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1章(1)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六年後

梵亞今晚舉辦了一場熱鬧的服裝發表會,當主持人邀請新一季的代言人,當紅一線偶像劇女明星出場時,現場掌聲如雷,媒體的閃光燈頓時此起彼落。能邀請如此重量級的女明星當品牌服飾的代言人,代表著梵亞已經不再是八年前的網路服飾小店,而是國內數一數二的網路成衣龍頭。

坐在台下,身為梵亞行銷部經理的何思晴見到這一幕,內心感動萬分,多年來的努力終于獲得美好的成果,現下梵亞不只擁有自己的品牌服飾,且銷售版圖伸展至其他國家,期許未來成為國際知名的服飾品牌。

而坐在她身旁一臉酷樣的男人則是梵亞的負責人,也就是已晉升為總裁的卓皓然,瞧瞧,在這麼開心歡喜的日子,那張英俊的臉孔依舊嚴肅,不苟言笑,不過,她知道他和自己一樣激動,因為那雙放在腿上的手微微握緊成拳。

怎麼可能會無動于衷呢?看著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如今躍升為國內最大的網路成衣龍頭,個中辛苦不在話下,公司的商品從一開始的流行潮T做起,之後漸漸轉型擴展,如今涵蓋了男裝、女裝的各類商品及服飾配件,近年還加入童裝,滿足消費者的各種需求,創造出龐大的網路市場及銷售利潤。

有幸得以參與梵亞這些年來的轉型發展,讓何思晴開心不已。

發展會最後,設計總監羅海莉和女明星一起走出來,走秀的男女模特兒全都一起在台上答謝嘉賓。

海莉是她大學的同班好友,畢業後到紐約的設計學院繼續深造,兩年前回國。她喜歡海莉紐約都會風的設計,簡單有型,剛好那也正是梵亞想邁向國際所需要的設計元素,因此,她讓出設計總監的位子,邀請好友加入梵亞,而她則轉任行銷部經理。

今晚,梵亞同時也舉辦了成立八周年的慶祝酒會。

當何思晴和卓皓然一起現身時,立刻被眾多媒體包圍采訪,因為他們兩人不只是工作上的最佳伙伴,也是交往多年的戀人。

當記者們問到梵亞的未來發展以及上市計畫等問題時,何思晴大多數交由身旁英挺出色的男人回答,因為今天算是屬于他的大日子,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是多麼努力才有今天的成就。

之後,一名女記者向她問了問題。

「何經理,你今天晚上好漂亮,禮服是自己設計的嗎?」

「謝謝,這件禮服出自我們羅總監之手。」今晚的何思晴盤起微卷的波浪長發,身上是件微露酥胸的粉紫色性感禮服。平時難得顯露性感的她,為了穿上這件好友親手設計的貼身禮服,可是足足挨餓了好幾天,被贊美讓她很開心。

「何經理,你和卓總裁兩人交往這麼多年,有打算何時結婚嗎?」

「關于這個問題,我們讓卓總裁回答好了。」女記者的問題,何思晴決定交給卓皓然,因為她也不知道,不禁有些緊張男友會怎麼回答。

三十三歲的卓皓然徹底展現了成功男人才有的自信魅力,嗓音低沉嚴謹。「我目前並沒有結婚的打算,至于未來,以後再說。」

听到身旁男友的回話,何思晴的表情略僵了下。說不失望是騙人的,但卻又不怎麼感到意外,因為她明白他將所有的精力全放在事業上。

收起失望的心情,何思晴露出迷人微笑,扮演最稱職的伙伴角色。「我跟卓總裁的私人感情問題不是今天的重點,希望各位將報導的焦點放在我們公司的服裝發表會上,謝謝。」

接受記者們的訪問後,卓皓然和何思晴分開招呼邀請的嘉賓,整個慶祝酒會好不熱鬧。

然而在一個不被人注意的角落,站著一名穿著打扮都和時尚構不著邊的中年婦人,何思晴一見到她,立刻走了過去。

「蘭姨,您是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到前面去呢?」蘭姨是卓皓然的母親,今天她特地邀請蘭姨來參加慶祝酒會,一起分享兒子的成功。不過這事她是瞞著男友的,也明白男人知道後肯定不會給她好臉色看,但她顧不了自己,只是覺得今天這樣的日子,應該邀請蘭姨來參加。

「我來了好一會兒,看見記者訪問你和皓然。」年近六十的張玉蘭極為儉樸,是傳統的婦女典型。

「蘭姨,您怎麼不穿我送給您的衣服呢?」邀請蘭姨來參加酒會,她也順便送了一套衣服給她老人家。

「那衣服太漂亮也太昂貴了,我舍不得穿。我今天穿這樣,會不會看起來太寒酸了?」張玉蘭今天穿的是去喝喜酒的衣服,雖然比平日穿的還要好看,可是來到這里之後,發現大家都穿得很漂亮,她有點後悔沒有穿上思晴送她的那套華麗衣服。

「哪會寒酸,很好看,再說,我邀請的對象是蘭姨,可不是蘭姨您的衣服呢。」何思晴笑笑的說,不讓蘭姨感到任何的不自在。「我們別站在這里說話,走,到前面去找皓然。」

「思晴,不用到前面去了,其實看見皓然這麼成功、這麼有成就,我很替他高興,也很滿足了,想想我這個做母親的沒能替他做什麼……」張玉蘭微微哽咽,今天的她太開心了。

「蘭姨,您別這麼說,您不是生下他,還把他給養大了?」至少養到十七歲,都快成年了。

「好了,我要回去了,皓然的叔叔現在行動不方便,我不能出來太久,不過思晴,今天真的謝謝你邀請我來這里,我很高興。」

蘭姨口中說的皓然的叔叔,其實是蘭姨二十多年前再婚的丈夫,也就是皓然的繼父,幾年前中風後就不良于行。

「蘭姨,您既然來了,就跟皓然打個招呼再回去,不然我去叫皓然過來好了。」

何思晴轉過臉,想尋找男友的身影,卻發現他就站在距離她們不遠的前方,而且早就看到蘭姨了,表情又冷又硬,抿著唇怒瞪了她一眼後,便傲然地轉身繼續和客戶說話。

丙然還是生氣了!何思晴笑得很無奈。那家伙到底要氣自己的媽媽到什麼時候?能氣一輩子嗎?一輩子又沒有多長,她不想他後悔,所以才這麼做的。

張玉蘭也看到兒子那副不歡迎她的表情,但看見兒子這麼成功,她沒有遺憾了。「思晴,我要回去了。」

「蘭姨,您要不要過去罵罵他?我想他就是欠您這個媽媽訓他,您去,去大聲的罵他,讓他向您道歉。」

張玉蘭聞言笑了。她很喜歡思晴這孩子,溫柔貼心又善解人意,有她在兒子身旁,她很放心。「我沒事,倒是你,我剛剛看他好像生氣了,你們別因為我這個無用的媽媽而吵架。」

「蘭姨,您放心,其實皓然沒有外表看起來那麼可怕冷漠,我們不會吵架的。」不會吵架是真的,但要安撫發怒的獅子,可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了。

之後何思晴送蘭姨離開,再度回到了酒會。

X

晚上十點多,何思晴開車回到住處,忙了一天,雖然快累壞了,不過今天的發表會大成功,讓她雀躍不已。

喀答一聲,公寓的門再度被開啟,卓皓然回來了。

他們認識六年,相戀了五年,同居四年,見他一臉怒不可遏,她已經做好接受他「炮轟」的準備,果然,男人一開口就怒氣沖天。

「何思晴,你在搞什麼鬼,為什麼邀請那個人來?之前我不是要你別再跟她連絡,我和她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了,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的話听進去」在酒會上見到母親,卓皓然很驚訝,一看就知道是某人又在做無聊且無濟于事的事。

「對不起,沒有先跟你商量就邀請蘭姨來參加慶祝酒會,這一點是我的錯。」男人正在氣頭上,她不會笨到再灑油上去,而且沒有跟他知會一聲就擅作主張的確是她的錯,只是若先說了,他肯定會一口拒絕。

在她和皓然決定住在一起後,某天助理告訴她,有個婦人自稱是總裁的母親,說要找總裁,那時因為皓然不在公司,因此她請婦人到她辦公室,那人就是蘭姨。

以前她曾問過皓然關于他家人的事,因為她從沒有听他提起家人過,當時他說他沒有家人,她信以為真,如今卻突然跑出個母親來,而且還是親生母親,讓她很訝異。

之後,她從蘭姨那里知道了更多關于皓然的事。

皓然的父親在他五歲那年去世,三年後蘭姨帶著他改嫁給現在的丈夫,雖然皓然和繼父不怎麼親近,但起初幾年一家人的生活還算平靜。但在皓然念小五那年,他在學校和同學打架,蘭姨接到老師的通知前往學校,然而當時懷孕六個多月的蘭姨在路上發生車禍,肚子里的男嬰來不及出生便夭折了,自此,皓然的繼父個性丕變,對皓然動不動就是一陣打罵,斥責如果皓然沒跟同學打架,他兒子就不會死了。

蘭姨提起這事還哭了,說一切都是她的錯,如果她小心一點就不會發生車禍了,之後他們家里沒有一天是平靜的。

皓然十七歲那年,某天晚上他打工回家,再次跟他繼父發生了爭執,繼父開口要他滾出去,皓然也不想再待在那個家,決定離開,並要母親跟他一起走,但蘭姨沒有答應,還要皓然向他繼父道歉,當下皓然生氣的頭也不回的離家出走。

她大概明白皓然當時為何那麼生氣,可能覺得被母親給背叛了。蘭姨是個觀念傳統的婦人,理所當然會選擇待在丈夫身邊,不管丈夫對她如何,她還是會服侍丈夫,以夫為天的觀念根深柢固,只能說一切都是造化弄人。

蘭姨說,很多年後皓然回去找她,說自己開了間公司,生活不成問題,他知道蘭姨這些年日子過得不好,想接她一起生活,但蘭姨再次拒絕了兒子,因為她無法放心讓丈夫一個人生活,皓然要她日後別後悔,自己不會再見她,然後再度憤然離去,從此就不曾再去找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