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莫顏>大人怕怕

大人怕怕 第十章

書名︰大人怕怕|作者︰莫顏|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這竟是她的第一次?

餅後,項少懷見著了她的落紅,無法不驚訝。

雖然她在外頭打的名號,以清倌之姿,賣藝不賣身,但他始終認為,那只是做生意的手法,他從來不當真,因為,他一直以為她是皇上的女人。

「這是怎麼回事?」那大驚小怪的神情,令明月忍不住失笑。

「我和皇上,從來就不是你所想的那種關系。」看得出來,他非常高興,因為他臉上的線條變得分外柔和,薄唇也勾著若有似無的笑。

「對不起,我誤會你了。」高傲如他,卻肯低頭跟她認錯,令她笑逐顏開,在他臉上親啄一個,算是表示原諒他了,然後賴在他懷里,享受這種親昵的感覺,而他的指掌依然愛不釋手的在她絲緞般柔滑的肌膚上,來回流連。

大掌從腰間滑上她細致的肩膀,項頸,最後停在她的下巴,將她的臉輕輕托起,迎視他的眼。

「你是否瞞了我什麼?」

「嗯?」她故意一臉迷蒙。

「別想敷衍了事,我很清楚你這個鬼靈精,裝糊涂對我沒用,你和皇上之間,到底是何種關系?」哎呀,這男人可真不好打發,才剛有了肌膚之親,一發現疑點,便緊迫盯人,他就不能好好享受這份親昵嗎?

她隨意找了個理由。

「朋友。」

「朋友?」

「忘年之交的朋友。」她勾起笑,嫵媚動人,一只手挑逗的在他胸膛上來回摩挲,想撩起他的火,希望他轉移注意力,別問太多。

但他可不讓她得逞,當發現疑點時,審案的腦子又開始運作了,大掌抓住胸前不安分的小手。

他當然不會相信這種說詞。「那麼借問,你和皇上又是如何成為朋友的?」那嬌美的容顏,驀地收起了笑。

「如果大人還懷疑我和皇上之間有曖昧,門在那兒,請自便吧。」她想抽身離開他的懷抱,但才一有動作,就被反壓在結實的胸膛下,逼得她不得不與他眼對眼,困在他霸氣的氣息之內。

他望著這張倔強的美麗容顏,知道對她強硬是不行的,他已經太清楚,在這柔美的外表下,有一顆多麼不服輸又堅毅的心。

而他,偏偏就愛她這一點。

他並非仍舊心存懷疑,在要了她之後,他心中早已全然釋懷,明白這個迷人的小女人,對他而言有多麼珍貴,也毋須再壓抑對她的渴望。

她是他的女人,這點毋庸置疑,但同時,他也明白沒有擁有她全部。

這小女人有事瞞著他,卻不肯說,他直覺這很重要。

「你壓著我啦,快走開。」他深深地望著她,即使是生氣的模樣,也倍感迷人風情,令黑眸再度燃起火一般的熾熱,薄唇勾起淡笑。

走開?當然不。

烙下熱吻,他也開始耍賴皮了,學她的,而且這招還不賴,用熱燙的身軀和游移的大掌,試圖再度引燃下一波的熱情。

他會查出來的,別忘了他是威名遠播的巡撫大人,現在,他要用破案的全副心神,來找出他的小女人藏在心中的秘密。

每年上朝覲見皇上,回報地方行政事務,是地方官吏之首的巡撫大人,必須做的事。

當今皇上,四十有余,相貌端正,一身雍容大度的貴氣,在他的治理下,天下還算太平。

下了早朝之後,皇上吩咐張公公,告訴項少懷到御書房來覲見。

項少懷心中有數,皇上日理萬機,尚有許多重大決策要討論,但聖上卻屏退一些重臣,暫時擱下要事,私下在御書房召見他,必定跟明月有關,而他,等的也是這個機會。

隨張公公來到御書房,進了門,見到皇上,他立刻行參拜大禮。

「叩見皇上。」

「愛卿平身,這兒沒有別人,你也不用太拘束,賜坐。」

「謝皇上。」項少懷起身,神情始終恭敬,退到一旁,在皇上賜予的位子上正襟危坐。

皇上摸著下巴的胡子,微笑打量威嚴俊美的項愛卿。這人生性聰穎,性格剛刻,勤于政務,並且處事態度一絲不苟,對付地方盜匪,更是有一套,不枉費自己當年慧眼識人,拔擢他為巡撫,整治地方官吏,果然政績斐然。

再瞧瞧他俊朗的相貌,也難怪許多王公大臣的女兒,都對他傾慕有加。

皇上不語,項少懷也不語,始終端正坐著,等待皇上開口,他猜測,皇上很快就會向他問及明月的事。

「項愛卿,你今年三十了吧。」

「是的,皇上。」

「到了這年紀,不該再拖了,你也該娶媳婦了,可有喜歡的人?」項少懷愣住,料不到皇上私下召見他,談的,竟是他的終身大事?

「臣一心忙于政務,尚無成家的打算。」可別把什麼公主的,或是哪位大臣的千金配給他,他一概敬謝不敏。

皇上臉上的笑容更加深不可測。「常言道,先成家,後立業,愛卿官居巡撫,業有所成,已經有不少大臣向朕請求,希望朕能做個媒,將他們的女兒嫁給愛卿。」

項少懷暗叫不好,向來沉穩的神情愀變,也不由得沁出冷汗,原來皇上召他來,是要給他做媒的。

在此之前,若皇上向他提出婚配,他絕不會緊張,也無所謂,但是如今他心中有人,婚配反而令他不禁汗顏,說什麼他都不能答應。

他趕忙起身,撩起官袍往地上一跪,垂首作揖,打算在一點點開金口前,表明己意。

「回皇上,臣真的無意娶妻,所以——」

「別這麼快拒絕,這些年來,你為朕勞心勞力,整頓地方貪污,又屢破匪窟,殲滅盜賊有功,朕一直想賞賜予你,以表達朕對愛卿的感激。」皇上對張公公以眼示意,張公公體察龍意,立即來到項少懷面前,雙手口王上金漆盤,上頭放了五份名冊。

「朕親自為你挑了一些對象,這些姑娘可是千挑萬選,不但姿色上等,美貌才華兼具,個個家世顯赫,對你的仕途大有幫助,你放心,朕是個開明的人,愛卿可以選擇,你只要從中挑一個喜歡的便是。」漆盤紅布上,整齊排放著五份名冊,項少懷盯著名冊,神情僵硬。

皇命難違,他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局面,這一生,他頭一回感到害怕。

「項大人,你可別辜負了皇上的好意呀。」張公公語帶涵義的提醒他。

項少懷額冒冷汗,皇上擺明了非做成這門親事。

不挑,等于不給皇上面子,恐怕冒犯了皇上。

挑了,他就得娶對方過門,可他心中真正想娶的,是明月。

明月性子剛毅倔強,絕不可能願意當妾,他有預感,一旦他娶了別人,就會永遠失去她,一想到會失去她,他象有根扎著,從沒如此害怕過。

皇上臉上雖含笑,渾身卻散發著不容違逆的龍威,他被逼得沒辦法,緩緩伸出僵硬的手,拿起一份名冊。

名冊上,有姑娘的畫像,以及她的家世和閨名,每個畫像都花容月貌,家世一個比一個顯赫,但項少懷完全無心于此,他腦子里不斷轉著,該用何種辦法,才能讓皇上打消為他婚配的念頭,而不會觸怒龍顏?

他看得很慢,很慢,試圖拖延時間,由于專注在急思解決辦法,完全沒注意到皇上臉上努力憋住的笑意,以及皇上跟張公公彼此偷偷互傳眼神的表情。

逼不得已,他干脆假裝大病一場……不行,皇上肯定叫御醫來為他診治,會被識破的。

或者……他立即辭官,說無意于仕途,只想回家種田!這麼一來,那些大官听了,肯定不敢把女兒嫁給他。

他心中千回百轉,已做好最壞打算,就算丟官,也必須拒絕這門親事。

當翻到最後一本名冊時,打開畫像,項少懷不禁一愣。

畫像上的姑娘很眼熟,那嫵媚動人的姿態,水靈慧黠的美眸,以及唇邊綻放的迷人微笑,就跟明月一模一樣,而畫像的左下方,列出此女的家世。

必明月,朕之子。

項少懷驚愕的抬起頭來,望著皇上。

「如何?項愛卿,可有喜歡的姑娘?」皇上笑意盈盈地問,神態上依然從容,穩如泰山,仿佛早料到他的反應。

「皇上,這……」

「明月乃朕親生的女兒,項愛卿好眼光,你可願意娶她為妻?」項少懷震撼不已,明月竟是公主?他完全被搞糊涂了,身份高貴的公主,怎會流落到青樓?他怎麼想,都想不到這一點。

皇上嘆了口氣。「你一定覺得很奇怪吧,明月既是朕的女兒,為何會待在青樓?這件事,是朕心中的秘密,除了張公公,沒人知道。」皇上開始娓娓道來,十九年前那一段美麗的邂逅。

當時,他還是東宮太子的身份,微服出巡游山玩水,當他來到月華坊,第一眼見著了當時的花魁關秋水,便愛上她了。

他永遠記得初見佳人時,那驚為天人的震撼,令他心旌搖惑,無法自拔。

必秋水看似柔弱嬌美,卻十分有主見,不同于一般女子,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會深深為她著迷。

數夜纏綿,他與她愛得如痴如醉,不久,秋水懷了他的龍種,最後他告訴了秋水自己真實的身份,也表明要接她進宮的意願。

多少姑娘巴不得攀上枝頭做鳳凰,一輩子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更何況他是東宮太子,未來的皇上。

原以為秋水知道了他的身份會驚喜,但她令他意外,再度證明了關秋水不是一般泛泛女子,因為她拒絕入宮,並堅持自己養育孩子,同時要他守住這個秘密。

她要他親口答應,當孩子長大後,給她一個自由選擇的機會,由明月自己決定當公主?還是當平民?

「明月完全承襲了她娘親的美貌和個性,她選擇留在青樓,放棄了身為公主的一切榮華尊寵的機會,這一點,跟她娘親一模一樣,朕因為答應了她娘,必須守信。」皇上收回飄遠的思緒,回頭望著項少懷,龍顏恢復了嚴肅,目光炯銳有神。

「明月是朕的女兒,這秘密無人知曉。」項少懷心中的訝異久久不息,直到此刻他才終于明白,為什麼明月始終不肯透露的原因。

望著皇上,他垂首揖禮,誓死保證。

「皇上放心,臣以項上人頭立誓,今生今世,緊守秘密,絕不告訴任何人。」皇上將他扶坦,拍拍他的肩膀。

「愛卿。」

「臣在。」

「朕就將明月交給你了。」

薄唇勾起,向皇上深深一揖。

「臣遵旨。」告別皇上後,項少懷退出了御書房。

待人走後,皇上朝躲在珠簾後的人命令。

「出來吧,貴娘。」一抹身影,悄悄掀開珠簾,從後頭定了出來,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月華坊的老鴇徐貴娘。

「皇上。」她向皇上福了福身。

「貴娘,這些年來辛苦你了。你將明月保護得很好。」

「皇上言重,這是貴娘應該做的。」沒人知道,徐貴娘其實是皇上安排在月華坊的人,暗中保護秋水母女,直到秋水去世後,她仍繼續保護著明月,並按時以飛鴿傳書,向皇上報告。

「皇上也辛苦了,為了撮合項大人和公主這對天作之合,皇上花了不秒心思哩。」一旁的張公公笑道。

皇上搖搖頭。「朕有什麼辦法,朕答應了她娘,不可擅自為明月婚配,不能干涉她的生活,但她畢竟是朕的女兒呀,她的終身人事,是朕最關心的事。」

「皇上現在可以放心了,有巡撫大人看著公主,皇上也不必再提心吊膽了。」皇上淡笑不語,雙手負于身後,緩緩跨出御書房。

張公公和貴娘,也恭敬的立在身後,隨著萬歲爺,一塊漫步到花園中。

皇上仰望著天空,記憶回到當時那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戀,後宮佳麗千人,但唯一佔據他心中到現在的,只有秋水佳人。

這麼做,你應該滿意了吧?秋水……

那項少懷是女兒選上的人,兩人彼此情投意合,女兒也有了好歸宿,朕始終守著對你的承諾,讓她選擇她要的生活和她愛的人。

這麼做你可以放心了吧……秋水……朕一生的最愛啊……

一輪明月,高掛夜空,坐在銅鏡前的明月,讓丫環袖兒為她梳著一頭柔軟如瀑的青絲。

罷沐浴完的她,全身散發淡淡的香甜,身上穿著薄紗,曼妙窈窕的嬌軀,依稀可見。

「夜深了,你去睡吧。」

「那小姐呢?」

「我還不累。」

「小姐不累,袖兒也不累。」才說完,她就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明月搖頭失笑,「還說不累,瞧你困的,快去睡吧,有事我會叫你。」袖兒不好意思的點點頭。「好吧,小姐,那您別太晚休息哪。」「知道了,去吧。」袖兒福了福身,便退出內房。

她緩緩來到明月樓的窗台,望著天上皎潔的明月,沉思著。

月華坊從來沒這麼安靜過,在這樣的夜晚,通常是很熱鬧的。

再過幾日,月華坊就要換新掌櫃了,坊內的姐妹們,先回白楊長屋陪孩子們,而貴娘和紀叔,隨著運送行李的馬車,一塊去了鄰城的新屋子,等一切打點好後,便會捎來信息,通知大伙到那兒會合。

她和袖兒,暫時先待在明月樓。

大部分的行李已隨馬車一塊送走,只留下一些日常隨身物品。

靶覺這兒空蕩許多,今夜,她特別思念少懷。

等我——兩人纏繼依偎的那一日,臨走前,他這麼對她說。

他要她等他,就因為他一句話,所以她沒有隨貴娘他們先行離去。

想起兩人纏綿銷魂的滋味,他吻遍了她全身,教會她從來不曾體驗過的事,思及此,禁不住臉兒羞燙。

他上京去了,要去給皇上老爹稟報政務,快的話,會趕在她離開月華坊之前回來,她還記得他當時說這句話時,像是要出征的丈夫叮嚀妻子一般,炯炯有神的盯住她,非要看到她點頭應允,他才罷休。

偌大的月華坊,只剩她和袖兒兩人,但她並不害怕,因為項少懷安排了人馬來保護她的安全。

自從他離開後她便開始思念他,她從沒想到,等待心愛的人,是一種煎熬,卻也是一種甜蜜。

再過三日,他就該回來了吧?

一想到過幾日就可以見到他,她心中亢奮不已,今夜,恐怕又是一個無眠的相思夜了。

在這寂靜的夜里,原本倚窗沉思的她,警覺到遠處傳來的動靜,令她回過神,仔細聆听。

有腳步聲,有人正往她房間來,會是誰?

她撫著心口,心想樓下有侍衛徹夜守著,外人是絕對進不來的,假如侍衛沒擋住那人,除非對方是——

當門扉推開的那一剎那,門口俊挺的身影直教她驚喜得不敢相信,本該三日後回來的人,卻出現在眼前。

是項少懷,他回來了。

「少懷?」他沒說話,迫不及待的三步並作兩步搶身過來,一把擁她入懷,用行動證明,他對她的思念並不少于她。

她也緊擁著他,驚喜他的出現,心中有太多話要問他。

他身上還穿著官袍,像是連夜趕路回來似的,直奔她房內。

「天,你好香。」她的發絲,她的頸項,都散發一股迷人的淡香。

「我好想你……」這一句軟語呢喃,讓他再也忍不住的抱起她,走向大床,急切地卸下官服,他這輩子還沒有如此急切過。像要彌補與她分開後的思念一般,他激狂地吻著她,只有這個小女人,才能讓向來冷靜自持的他失控。

他們褪去了衣衫,垂散的發絲相纏,撫摸彼此熱燙的肌膚,當纏綿過後,撫慰了相思之苦,激烈的喘息逐漸平緩,兩人卻依然緊緊依偎著,舍不得分開,彼此溫存廝磨著。

他抵著他的額,低啞的開口︰「我見過皇上了。」

「我知道,你這回上京,不就是向皇上稟報政績嗎?」

「退朝後,皇上私下在御書房召見我。」她晶亮的美眸瞅著他,突然感受到話中有話。

「我已經知道,你跟皇上的關系了。」她訝異的瞪大眼,「他……告訴你了?」

「是的,皇上一五一十,全告訴我了。」她驚訝久久,望著他帶笑的面孔,最後嘟起嘴,埋怨道︰「這個秘密告訴你了。」

「你別怪他,那是因為皇上知道了我們的事。」這話,又叫那嘟起的嘴兒,驚訝的張開。

「天,他怎麼知道的?」

「他真多嘴,居然把……」

「如果我料的沒錯,皇上一直有派人在身邊保護你,而那個人,應該跟你很親近。」明月無法不詫異,皇上老爹一直派人秘密保護她?而且這人還跟她很親近?她仔細想了一遍,跟她最親近,也知道她心事的人,只有……

她心兒一驚,驀地恍悟。「是貴娘!」

「你確定?」

「一定是,貴娘一直跟著我娘,我娘死了後,她便一直照顧我,對我保護最周到的也是她,天哪,想不到貴娘是老爹派來的人。」項少懷點點頭,「這就對了,難怪皇上會把你許配給我。」她听了先是一愣,繼而臉紅,為他這句話而小鹿亂撞。

「你說什麼?他把我……」

他含笑低啞道︰「這就是為什麼我提早趕回來的原因,因為我迫不及待要告訴你,明月,做我的妻子好嗎?」她眼中難掩驚喜,但隨即陷入憂心,她望著他,遲遲開不了口。

項少懷審視著她的神情,有歡喜,有憂愁,復雜的情緒,在她容顏上不斷的變換,他不明白。

「你不願意?」見他神色有異,她忙搖頭。「不是的。」

「那麼是為了什麼?」他想知道,她心中還有何顧慮?她該是喜歡他的,否則她不會願意將處子之身給了他。

明月坐起身,跪在他面前,雙手輕抵著他厚實的胸膛,輕聲道︰「少懷,你得了解一件事,我之所以待在青樓,是因為我不想當那什麼公主,如果你要娶我,你得先明白,你娶的,不會是一個公主,只會是一個青樓女子,而你貴為巡撫——,」大掌輕輕搗住她的唇,阻止她再說下去。

「我明白,我項少懷要娶的,是青樓花魁關明月,我會昭告天下,為你贖身,迎娶你做本官的夫人,而不是妾,同時,我也不會納妾。」

「你說真的?」她驚喜交加,料不到他會答應得如此快速。

「從皇上那兒,我就明白了,當年皇上答應你娘,給你一個自由選擇的機會,我也會照做,你是不是公主,對我並不重要,明月,我只在乎你願不願意當巡撫大人的夫人,其他你想做什麼,我不會阻止,我知道,你對月華坊的姐妹,有一分責任,那也是你娘的遺願。」他的目光如此真誠,意志如此堅定,這番剖白,令她心兒融了,美眸里轉著感動的淚花。

他放下了身段,不在乎娶一個世人眼中的青樓女子,也願意讓她選擇自己的路,她還有什麼好說的?

縴細滑嫩的雙臂,摟住他寬實的肩膀,柔聲應允。

「只要大人不嫌棄,民女願意一生追隨大人。」她的首肯,令他傾心一醉,薄唇再度攫住那兩片柔軟香甜的唇瓣,灼人的欲望再度席卷她,重溫著讓他思念難耐的軟玉馨香。

巡撫大人天不怕,地不怕,唯獨怕這個小女人不嫁給他。

芙蓉賬內溫柔纏綿,窗外一輪明月當空。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青天大人身邊,明月一生相隨。

——全書完

編注︰

必于隱居在忘憂谷的冥王閻無極和向淨雪的愛情故事,請看【馴夫系列】第一部——橘子說735《冥王》

必于桀驚難馴的盜狼蕭長風和慕容紫的愛情故事,請看【馴夫系列】第二部——橘子說740《盜狼》

必于隨時總是笑容滿面的師爺溫予韌和王爾瑪的愛情故事,請看【馴夫系列】第三部——橘子說751《笑面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