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總裁裝無辜 第10章(2)

書名︰野狼總裁裝無辜|作者︰唐筠|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樓倚馨的目光隨著項夫人看向自己的母親,卻馬上就心虛的垂下眼臉。

她不只對項家有愧,對自己的母親也是,她沒做到對母親的承諾,不只愛上了項鈗晟,還害項鈗晟為了自己離家,把項家鬧得雞飛狗跳,所以她真覺得沒臉見自己的母親。

結果下一秒,柯秋桂就在項夫人面前跪了下來,「夫人,對不起,是我教女無方,請允許我辭職,我會馬上帶著我這個不孝女走得遠遠的,不會再讓她來打擾大家。」

「什麼?阿桂你這是干什麼?突然說什麼辭職,我可不允許!」項夫人急了,怕這話不夠分量,留不住柯秋桂母女,她只得把矛頭轉向自己的大兒子,怪罪起他來,「要說犯了錯該罰,那鈗晟難道不該為這件事情負責任?!他有什麼損失,女兒家的名節才更重要呢!難道你也希望我把鈗晟趕出去嗎?」

「不、不!夫人,您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鈗晟,你自己說,這件事你打算怎麼做?真要讓阿桂把倚馨帶走嗎?」

「那可不行。」項鈗晟轉向柯秋桂,誠摯地說︰「桂姨,可不可以請您把倚馨交給我?」

「大少爺,我們高攀不上……」

「難道您希望倚馨肚子里的孩子生下來就得不到家庭溫暖?」

「孩子?」

孩子兩個字像顆震憾彈,當場炸得大伙兒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久久之後,項家的大家長項振龍開口了,「好了,這事我作主,早點把他們的婚事辦了,免得肚子大起來不好看。」

項夫人也回過神來了,一知道樓倚馨肚子里有項家的後代,她開心極了,「怎麼不早說呢!我要當女乃女乃了是吧,這是真的吧?你們听到沒?我要當女乃女乃了呢!阿桂,現在你說什麼我都不許了,你別想走,更不能把我的媳婦和金孫帶走,听到了沒有?!」

「夫人……」

「桂姨……不,媽,請您成全我和倚馨好嗎?我一定會好好疼愛她,也會好好孝順您的,就請您答應我吧。」怕柯秋桂繼續反對,他干脆下跪表達自己最大的誠意。

看見他下脆,樓倚馨也跟著跪了下來,「媽,對不起,我沒遵守對您的承諾,但是請您看在您未來孫子的分上,成全我和鈗晟哥好嗎?」

「好了,我們早就把你們當一家人看待,現在只是讓這緣分因為下一代子孫而繼續延續下去,這樣很好,你就不要再堅持己見了。」項振龍發了話,決定事情就此定案。

柯秋桂哭了,迢迢淚水有著欣慰,更多的是因為感恩,「謝謝,真的很謝謝你們!」

項家來了客人,這客人就是賈思嘉,她得知項鈗晟就要娶樓倚馨了,特地過來道賀,還備了份大禮要送給新人。

「看到你就覺得很慚愧,項媽媽真的覺得很對不起你。」

「項媽媽別說這樣的話,感情嘛,靠的是緣分,絲毫勉強不來的,雖然我和項大哥當不了情人,但還是可以做朋友的,而且我很喜歡倚馨的料理,很想和她學做菜,所以以後還歡迎我來你們家吧?」

「當然歡迎,我很喜歡你,可就像你說的,感情是勉強不了的,鈗晟和倚馨的緣分是從小結下的,我們也不好拆散他們,不過錯過你這個媳婦,我也覺得很可惜……等等,我又不只鈗晟一個兒子,還有兩個呢!要不我家老二、老三隨你挑,你覺得怎樣?」

「項媽媽,別開我玩笑了。」

「我可不是開玩笑的,我是說真的,我另外兩個兒子也不比大兒子差,如果你喜歡哪個盡避跟項媽媽說,項媽媽會幫你的。」

「好啊,如果我有喜歡的,一定會跟項媽媽說的。」

這邊談得很開心,但是在樓上听到老媽隨便就要把自己賣掉,項鈗謙翻著白眼猛抗議,「什麼隨便她挑?媽現在是打算拿我和二哥當賠禮賠給賈思嘉嗎?」

「緊張什麼,她也不一定會看中你,還有老二不是嗎?」項鈗晟邊畫著圖邊說著,畫本里是他替樓倚馨設計的禮服,他想讓她當最美的新娘子。

「嚇!現在會說風涼話了啊?說起來還要怪你呢,那個賈思嘉可是媽替你挑選的對象,我和二哥現在是成了代罪羔羊了!」

「你不想要,沒人能逼你進禮堂。」

「不管,你得替我去跟媽說,別把我算計進去。」

「你自己不會去說。」

「我幫過你呢,你也不想想,如果沒有我大力相挺,你能這麼快抱得美人歸嗎?」

項鈗晟抬頭瞟了項鈗謙一眼,哼著氣說︰「現在是在跟我討人情嗎?」

「是啊。」

「要是我不答應呢?」

「那我現在就去跟倚馨說你是怎麼設計她的,那一夜你把我踢出門,那一夜,你根本沒有喝醉酒,還有如果我沒記錯,補習班的負責人好像是你的死黨喔,還有那間公寓……」

「閉嘴!」項鈗晟緊張的跳起來,捂住了項鈗謙的嘴巴,「再說我就拍死你!」

項鈗謙把他的手拉下,又繼續喳呼地嚷著,「我只是實話實說,誰教你這麼沒人性,過河拆橋。」

恰巧從房間走出來的樓倚馨听到了尾音,好奇地問︰「你們在說什麼?誰過河拆橋?」

「沒事!」項鈗晟笑著搖頭。

項鈗謙卻指著他說︰「他。」

「怎麼回事?」

「大哥他……」

「你的事我答應了,所以你可以滾了!」

「答應了?真的答應了?」

「再吵我就改變心意了。」項鈗晟放手,走向樓倚馨,然後摟著她走回房間,邊走邊轉移話題,「我約了設計師,她晚點會來幫你量尺寸。」

其實樓倚馨隱約有听到他們先前的對話,所以還是忍不住詢問︰「我好像有听到鈗謙提到什麼設計,那是什麼意思?」

「啊,就是這個嘛,我幫你設計了幾套禮服。」

「好像不是喔,他好像還說到什麼沒喝醉,還有補習班負責人是你的死黨……你是不是有事瞞我?」

「怎麼會,別瞎猜了,你現在要想的,就是要怎樣當最美麗的新娘,其他都不重要,看看這些設計圖,你喜不喜歡?」

「喜歡。」現在的她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有最愛的人陪在身邊,她不奢求其他了。

可偶爾項家兄弟那些對話還是會從她的腦中飄過,讓她滿心疑惑。

最終,紙是包不住火的,某一次,樓倚馨逮住項鈗謙的小辮子,拿他的弱點和他交換條件,于是就從他口中得知,她以為是自己設計了項鈗晟,實際是中了他的圈套。

那一夜,他根本沒喝醉。

然後還不只是那樣,他還是補習班負責人的死黨,工作是他幫忙她找的,連公寓也是他的,所以她從頭到區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听說一切都是你計劃好的?」本來要睡了,她卻突然從床上坐起來,沒頭沒腦的問著。

樓倚馨突然冒出這麼一句,項鈗晟一驚。

他斜睨著她,假裝沒听懂她在說什麼,「什麼我計劃好的?你作夢了嗎?」

「我很清醒,听說那一夜你沒喝醉,我還听說你是補習班負責人的好友,連我搬出去住的公寓都是你買的,是不是真的?」

「我不是說了,過去的事不重要了。」他訕笑著,想轉移話題。

「還不承認嗎?」

「項鈗謙那個大嘴巴,我一定要把他的嘴縫起來!」他恨恨的嘀咕著。

「所以是真的嘍?好啊,還一直拿那件事來威脅我,嚷著要我對你負責,搞半天你才是幕後黑手,這帳該怎麼算呢?」

「我用一輩子償還。」

「不夠。」

「那你想怎樣?」

「我想想……」

不讓她想,他撲上去,立刻給了她一記熱情如火的深吻,這吻不只燃燒了他的yu/望,也融化了她。

嘆著氣,她低聲指控著,「大野狼!」

「我是小紅帽。」

被吃干抹淨的是她好嗎,「真會裝蒜。」

以前他或許真的是大野狼,但現在他可當不成大野狼,因為太愛護肚子里的小baby守所以他總是忍了又忍。

看他一臉痛苦得要死的模樣,她擔憂地問︰「你還好吧?」

「很不好!」他起身走向浴室,在這冷得要死的天氣還得洗冷水澡,哪能好得了。

「要不要幫忙?」她憋著笑問。

「不要!」

她終于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笑吧,等你生完以後我們再來算總帳,看到時候你還笑不笑得出來!」他咬牙切齒地宣告。

但她一點也不擔心,因為她早就知道了,溫柔如他,也僅能裝裝樣子唬唬她,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一直都是這樣的。

全書完

*欲知其他大男人是如何使出追妻妙招,從棄夫回鍋為人夫,請見林曉筠花園系列1794棄夫自白書之《黑心秘書耍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