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5章(2)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何思晴忍不住笑了,爸媽的感情還是一樣好,爸爸還是一樣對媽媽百依百順,讓她好羨慕,爸爸真的很愛媽媽耶。

因為爸媽很恩愛,讓她從少女時代就開始想,自己以後也一定要找一個深愛自己的另一半,結果,她愛上了皓然,不能說皓然對她不好,但就是少了點什麼,以前她還不太明白,但現在她知道少了什麼,少了將對方擺在自己心里第一位的感情。

皓然當然不可能將她擺在第一位,他心里頭的前三名應該是事業、事業,還是事業,這一點她從第一天認識他就知道了,可是,不管是第幾順位,只要他心里面有她就行了。

但現在,她甚至不確定他心里是否有她,不只如此,她還在想,或許皓然是不討厭她,但也從來沒有愛過她。

因為不愛她,所以說不出我愛你三個字,因為不愛她,當然也就不會有結婚的意願,因此他才能那麼堅定的說沒有結婚的打算。

這是她昨晚失眠一整夜後得到的結論,沒有負面情緒影響,她只是認認真真的想看他們這幾年來的相處。

他是真的不愛她,所以才會因為前女友的一句話,沒有求證就直接定了她的罪、指責她是個沒有同情心的女人,在那一刻,她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海莉曾說過她寵壞了男友,可是她仍然願意無條件的寵他,想想,或許她心里多少也是明白男人並沒有那麼喜歡自己,因此寵他順從他,只是希望他可以多喜歡她一點。

她不由得苦笑,自己真是好傻好天真。

那麼現在呢,她該怎麼辦?

她也不知道,因此龜縮的逃回台中老家,因為徹底離開他,她的心會更痛,可是待在他身邊,卻又讓她快要窒息。

談愛情很容易,但真要說起感情中的事,既糾結又復雜。

一夜沒睡,何思晴頭有點暈,決定暫時拋開那些煩人的事,回房間好好睡一覺。

晚餐過後,何思晴來到後院。

這里有一張她專屬的藤編吊椅,是爸爸以前替她做的,坐在里面很舒服。這些年,爸爸腰傷嚴重,不能搬重物,加上身邊又沒有學徒可以幫忙搬木材,因此不當木工很久了,其實他本來是有學徒的,但全被他的大嗓門給罵跑了。

何母也來到了後院,搬來旁邊的小稿凳坐在女兒身邊。

「爸呢?」

「你爸去洗澡了,待會兒我要跟他去你大伯家一趟,听說你大伯傍晚的時候跌倒腳受傷,我們去探望一下。」思晴的大伯就住附近而已。

「對了,思晴,你有沒有話想跟媽媽說?」女兒整天都悶悶不樂,她也一整天很辛苦的阻止老公打電話去罵人。「跟皓然吵架了?」

「為什麼會這麼問?」她明明都已經否認了。

「那是因為我女兒天生喜歡笑,當你不笑時就是有問題。還有,每次回來,三句不離皓然,可是這次回來,你卻完全不想提起他,吵架了?」不只老公擔心,她也是。

原來她以前會這樣啊,好像是呢。「其實也不能說是吵架,只是突然覺得我跟他之間,好像有點看不到未來。」

「你會這樣想,跟皓然不想結婚有關系?」

母親大人還滿厲害的嘛。「是有那麼一點關系,我在想,是不是他沒有那麼喜歡我,所以才不想跟我結婚?」

「你們就因為這樣而吵架?」何母感覺問題沒有這麼簡單,畢竟皓然不想結婚又不是一、兩天的事了。

「媽,他不想跟我結婚耶,這問題還不嚴重嗎?」何思晴故意提高聲音,好加重問題的嚴重感,免得母親再深入問下去,她並不想讓他們為她擔心。

「也許是他的事業心比較強。」

「我也是這麼想。」何思晴笑了笑。

何母看著女兒那勉強擠出來的笑容,知道女兒可能是怕他們擔心,所以不想把事情說出來。這孩子從小就很貼心乖巧,如果這是她的孝心,不想他們為她擔心,那她也不會硬要女兒說出來。

思晴的個性是她和老公的綜合,有著溫柔貼心的一面,但也遺傳了她爸爸那種不怕吃苦的堅韌性子,是個生活和工作上都可以獨當一面的孩子,這一點她很放心,但就怕她內心受了苦不說,一個人默默承受,那會讓她很心疼。

「思晴,我跟你爸結婚很多年,遲遲無法懷孕,你爸跟我說沒孩子就算了,後來我懷孕了,盡管生下來是個女孩而不是男孩,但你爸還是很開心,抱著你直喊這是老天爺賞賜給我們最棒的寶貝,我們最大的願望就是我們的寶貝能健康快樂的長大。」

「媽……」

「現在也一樣,我希望我女兒過得快樂、幸福,我不知道皓然他做了什麼事讓你這麼難過,但媽媽要你知道,這里是你的家,你想回來隨時都可以回來。還有,不管你做什麼決定,爸媽都會支持你,你是我們的寶貝。」

「媽,我也愛你跟爸。」何思晴微紅了眼楮抱住媽媽,他們也是她的寶貝爸媽。

何父洗好澡,在客廳看不到老婆,馬上開口喊人。

「老婆。」

「來了。」何母笑了笑,又抱了下女兒,然後走進客廳。

何思晴覺得回家真好,有爸爸媽媽的疼愛,感覺心情好多了。可是……她看了下手機,一整天皓然都沒有打電話給她,他一點都不擔心她嗎?

他吃晚餐了嗎?她不在,他一整天都在做什麼?

她沒辦法不去想他,就算知道他可能不愛自己,但是她很愛他,腦海里想的都是他的事,甚至會想他是否因為生氣所以不想打電話給她,想了想,她的確不該不說一聲就走。

何思晴看著手機,想了下,撥了電話給他。

電話通了,可是不是她熟悉的、想听的聲音,而是個女聲。

「喂,何經理嗎?」

是李雨媛?何思晴倒抽了口氣。

為什麼李雨媛會接皓然的手機?他們兩個人現在在一起?

「何經理,你要找皓然嗎?我們剛吃完晚餐,他去洗手間,晚餐是我親自下廚煮的,是咖哩飯,皓然說很好吃,要我下次再煮給他吃。」

何思晴拿著手機的手微微顫抖著,按下了結束通話鍵。

原來是這樣,她不在,他們就在一起,而她卻還在擔心他晚餐吃了沒。好好笑,原來她在與不在,對他而昔日,根本就無所謂!

可是為什麼覺得好笑,她卻想哭?

何思晴勾了勾唇角,白交潔的月光照射出兩道閃閃淚光。

這就是他一整天沒有打電話給她的原因?

本來她一直以為李雨媛跟她說的那些話,什麼皓然還愛著她、不管她說什麼皓然都會相信,還有皓然會答應她所有的請求,都是李雨媛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但現在看來,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一廂情願的人反倒是她,真是太好笑了……

又想笑又想哭,她不知道一顆心到底能承載多少的痛?

她雙手掩面,傷心的哭泣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