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5章(1)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本來今天晚上她也是想要跟他討論關于李雨媛在公司的事,以及她在車上對她說的那些話,但是看來某人已經先告狀了,而他連向她求證也沒有,就完全相信李雨媛說的話……到底是他不夠了解她,還是……舊愛最美?

他要她信任他,所以她選擇去相信,並要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可是現在,她真的無法不去想,那她還要開口說她想說的話嗎?恐怕會直接被當成在中傷李雨媛吧!

丙然被李雨媛說中了,在她們之間,皓然選擇相信她,否則他不會因為對方哭泣,就站在這里指責她。

現在到底是誰不信任誰?他生氣,她比他更生氣、更難過。

卓皓然看著微咬著下唇不說話的何思晴,察覺自己剛剛的語氣似乎過重了點,老實說,他們真的不需要因為這種小事而起爭執。

他放緩了語氣。「思晴,你不是說你沒有那麼小氣?所以我希望以後不要再有這樣的事發生,雨媛她哭到連晚餐都沒有吃,打電話給我,所以我回來的路上順便買了份炒飯給她,剛剛才拿過去給她。」

何思晴瞪大了眼,小手緊握,所以說,他剛剛回來先去了隔壁?「她說她沒有吃晚餐,所以你買了炒飯給她吃?」

「有什麼問題嗎?你不會連這個也要計較吧」

她也沒有吃晚餐,餓得很,但這男人只想到李雨媛,他眼里只看得到李雨媛……有那麼一刻,何思晴覺得自己的心髒痛到停了好幾秒,腦袋有些空白。

哪有什麼問題,她不過是無法呼吸,然後胸口疼痛罷了。

她用力的深吸了口氣,才感覺自己又開始呼吸了,看著眼前的男人,她突然間覺得他們之間的距離好遠好遠,遠到她都要看不清楚他了。

「思晴?」卓皓然覺得何思晴此刻表情怪怪的,是他弄錯了嗎?

「如果我說我也還沒有吃晚餐,肚子餓了想吃炒飯,你會為我去買嗎?」她問道。

卓皓然皺眉,她都已經洗好澡了,怎麼可能還沒有吃晚餐?雖然覺得剛剛她的表情有些奇怪,但他直覺認為這是她因為吃味而故意這麼說的。「你別鬧了,我現在是很認真的在和你談論雨媛的事。」

有人哭訴肚子餓,他就買了炒飯,她說肚子餓,卻被當成是在鬧脾氣?何思晴不知道自己還可以說什麼,難過?生氣?或者學李雨媛哭一場?不,此刻她只覺得很累,內心又委屁又難受。

她正因為被誤會而難過得要命,結果,男人又給了她一擊。

「還有,我在想也許雨媛不適合在業務部,所以我想把她調到總裁室當秘書助理,你覺得呢?」因為雨媛說過她以前在美國擔任過秘書,他想換個工作單位,或許可以讓思晴不會因為分心注意她而太過在意她。

何思晴只覺得自己快氣死了,她沒想到他居然想把李雨媛調到他自己身邊?怎麼,那麼怕她被她欺負嗎?

「思晴,你覺得呢?」

「你是總裁,你決定就好。」她冷談的說,他都已經不信任她了,她的看法一點也不重要。

「何思晴,你真的非要惹我生氣不可嗎?」上次還在說他沒有事先跟她說一聲,現在跟她討論了,她卻又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一整晚下來已經情緒欠佳的卓皓然覺得悶極了,今天原該是讓人感到開心的日子,他們應該分享前進香港的喜悅,而不是為了無聊的事起爭執。

「如果你都說完了,我有點累了,想早點休息,還有,我今天要睡客房。」現在連跟他站在偌大的客廳,她都覺得快要窒息,更不用說待在同一個房間、睡在同一張床上,她真的沒有辦法。

「隨便你」卓皓然也有些動怒了,走回房間用力關上了門。

交往多年,這是兩人第一次正式吵架,也是第一次分房睡。

棒天是星期六,卓皓然在八點多醒來,就算是例假日,他也甚少讓自己睡太晚,走出房間後,他在客廳沒看見何思晴,廚房里也沒人,她還在睡覺嗎?

他煩躁的爬了爬頭發。他一夜沒有睡好,那女人倒是睡得很好

他想出去晨跑一下,順便買個早餐回來,當然,也會順便帶上她的。真是的,不過是回家的路上幫雨媛買個晚餐,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她居然鬧到跟他分房睡?

真是想不通,她明明就不是那樣小氣的女人。

算了,他決定回房間換衣服。

只是當他來到衣櫃前面,瞄到旁邊放置何思晴包包的櫃子時,忽地驚了一下,他走過去想確認自己看到的,藍色的中型手提包不見了?每次她回台中老家,一定會提那個藍色手提包,因為那是她父親買給她的包包。

皺了皺眉,他走出房間到客房去,果然,客房里空無一人,那個女人連跟他說一聲也沒有,一早就自己回了台中老家?

她到底想怎樣?居然還離家出走?

他回到房間,拿起手機就要打電話給她,但一想到莫名其妙鬧性子的人是她,又不說一聲就出門,他不禁氣得將手機丟回床上。

反正依她的個性,他沒有打給她,她最後也還是會打電話給他,就等她自己打來好了。

而此時的何思晴呢?

一夜無法成眠,天一亮,她索性搭高鐵早上六點半的班車南下回台中,她的心經過一夜依然痛著,她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表情去面對他,因此決定回老家度周夫。

斑鐵很快,一個小時左右就到了台中,現在,她坐在老家的客廳,吃著爸爸為她買來的愛心早餐,心里感到很滿足,選擇回老家是對的。

她吃得很開心,但卻發現一旁的爸媽都直直地看著她。

她不說一聲就突然跑回來嚇到他們了?想想,偶爾這麼做,好像也挺有趣的,呵。

「怎麼了,太久沒有著到你們的寶貝女兒,不認識了?」她上次回來好像是兩個月前,不過她還滿常打電話回家就是了,畢竟爸媽就只有她這個女兒,雖然他們兩老曾經很希望她回老家居住和工作,但最後還是尊重她的決定,讓她大學畢業後繼續留在台北。

和皓然交往了五年,偶爾他會陪她一起回來,但次數不多就是了,她也不勉強他,而且她爸爸不怎麼喜歡皓然,照她媽媽的說法是,沒有一個做爸爸的會喜歡搶走他寶貝女兒的家伙。

何母看著女兒。「為什麼會突然跑回來?」女兒每次要回來,都會在前幾天先打電話回家。

「哪有為什麼,不就是想家、想你們。怎麼,不歡迎我回來呀?」吃完早餐,何思晴覺得心情好多了。

「不是,只是……知道有事發生了。」女兒的表情看起來不怎麼好,臉上的笑容也不開心。他們夫妻就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從小疼得不得了,只要一個表情,他們就知道有事。

一旁的何父不像妻子說話那麼溫柔婉轉,看見女兒一副受委屈的樣子,他耐不住性子,拉開嗓門大聲吼道︰「肯定是那個姓卓的臭小子欺負她,我馬上打電話叫他下來台中,好好痛罵他一頓。」

「老公,小聲一點,你的大嗓門嚇到路過的阿水伯了。」何思晴跟何父往門口一看,還真見到年近九十的阿水伯正慌張的從腳踏車上下來,看來像是真的被她爸爸的大嗓門給嚇了一跳。

何父稍稍收斂了下,但還是很生氣。「我現在就打電話給那個臭小子。」

「老公,你先等一下,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別莫名其妙的就找人開罵,先听听女兒怎麼說。」何母雖然也覺得女兒突然回來多少和男友有關,但她沒有老公那般沖動,至少得先知道年輕人發生什麼事了。

「思晴,你快點告訴爸爸,是不是那個臭小子欺負你?」

「沒有啦,皓然他沒有欺負我,因為他工作忙,我想說也好一陣子沒有回家了,所以就搭高鐵回來了。」何思晴不想讓父母親擔心,刻意露出笑容說看。就算她跟皓然是有那麼一點爭執,但他們自己解決就好了,而且依她爸的個性,知道了那些事,真的會把皓然叫來台中罵一頓。

「那小子真的沒有欺負你?」何父又問了次。

「是真的。」何思晴打了個哈欠。「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早起床了,我現在有點想睡覺。」

「想睡覺就回房間睡,我現在跟你爸爸去市場多買一些菜回來,你有沒有特別想要吃的東西?」何母問。

「只要是媽煮的,我全部都很喜歡吃,全世界我最愛吃媽媽煮的菜了。」她媽媽的廚藝一級棒!

何母笑了。「我知道了。」她看得出來女兒現在不想說,也好,搭車也累了,就先讓她睡一下,有空再找時間跟她好好談談。

「老婆,晚點再去買菜就行了,現在先把事情問清楚,那小子真的沒有欺負她嗎?」何父手里握著手機,一副準備打電話罵人的模樣。

「女兒說沒有就是沒有,相信她吧,好了,我要出門買菜,你要載我去,還是我自己走路去?」

「我載你去啦。」何父馬上回頭去取車鑰匙,和妻子一起出門買菜。出門前他不忘回頭對女兒說︰「如果真是那個臭小子欺負你,我不會饒了他。」

「老公,快點。」

「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