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莫顏>大人怕怕

大人怕怕 第九章

書名︰大人怕怕|作者︰莫顏|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她不由得一怔,秀眉輕蹙。

「沒有人求見?怎麼可能?」過去要求見她的公子大爺,總是捧著大把的銀子珠寶排隊等候,為了一睹她的芳容,就算等幾個月也願意。

「怎麼會一個都沒有,這是怎麼回事?」她詫異不已,原本散漫的精神轉成了嚴肅。

「人心無常呀明月,過去你打著賣藝不賣身的名號,那些男人們才願意捧著大把銀票上門來捧場,可現在一听說你被杜文奇破了身,他們認為你不再是個清倌,所以……」下頭的話,徐貴娘不好再說,但從她尷尬難過的神情,明月也能猜知接下來的話。

「他們認為來見一位被人玷污的花魁,有辱他們的身分和面子,對不對?」她神情清冷,語氣淡漠的道出貴娘想告訴她的事實。

斌娘無奈的點點頭,接著又搖頭嘆息。

「你被劫之事,鬧得滿城風雨,人盡皆知,也因此如今門可羅雀,就算有上門求見的,也是身上有幾個臭錢,不入流的男人,不見也罷。」

她仍舊不死心地問︰「柳公子、張公子和李公子呢?」當初這三人,是追求她最勤快,也最積極的公子。

「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待在青樓的你,應該最了解不過了。」關明月詫異久久,無法置信,料不到事情竟演變至此,她從一位男人爭相求見的花魁,竟淪落到連一般的歌妓都比不上?

難過嗎?不,她早已在這方面看透,比其他姑娘豁達得多了,她考慮的是另一件事。

沒客人上門,等于沒了銀子,那她要從哪兒再湊足蓋習字樓的銀子呢?

此時此刻,她終于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

徐貴娘還告訴她,月華坊的生意已大不如前,連帶受到影響,而其他青樓趁此機會來搶她們的客人,以往門庭若市的榮景已經不再了。

因為月華坊的姑娘們,頗有姿色的僅是少數,大部分是貴娘和明月收容無家可歸或走投無路的女子,因此在姿色上並不出色,月華坊之所以生意興隆,全靠花容月貌的明月。

如今,她的客人減少,連帶影響了月華坊的生意。

接下來,又過了幾個月,月華坊的生意不但毫無起色,而且越來越差,坊里的姑娘人心惶惶,明月也為此苦惱不已。

最後,她不得不做出重大決定。

「好,咱們賣了月華坊,離開這里,到別的地方另起爐灶。」明月此言一出,驚得在座的徐貴娘和各位姊妹們,都驚呼連連。

「賣了月華坊?」

「對。」「離開這里?」

「不離開,沒有機會。」

「這樣好嗎?」

「不管如何,都一定比現在好。」姑娘們面面相覷,她們聚集在大廳里,一起商議今後該怎麼辦,當明月提出決定後,有的猶豫,有的害怕,有的說沒意見,大家七嘴八舌,一時之間整個大廳鬧烘烘的。

「我贊成。」徐貴娘站起身,率先附和明月的決定,打從上回月華坊差點被封樓時,她就做了另起爐灶的打算。

大伙你一句我一句的討論,明月說服大家,再繼續撐下去,月華坊遲早會倒,與其坐吃山空,不如離開,找個地方重新開始,也好過在這兒煩惱。

在一陣討論後,大伙終于達成共識,一致無異議贊同,把月華坊和白楊長屋售出,到新的地方再重新開始,明月去哪兒,她們就去哪兒。

大家是好姊妹,這麼多年來,年輕的照顧小的,小的長大照顧老的,有能力者照顧弱者,彼此扶持,團結一條心。

明月含笑點頭,晶亮的美眸中閃著堅定。

是的,她決定離開這個地方了,她雖身為女子,然而,在那柔弱的外表下,有著一顆剛強的心,以及不輸給男人的豪氣和毅力。

這麼一來,她便有好多事情要忙了,正好可以把心中的煩悶藉此拋開。

她不是個會拘泥于兒女私情,只會關在房里整日唉聲嘆氣、顧影自憐的人,也不容許自己如此。

天地之大,必有她容身之處,她,決定離開了。

兩個月後,月華坊出售轉讓。

坊里的姑娘們忙著將自個兒珍藏的首飾珠寶打包,把衣裳一件一件的裝箱,徐貴娘將工錢發給無法隨他們一塊離開的僕人,讓他們各自回鄉,或是改去找其他雇工。

這些上了年紀的僕人,都在月華坊待了許多年,臨走時都依依不舍的哭了,徐貴娘也很難過,但也只能好聲安慰。

泵娘們忙著整理行囊,紀管事忙著指揮苦力,將笨重值錢的東西裝入箱子里,準備三日後搬上馬車。

反正要離開了,所以這幾日也不做生意了,就算開張也沒多少客人,大伙忙著收拾,整個月華坊鬧烘烘的,沒注意到此時,有頂轎子停在大門外。

轎夫恭敬的將轎簾掀開,俊挺的身形下了轎子,無聲地跨入月華坊雕工精致的大門,炯銳有神的眼將現場掃了一遍。

有人忙著吆喝指揮,有人忙著搬運,現場一片凌亂吵雜,沒多少人注意到那無聲走進的身影。

「讓開讓開,別擋路,要是東西砸到腳,我可不負責啊。」紀管事一邊指揮苦力,一邊大聲的要人讓出一條路,發現有人擋住了路,便大聲指責。

「喂,你是聾子嗎?別擋著路,快點讓——」當看清對方的相貌後,紀管事嚇得立即住嘴,還不由自主的忙倒退一步,撞上了苦力,讓苦力抬著的箱子,嘩啦嘩啦的掉到地上。

「大大大——大人——」紀管事顧不得倒塌的箱子,嚇傻的他瞠目結舌地瞪著項少懷。

原本吵雜的現場,在發現項少懷的出現後,全都停止了動作,屋內瞬間鴉雀無聲,一片寂靜,一雙雙驚訝瞪大的眼,全集中在巡撫大人身上。

黑如染墨的眸子,威嚴沉斂地看著紀管事,淡淡的開口︰「明月在哪?」

「她……在明月樓……」

「怎麼走?」紀管事一手指著往內院的方向,張著嘴,還來不及吐出一個字,項少懷便直接越過他,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雙手負在身後,邁開沉穩的步伐,順著他指的方向走去。

明月樓的閨房里,此時正忙得不可開交,主僕兩人也忙著走來走去,將要帶走的衣物一一打包裝箱。

「小姐,這個要帶走嗎?」

「不用。」

「那這個呢?」

「帶走。」關明月一邊整理私人物品,一邊回答袖兒的話,她自個兒也卷起袖子,動起手來整理行囊。大部分值錢的東西,她早就命人拿去變賣成銀子,放到錢莊里,剩下的,都只是些小東西或衣物而已。

「小姐,我好舍不得呀!」袖兒不由得嘆了口氣,到現在仍不敢相信,她們就要離開月華坊了。

「我也是呀。」美眸將這冬暖夏涼的雅致樓閣,仔仔細細地瞧了一遍,她心中也萬般不舍,但她心中真正不舍的,是那個男人……

哎,不想了,因為想了就有氣,說好不再想他的,何況想也沒用,只會觸景傷情,她要快快將他的影子甩開,不想讓自己落入顧影自憐的情傷中。

收拾收拾!她振作起精神,還有好多活兒要做呢,她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在堆滿雜物的房中走著,卻不小心絆了下,突然失衡往前跌去,踫撞了其他東西,一頭栽進了放滿衣裳的大箱子里,連帶其他東西也倒下,她整個人幾乎成了倒栽蔥。

「唔——袖兒——快來幫我——救命呀——」她慌亂的掙扎,被壓在雜物當中,唯一還露在外頭的兩只繡鞋兒,不停的搖晃著。

「哎呀,小姐!」袖兒驚呼出聲,正要趕忙伸手把小姐「拔」出來,卻有人先一步上前,在看清對方之後,袖兒不由得呆掉了。

「救我——」快被悶死了,她含糊地叫著,奮力的掙扎,直到一雙有力的手臂伸入衣物堆里,環住她的縴腰,輕而易舉的將這個小東西抱起來。

明月大口的吸著氣,還以為自己要悶死了,仍然心有余悸,一時無暇去注意自己落入寬闊的懷抱里,直到她抬起的眼剛好迎上一對深邃幽眸,頓時整個人怔住。

救她的,並不是袖兒,而是項少懷。

她先是驚訝的瞪大眼,不一會兒拉下臉,冷冷命令。

「你來干什麼?放我下來。」她掙扎著,但項少懷並沒有放下她的打算,倒是反過來問她。

「為什麼離開?」

「這不關你的事,誰準你進來的,快放我下來呀!」掙不開這雙有力的臂膀,她只好改而命令袖兒。「袖兒,把他趕出去!」袖兒見到巡撫大人親自登門上青樓,早就驚訝得回不了神,畏懼大人都來不及了,小姐竟然要她趕大人出去?這這這——她哪敢呀?

「你還發什麼呆,快幫我呀!」

「小姐——」袖兒居然要哭出來了,心神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

「你先退下吧。」項少懷一句命令,就是有讓人不敢不從的威權在。

「是,大人。」袖兒提起裙擺,忙退了出去。

「啊,袖兒——快回來——」見袖兒像逃命似地退出房外,明月氣呼呼地瞪回項少懷。「你竟敢命令我的丫鬟,什麼意思啊你!」她邊說,邊用食指在他胸膛上戳,最好可以戳出幾個洞來。

這人不但不放開她,薄唇竟勾起俊逸的淺笑。

「你精神很好嘛。」他原以為,外頭傳得滿城風雨的謠言,會讓她一蹶不振,當現在瞧見她不但有精力罵人,神色氣態都不錯,便放心了。

「我當然好啦,怎麼,你巴不得我不好嗎?對不起,讓閣下失望了。」掙脫不了,她只好繼續窩在這副有力的懷抱中,發現他還是那般俊挺好看,讓她平靜無波的心湖又被攪亂了漣漪。

他來做什麼?他不是不想看到她嗎?

「為什麼把月華坊賣了?」

「不關你的事。」

「明月。」當他柔聲喚著她的名字時,她的心突然硬不下來了,當兩人如此靠近時,她實在無法逼自己真正冷淡面對他,幾個月未見的人,突然直闖她的閨房,就為了質問她為何要離開,他到底想干麼?

為什麼偏要這時候來質問她?這很重要嗎?

「月華坊生意一落千丈,不得不關門大吉了,你現在高興了吧?你不是一直想封了月華坊?恭喜大人稱心如意了,以後不會再見到我這個眼中釘。」他下巴繃緊,慍怒的語氣中有著壓抑。

「你該明白,我並無此意。」

「不,我不明白,我只知道,你刻意疏遠我,身分尊貴的你,害怕我這個低賤的歌妓辱了你的名聲。」「胡說!」他低斥,因她這話而深深感到不悅。

「我胡說?那我問你,這幾個月來為何避不見面,對我不聞不問?」她雙目不移的直直看著他,等著他的答案。

這就是項少懷痛苦的地方,他這輩子,沒想到栽在一個女人的手上。

他想要她,這份渴望隨著日子越久,在心中扎根得越深,她的一顰一笑和刁鑽嫵媚,始終令他無法忘懷。

這女人數度頂撞他,他該厭惡才是,卻驚訝的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目光無法離開她,還該死的喜歡她。

本以為讓自己忙于政務,可以將這份渴望沖淡,卻在震驚的知道她即將離開的消息後,再也無法沉默。

「你說話啊,為什麼不吭聲?」他咬著牙。「你是皇上的女人,我不能踫你。」她冷言嘲諷。「為什麼不直接承認,說你沒膽子,怕大好前程毀了?說穿了,你是怕自己丟了官,兩相權衡之下,你當然選擇高官祿位!天下年輕貌美的女人多的是,你何必為了我這個卑賤的青樓女子自毀前程?」這話再度惹怒了他,讓他臉色轉為鐵青,眸底燃了火,這女人就是有激怒人的好本事。

女子無才便是德,而太伶牙俐齒的女人,更加禍水,偏偏他喜歡上這個禍水的女人,也早就想狠狠教訓她一下,而最直接的教訓方法,便是封住她的嘴。

薄唇猝不及防地罩下,吻住她張嘴不休的唇瓣。

這一回,她可沒那麼好打發。

啪!不客氣的在那俊容上打了一巴掌。

項少懷的左臉,傳來火辣辣的疼痛,令那張嚴峻的面孔更加憤怒。

火舌再度烙下,硬是攫住她的唇。

啪!第二道清脆的巴掌聲,打在他的右臉上,他的臉色很嚇人,卻同時冷靜得令人畏懼。

這兩巴掌,不但沒阻止他,反而惹來他更強烈的征服,硬是要吮吻她倔強的小嘴。

當粉掌第三度甩來時,大掌一揚,將兩只玉手牢牢鎖在鐵掌里,彎到她身後,一雙臂膀也順勢環住她,將她柔軟的身軀緊密地壓在他的胸膛上,兩人的鼻息,僅一寸之隔。

這個嬌軟柔弱的小東西,以嫵媚動人名聞遐邇,面對他,卻無理跋扈不饒人,光是那兩巴掌,若傳了出去,足以讓她再度身陷牢獄,但這些都及不上她剛才所說的話,令他真的真很生氣。

她將他當成了什麼?貪生怕死之輩嗎?

向來冷靜自制的情緒,因為她的這番話,而心緒洶涌沸騰,他無法容忍她這麼看他。

明月雙手被他牢牢縛在身後,動彈不得,身陷在他雙臂之間,這曖昧的姿勢令她心兒怦怦直跳,也讓她屈居下風。

他看起來很生氣,黑眸簇著兩團火,灼亮得嚇人。

她頭一回瞧見他這一面,感受他渾身散發的怒氣,神情卻森冷無比,像是失控前的警告,她只要敢再說一個字,他一定會懲罰她,而這種懲罰,絕對會讓她後悔的。

她不怕惹怒他,但嗅出了這詭異的氛圍,在那烈怒如火的眼中,似乎感到一絲受傷,就是這份細微的感受,讓她住了嘴,察覺自己似乎說得太過分了。

沉默的屋內,兩人就這麼僵著,他的氣息圍裹著她,而那黑眸底灼亮的闈火,轉成了幽深時,薄唇輕輕上前,貼在她柔軟的唇瓣上。

才一沾上唇,她便下意識轉開臉,躲開他的輕薄,但她的人就困在他的懷抱里,還能躲到哪兒去?

幾次之後,還是給他吻住了。

不同于先前兩次的強吻豪奪,這一回是溫柔綿密的,帶著呵疼的唇齒逗弄,耐心的說服她輕啟芳唇,接納他的深入。

她負氣的不想依他,但灼熱的吻,迅速點燃了火苗,她的氣息沉淪在他的予取予求,呼吸變得緊促。

她是氣他,卻也渴望他,並發現自己無法真正拒絕他的索吻,而且他還用該死的溫柔來對付她。

火舌的探入,糾纏軟嫩的小舌,讓她原本僵硬的身子,在他的柔情攻勢下逐漸軟化。

她好氣好氣他,卻也好愛好愛他,推拒轉成了迎合,任由他的唇,在自己熱燙的粉臉、頸項、耳垂上,印下點點親吻,帶來一陣麻癢和輕顫。

連波的酥軟襲來,讓她腦袋瓜昏昏沉沉的無法思考,大掌悄悄松開她的手腕,隔著薄紗衣料,在誘人的嬌軀上游移,探索這縴合度的身子。

她感受到他的意圖,這意念令她心兒猛跳。

她從來沒做過這事兒,只能有樣學樣,將小手放在他的胸膛上,學著他的動作,慢慢摸索。

她這麼做,無異是點燃了他內心的欲火,當大掌來到那飽滿的酥胸時,耳畔傳來她微弱的呻吟,他隔開一點距離望著她,那早已紅透的粉臉,泄漏了她的羞窘,以及渴望——她也想要他。

項少懷不再猶豫,急切地卸下她的衣裳,當最後一件繡花肚兜離開她身上時,雪膚玉肌美得令人屏息。

她害羞的想以手遮住身子,但他不肯,將她兩手定在兩旁,非要將她看個仔細,而她雙頰燙得像要燒起來似的,因為緊張而加重的呼吸,讓一對圓潤豐盈的酥胸,隨著呼吸而起伏,直入他熾熱的眼。

他卸下衣衫,與她同樣袒胸赤裸,那雙燃著欲火的眼神,教她害怕,卻也莫名期待。

從未有過的快感,經由他的大掌撫觸,帶給她全身的顫栗,壓下來的男性身軀,比她的身子更熱,燙著她的冰肌玉膚。

他們互相廝磨,纏綿,在堆滿的衣物和雜物之間,揮灑汗水。

她從未給過其他男人的身子,每一寸肌膚都印上了他的吻,為他敞開雙腿間最柔弱的一處,迎接他另一個深入。

「啊——」當痛楚襲來,她緊緊擁著他,啃咬他的臂膀,不讓自己喊疼,淚花卻在眼中打轉。

薄唇吻著她的淚水,在耳畔邊低啞地喚著她的名字,那磨人的痛楚,隨著一次又一次的進出而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歡愉。

她的身子給了他,同時,她也落了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