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6章(1)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電話的另一邊,卓皓然自洗手間走了出來。剛剛好像听到手機響了,會是思晴嗎?

李雨媛見卓皓然走來,將手機還給了他。「皓然,抱歉,剛剛你的手機響了,怕是什麼重要的電話,所以我幫你接了,是何經理打來的,我請她等一下,但她直接掛斷了。」

真的是思晴打來的,但既然打來了,干麼又馬上掛斷?

「對不起,我是不是不該幫你接電話?我沒想到何經理這麼討厭我,一听到我的聲音就掛電話。」李雨媛低下頭,難過的說著。

「沒關系。」听到雨媛幫他接听電話,那個女人大概又在吃醋了。

今天從早上到下午,他一直等不到不說一聲就離家出走的女人打來的電話,教他心煩極了,索性到健身中心做運動,一直到快六點才回來,之後雨媛後來按電鈴,說她晚餐咖哩飯煮太多了,要拿一些過來請他們吃,他告訴她思晴回台中老家,因此她就帶了兩人份的晚餐過來一起吃。

「皓然,何經理為什麼突然回老家?難道你們吵架了?是因為我嗎?」

「這是我跟她之間的問題。」等思晴回來後,他們得坐下來好好談談,他想知道她心里究竟在想什麼。「雨媛,謝謝你的晚餐,我還有工作要做,你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了?」

李雨媛表情微僵了下,但隨即面露笑容。「既然你要工作,那我就不吵你了。」她知道不能操之過急,因此便先行回去。

卓皓然看著手機,不由得皺眉,一整天就打來這麼一通電話,他沒有接到,她不是應該馬上再打來的嗎?

要打給她嗎?

卓皓然後顫繃緊,是她不該不說一聲就離家出走的不是嗎?算了,就等她自己再打來吧。

雖然卓皓然相當有把握何思晴會再打電話給他,可是一直到隔天星期日的晚上,他一一整天接了許多通電話,卻沒有一通是她打來的。

星期一早上,高亮瑜就看到卓皓然一臉僵怒的來上班,她身子不禁瑟縮了下,連那句「總裁早安」都說得有點顫抖。

總裁今天心情不好嗎?

劍拔弩張的怒氣像是跟某人吵架似的,果然,就見總裁在走進他的辦公室後直接甩門。

突然,卓皓然又開門走出來,嚇了她一跳。

「高秘書。」

「是,總裁,請問有什麼事?」

卓皓然神情陰霆。「你現在馬上打電話到營銷部,問一下何經理今天有沒有來上班。」

「需要請何經理到總裁辦公室嗎?」

「不用。」難道沒有來上班?

「是。」

只是想確認何經理有沒有來上班?可他們倆不是住在一起,總裁怎麼會這麼問?要不,直接打何經理的手機就知道答案,難不成吵架了?盡管高亮瑜心里一堆疑問,她還是馬上拿起電話,打給何經理的助理,詢問何經理是否有來上班。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詢問完,她立刻回報。「總裁,何經理的助理說何經理早上直接去工廠了,晚一點才會進公司。」

卓皓然听完不發一語,繃著臉走進辦公室。

這到底怎麼回事?難道總裁和何經理真的吵架了?她來到梵亞工作快兩年,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們兩人吵架。

那個女人居然離家兩天兩夜?!回到辦公室的卓皓然煩躁的伸手敲看桌子,她除了星期六晚上那通電話,之後沒有再打過電話給他,但今天卻有來上班?也是,她做事向來負責任,不會丟下工作不管,那麼她是今天早上直接從台中搭早班車上來的?

真是的,她到底想怎樣?

她不說一聲就離家,該不會是氣他幫雨媛買晚餐吧?他記得當時她听到後反應很大,表情也怪怪的。

不過她怎麼會一早就直接去工廠?是刻意躲他,還是工廠那邊有問題?之前好像機械運轉不順,但不是都解決了?

明天他得飛去香港一趟,就合作細節再進行討論,之後還得去上海,至少會有一個星期不在台灣,但在那之前,他得先處理好思晴的事,讓她跟以前一樣乖乖的待在家里,絕對禁止她再離家。

想到這,他打了電話給工廠的主管李廠長,想知道工廠那邊有什麼問題、思晴大概什麼時候會回公司。

「總裁,問題上個星期五晚上何經理已經處理好了,何經理現在是在布料區那邊點算和檢查新進的一批布料。

「你說上個星期五晚上何經理去了工廠?」

「對,因為布料染色出了問題,怕整批布都不能用,因此何經理和師傅們討論修改布料色澤,忙到都沒有時間吃晚餐,到了快九點才解決,本來我們要幫何經理買晚餐,但何經理說她全身都是染布的味道,要先回去洗澡再吃東西,那天何經理真是辛苦了。」

卓皓然聞言,不由得驚訝,所以那天晚上他回家看見她正好洗好澡是剛從工廠回家沒多久,也還沒有吃晚餐?

就因為如此,一听到他買晚餐給雨媛,她的反應才會那麼大,甚至問他會不會去幫她買晚餐?當時他以為她只是純吃醋,因此拒絕了,難怪他說完後,她會一臉傷心難過的樣子,那時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忙了一整天,餓著肚子,結果他又因為雨媛的事質問她,這就是她翹家兩天兩夜的原因?

她該說清楚的……不,她說了,說她沒有吃晚餐,是他沒留心,以為她在鬧脾氣……

卓皓然煩悶了兩天的情緒此刻更加煩躁不己。

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和何思晴之間真的出了問題,沒法等到她回公司,他決定直接去工廠找她,他們得好好談清楚。

他走出辦公室準備前往工廠,李雨媛也剛好從業務部將自己的東西搬了過來,因為從今天起,她是總裁的秘書助理,這是他上個星期六跟她說的。

一旁的高亮瑜沒有收到通知,听到李雨媛說要來做秘書助理時很驚訝,總裁把前女友調來當自己的秘書助理?何經理是因為這樣而生氣,然後跟總裁吵架的嗎?

說真的,今天換成是她,她絕對翻臉又翻桌。

李雨媛一听到卓皓然要去工廠,當下要求一起去,得意的想,該讓工廠那邊的人也知道她這個人,畢竟不久後,她就會是他們的老板娘。

「皓然,我想多了解公司的運作,這樣我對秘書助理的工作可以更快上手,未來要連絡什麼的我也比較清楚,皓然,拜托,讓我也一塊去工廠好不好?」

卓皓然沒有多余的心思去在意這件事,她想跟就跟,到工廠再找人帶她熟悉環境就行了,此刻他只想找到何思晴,跟她好好把話說清楚。

卓皓然和李雨媛到了工廠後,李廠長因為接到總裁秘書打來的電話,已經在辦公室門口等候,也知道總裁會帶秘書助理一起來。

「李廠長,何經理還在布料區那里?」

「是的。」

卓皓然讓李廠長找個人來帶李雨媛了解一下工廠,隨即往布料區走去。

走進佔地近一百坪的布料存放區,卓皓然就看見何思晴手拿著數量單,認真的一一核對數量,也檢查布料質量,不讓布商混水摸魚加進劣質品。

她本身是服裝設計師,特別在意布料的質量,因為就算有不錯的設計圖,但如果布料質量太差,也絕對做不出有質感的衣服。這些年在她的嚴格把關下,梵亞的產品質量一直深受好評,也贏得好的銷售量。

靶覺有人進來,何思晴原以為是工人要來搬布料,看了一眼,竟是卓皓然。

她微震了下,對于他出現在這里有些訝異。他來做什麼?該不會又因為李雨媛說了什麼,所以來指責她吧!

自從上個星期六打電話給他是李雨媛接听以後,她就沒有再打電話給他了,當然,他也沒有打給她,這很正常,因為兩人之間一向都是她主動。這兩天她想了很多,想著如果不想離開他,就得調適自己的心態,不然她很難繼續待在他身邊,可是,假裝不在乎,一切就會跟以前一樣嗎?

卓皓然走上前一步。「思晴,關于上個星期五——」

「原來這里就是存放布料的地方,好大啊。」

卓皓然楞了下,回頭看去發現李雨媛竟跟了過來,他不是讓人帶她去認識工廠了嗎?

何思晴見到李雨媛,雖然有些驚訝,但她更想知道車皓然帶她來工廠做什麼,是要來取代她的位置嗎?

李雨媛也不管兩人訝異的目光,走到卓皓然身旁。「何經理?沒想到你在這里,你在做什麼,在點算布料的數量嗎?原來經理也要做這些事啊,我真的要好好學習。」

何思晴當然明白此刻李雨媛話中的意思,不就是想讓她知道,她已經準備好要取代她了,不管卓皓然為什麼帶李雨媛來這里,眼不見為淨至少會讓自己的心好過一點。

「兩位是來參觀的嗎?那麼請繼續,我還有事要做。」

當何思晴決定將注意力放回工作上時,突然一陣劇烈的天搖地動。

是地震。只見堆迭的布料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大力搖晃而開始歪斜,接著最上面數十個布料瞬間往下砸下來。

「思晴。」卓皓然想沖過去護住何思晴,卻被旁邊的李雨媛緊緊抓住。

「啊浮,好可怕,皓然快救我。」李雨媛害怕的大聲尖叫,整個人緊緊抱住身邊的他不放。

見上頭成迭的布料陸續掉了下來,砸到他們所站的位置,卓皓然只好拉過李雨媛躲到旁邊,而李雨媛依舊拚命尖叫看。

大約過了二十秒後地震終于停了,上面又滑落下幾個布後,終于不再有動靜,剛剛那一刻可怕的程度,讓人頗有生死一瞬間的感覺。

當一切平靜下來,卓皓然顧不得抱著他猛尖叫的李雨媛,焦急的往前看,想看看何思晴怎麼樣了,卻發現跌坐在地上的她一雙晶眸像是受到驚嚇似的看著他,眼神中還帶著一抹怨慰。

此時李廠長等人已迅速趕到了布料區,因為剛剛這里傳出女人的尖叫聲,怕有人受傷,結果大伙一進入,就被眼前凌亂的景象給嚇了一跳,但更教人驚訝的是,總裁懷里抱的人是他的秘書助理,傳說中的前女友,而正牌女友何經理卻是跌坐在一旁地上。

這是怎麼回事,總裁保護的人是前女友?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個個都不敢說話,李廠長畢竟年長了些,見過大風大浪,立刻鎮定的走上前,扶起何經理。

「何經理,你沒事吧?有沒有哪里受傷?」

「我沒事,只是嚇了一跳而已。」

何思晴才剛說完話,李雨媛突然又歇斯底里的叫喊著。

「皓然,謝謝你保護我,剛剛真是太可怕了,我現在被嚇得全身都動不了,覺得呼吸有點困難,你可以扶我到外面去嗎?嗚……」

李雨媛整個人幾乎粘在卓皓然身上,其他人看到這一幕,全都目瞪口呆。

卓皓然看向何思晴,見她正找看剛剛拿在手上的單子,看起來好像沒有受傷的樣子,他松了口氣,扶看李雨媛離開了布料區,而何思晴卻停下了動作,怔楞地看著他攬看她離去的背影。

突然,李廠長發現她的右手臂受傷了。

「何經理,你的手受傷了,還流血了。」

何思晴回神,看了下自己的手臂,還真的有幾處刮傷,正滲出血絲,有處傷口比較大,流了點血。

真是怪了,她明明受傷了,卻不覺得痛,讓她感疼痛無比的,是胸口。

「何經理,要不要幫你叫救護車?」李廠長怕她還有別的地方受傷。

「不需要叫救護車,只是一點點擦傷而已,不礙事的,李廠長,還是請大家先把這里整理一下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