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1章(2)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何思晴不懂那家伙干麼撂下那麼重的狠話,不過站在他的立場來看,又不免為他感到心疼。他半工半讀的完成高中和大學學業,之後成立梵亞,然後不要命的努力工作,無非就是想要給母親一個安穩無憂的生活,只能說他太不了解女人,不管是他母親還是她。想想她也是為了他才這麼做的,結果他居然這麼凶的罵她。

卓皓然神情繃緊,語氣也是。「你不要以為每次只要笑笑的說對不起就夠了,我要你保證不會再有下一次!」都跟她說過不要再插手管他和他母親之間的問題,這女人就是說不听。之前曾有一次他喝完雞湯,听到她打電話給他母親說雞湯很好喝,讓他氣到不行。

他氣他的,她說她的。「你知道嗎,蘭姨今天很高興喔,看到你這麼有成就,她很以你這兒子為榮呢,不過你若能更尊重她一點,她會更開心。」

卓皓然一陣靜默,情緒復雜,臉上依舊不悅。

「蘭姨一直很關心你,你偶爾也該回家去看看她。」

「那里不是我家,我沒有家,也不希罕她的關心,我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卓皓然陡地吼著。

每次提到要他回家,他的反應就很大,既生氣又排斥,她知道他會跟記者說他不想結婚,和以前被趕出家門的事脫不了關系,他討厭「家」,當然也就不會想成家,而她當然不會往他的痛處再施壓,因此他們之間從沒有討論關于結婚或組織家庭的事。

「你怎麼會是一個人,你不是還有我嗎?」輕輕地,小手貼上他有些粗糙的大手,「我會永遠在你身邊。」

小小的手心軟嫩溫暖,無形中讓卓皓然內心的怒火降了許多。他瞪著她,「別想轉移話題,你還沒有向我保證不會再有下一次,快點。」

「以後再說好不好?忙了一整天,我累了,想去泡澡,然後上床休息。」何思晴半撒嬌的露出疲累樣,事實上她也真的累了。

卓皓然皺起眉頭。「你不要每次——」

何思晴踮起腳親了他的唇一下,美麗的臉蛋笑得嬌美迷人。「你應該也累了,要不要一起去泡澡?我可以幫你按摩喔。」

說完,她走進房間,卓皓然抿了抿唇,跟著進入房間,只見背對著他的女人身上的禮服唰地一聲自她身上滑落到地上,看得他喉頭一陣緊窒,忽然,女人回眸對他笑得嬌俏,那笑甜得像是初春綻放的花兒,然後走進浴室。

很明顯的,那女人在誘惑他。

真是的,每次都惹得他很生氣,然後再給糖吃,這女人就只會這招嗎?

從最初她開始不經意在乎起他的一舉一動,之後,她和皓然兩人是怎麼發展成為戀人關系的呢?

主動的是她,她總是忍不住在意他餓肚子工作,在他熬夜加班時為他送上消夜,在他生日時送上禮物等,她不在乎別人說她倒貼,因為那個時候的她完完全全被這個男人給迷住了,想跟他在一起的念頭強烈到讓她毫不在意他人眼光。

原以為他不喜歡自己,因為他向來面無表情,也沒有做任何回應,直到有天她父親在工作中受傷,她向主管請假回台中老家探視父親,意外接到他打來的電話,問她為什麼請假,一貫淡漠的語氣里有著關心,那個時候,她才終于曉得自己並不是一頭熱。

兩人第一次接吻的同時也發生了關系,進展有夠快。她常想,若不是因為他身邊沒有女人太久,不然就是對她肖想很久了,她猜應該是前者,但她不在乎,反倒很高興自己的第一次給了他,心也是,整個陷了進去。

正式交往之後,卓皓然對她的態度跟以前一樣,她也習慣了,不過上床的事,他就表現得非常主動。倒是他會提出要她搬過來一起同住的要求,令她感到訝異,本以為他應該不會想要她太過介入他的生活,後來蘭姨出現,知道了他的事,她猜他要求同居多少和寂寞有關吧。

……

當何思晴穿著絲滑睡衣走出浴室時有些無奈的一笑,不泡澡還好,這一泡,讓她比剛回家時還要累上好幾分。

她全身虛軟無力的趴在床上,不料跟在她身後的男人不好好躺在自己該睡的那邊,卻往她身上撲過來。

不會吧!

何思晴不得不開口求饒。「我不行了,爺,您就饒了小的吧,小的不該惹您生氣,小的定會好好自我反省。」這是清穿劇看太多的後遺癥。

「不想饒了你,你說該怎麼辦?」卓皓然輕撫著她嫣紅的臉頰。

沒料到他會回答,何思晴差點笑出來,但現下她的小命不保了,求饒是當務之急。「那麼爺是想要小的的命嗎?」

「要你的命不就少了個人替我賺錢了。」卓皓然抱起她,讓她躺好,再拉起被子蓋在她身上。「快點睡,我出去關燈。」他先開了床頭小燈,然後走去關掉房間大燈,接著走出房間到了客廳。

何思晴將男人這一連串的溫柔舉動看在眼里,開心的偷笑著。就算生氣,還是對她很好嘛,像剛剛在客廳,她一說累,他也就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真好,她好高興自己可以跟他在一起。

當卓皓然回到房間時,床上的女人已經呼呼大睡了。真的那麼累嗎?瞧她粉嫩的唇上掛著甜笑,是作了什麼美夢?

他躺上床,看著她,想起晚上發生的事,都要她別再管他和他母親的事了,她們居然還有連絡?說實話,他竟不怎麼感到意外,因為這很像她會做的事,不過他得再好好警告她,別再有下次了。

畢竟那是他母親自己選擇的生活,他不會再過問。

他輕捏了下身旁熟睡女人的臉頰。愛管閑事。

傍了她一個晚安之吻,之後他伸手擁她入眠。

翌日上午,當何思晴走出房間,順便帶上房門時,卓皓然也醒來了。

他進入浴室簡單漱洗後便走出房間,看見何思晴還穿著昨晚上床睡覺的那件淺藍色柔貼絲滑睡衣,正拿著手機站在陽台前拍著外邊的天空。

只見她光著腳丫開心拍照,微卷的長發隨興地垂落在耳旁,隨著她雙手高舉的拍照。

看見卓皓然,何思晴停下拍照。「這麼早就起床?我剛剛被渴醒了,所以出來喝水,然後發現外面天空藍得很漂亮,就順手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晚點放上臉書給你看。」她粲笑。天空如此晴朗無雲,讓人一早就有好心情呢。

卓皓然走了過去,伸手抱住她,低頭吻上她。

一早就這麼熱情如火?何思晴完全感受得到男人傳遞過來的情潮,其實從剛剛他看她的眼神,她就知道。

「怎麼,你還在生氣?」她還記得昨晚自己的骨頭差點被拆了。

她不提,他都忘了生氣的事。「沒錯,所以下次記住,別再惹我生氣。」說著他抱起她,走向房間。

嗚,怎麼會這樣,他很少氣她這麼久的說。今天是休假,如果他還要氣上一整天,那她不就……小命不保?

不過,她的一切都是屬于他的。

「我愛你。」

她先親了他,然後兩人一路熱吻著進入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