐旁邊問季玄棠,艾嵐拚命點頭。

季玄棠瞇起眼楮打量四周,猜想這里應該是柳府,花橙倩最後把他帶到這里來。

「柳兄。」他掙扎著坐起來,柳絮飛因為太驚訝了,幾乎忘了趨前攙扶。

「你、你稱我什麼,柳兄?」他認得他?

「我全想起來了。」季玄棠點頭。「我想起所有的一切。」包括他的過去和現在、曾經失落的和被奪走的,統統都記起來了。

季玄棠最後這一句話包含太多意思,柳絮飛是明眼人,一听就懂。

「橙倩呢?」他真的什麼都想起來,並未像上次一樣,恢復聰明後就把她忘記。

「她在後面。」艾嵐幾乎高興到快要跳起來。「橙倩姊!奇怪,人呢?剛才明明還在的。」

「可能是太過感動,跑到自個兒的房間去偷哭吧!」柳絮飛猜。有可能哦!依照橙倩姊的個性,確實有可能為了面子躲起來偷偷哭泣,她也真是的!這種事有什麼不好意思,就算高興到哭也是正常。

「我去叫她——」

「算了。」季玄棠阻止艾嵐,不讓她去。「讓她靜一靜,這個時候她需要安靜。」

「好,不去。」不愧曾是戀人,好了解橙倩姊哦!不對,他們到現在還是戀人,她說錯話了。

「柳兄,可否為我解釋季氏目前的狀況?」季玄棠開始動腦,發誓要奪回家產。

「目前季氏是由季四爺當家,因為季二爺、季三爺、季五爺經過上次宗族大會的事後,已經不被族人信任,這當家的位子,自然而然落在他身上。」

「果然是四叔。」季玄棠一點都不意外听見這個消息,他四叔的心機深沈,他那幾個笨叔叔哪是他的對手?

「季兄,季四爺目前雖然說是暫代你的位子,但是相當懂得籠絡人心,我怕季兄再不趕緊出面,家產會真的全數落入季四爺的手里,到時候就難辦了。」正因為事態緊急,他們不得已走險棋,幸好結果是好的,否則他們真的會愧疚一輩子。

「我明白,我不會讓四叔的計劃得逞,我的手中還握有一樣利器。」

「利器?」

「嗯。」季玄棠點頭。「但是這足以扳倒四叔的利器,此刻不在我身上,在季府。」

「在你府上?」柳絮飛愣住,這就有些難辦。

「沒錯。」季玄棠答道。「如果能聯絡上我的手下,我可以讓他為我取來,但我怕這麼做會打草驚蛇,四叔一定也派了人監視我手下們的一舉一動。」

有可能,如果季四爺是這麼工于心計的人,一定會想藉由監視他的手下,循線找到他。

「再說,我四叔一定在季府布下不少重兵,等我自投羅網,我若貿然行動,一定會中了他的計。」當然如果他可以自己回去拿最好,但眼下恐怕沒有這麼容易,必須另想辦法。

「這有什麼問題?」艾嵐拍胸脯,要季玄棠別愁。「我可以請媚兒幫這個忙,她正嚷嚷好久沒出去活動,有些技癢呢!」

「媚兒?」

「就是閔斯珣的老婆,她可是偷東西的高手!」

「嵐兒!」怎麼把人家的秘密都說出來?不象話。

「有什麼關系嘛!」艾嵐獗嘴。「不解釋得清楚一點兒,季公子怎麼會知道可以將這項任務托付給誰?咱們兩個又幫不上忙!」

的確,若要論這項任務交給誰最適合,非古芸媚不可,可閔斯殉會答應嗎?

「再不然請燕大娘幫忙,她一定會肯的。」她跟娘是好朋友,她又疼她,只要她隨便撒個嬌,燕大娘肯定點頭同意。

「燕大娘的身手了得,若是她同意幫忙當然最好不過,我倒是贊成妳去說說看。」畢竟若要論偷東西,誰也比不上「千手白蓮」,若非她很早就金盆洗手,不知還有多少人的金銀財寶要被這江湖中最知名的女神偷偷去呢!

「請問柳兄,燕大娘又是……」

「媚兒她娘,沒嫁人之前是個女神偷。」艾嵐搶先解釋。

「嵐兒!」所有人的秘密都被她泄漏光了,以後誰還敢跟他們交往。

「原來如此。」看來她所提到的這些人名,都是武林中人,這又是另外一個世界。

「反正就這麼說定,我今兒個就去找燕大娘請她幫這個忙——對了,你要拿的是什麼東西?」說了半天,差點忘了這件最重要的事。

「是一顆寶珠,就放在……」

三個人湊在一起商量接下來的計劃,季玄棠將季府的院落分布,乃至于他房間的陳設都交代得一清二楚。

「嗯,嗯!」

艾嵐听得頻頻點頭,仔細記下他的話好轉述給燕千尋知道。

就在他們熱烈討論的當頭,誰也沒注意到花橙倩正駕著馬車離開柳府,闊別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