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6章(2)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傍晚六點一到,何思晴非常難得的準時下了班,開車離開公司。

邊注意看路況,她邊看著自己的右手臂,傷口已經涂上優碘,是早上工廠那邊的會計幫她上的藥,比較大的傷口還貼了小紗布,雖然李廠長擔心的要她去醫院做檢查,但她確定自己沒事。

回到公司後,才發現這一震公司也有不少損失,許多物品摔壞,她辦公室里的大型櫃子也整個倒下來,幸好大家都平安無事,不過,整個下午幾乎都花在整理東西上。

這時,她的手機響起,是皓然打來的。

敝了,這個時候打電話給她做什麼,不用載李雨媛回去嗎?

男人一連打來三次,實在被那來電鈴聲煩到不行,何思晴將車子停到路邊停車格,正要接听,鈴聲卻停了,她等了一下,但他沒有再打來了。

不知道他找她做什麼,李雨媛現在是他辦公室的秘書助理,不歸她管,她也管不了,那麼還有什麼問題嗎?看著手上的傷,她不由得苦笑。她的手為什麼會受傷?

那時地震來得太突然,加上布料掉下來,她下意識閃到旁邊去,很擔心皓然有沒有被砸傷,之後地震不再那麼大時,她慌張的想上前找他,上面卻突然又掉下一個布,她嚇了一跳跌坐在地上,手臂因此被劃傷,然後她看見皓然,她正高興他沒事時,卻發現他抱著李雨媛,保護著她……

她的心又開始痛起來,感覺最後那擱布砸傷的不是她的手臂,而是直直重擊她的心,頓時,她的世界變成一片空白一那個曾經屬于她和皓然的世界。

她的手機再度響起,原以為又是皓然打來的,但這次是她媽媽。

「思晴,現在是下班時間,媽打電話給你,不會耽誤你的工作吧?」

「你是我媽耶,什麼時候打來我都很高興!不過你怎麼會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我,晚餐己經煮好了?」現在這個時候通常是媽媽煮晚餐的時問,因此她們母女倆很少在這個時候講電話。

「差不多了,只是突然很想打個電話給我女兒,不知道她今天的心情有沒有好一點?」

何思晴聞言鼻頭一酸,瞬間眼眶盈滿淚水,她咬著唇,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但,好難。

「思晴?」

「我……沒事。」

「你在哭嗎?」

「沒有,只是突然覺得有點累。」何思晴擦去臉土的淚水,吸了吸鼻子,盡量讓自己說話自然一點。「媽,如果我哪天突然不想工作,打包行李回去投靠你和爸,會不會被你們轟出來?」

「累了就回來,我和你爸隨時歡迎你回家,知道嗎?」

「……嗯。」她微微硬咽的點頭。

結束通話後,何思晴吸了口氣,自己這陣子的哭點特別低,不過真好,她受傷的心被媽媽的力挺給安慰了,下次回家,她一定要給爸媽一個大大的擁抱。

本以為自己的世界毀了,這是老天爺為她開啟的另一扇窗嗎?讓她知道,她並不是一個人,只是,她才不敢真的回去投靠爸媽,不然天天騎腳踏車經過她家的阿水伯就危險了,因為她爸肯定會天天吼看要教訓某人。

心情舒坦多了,似乎也比較能好好思考事情。

以前她常想,只要皓然需要她、想要她,她就會一直待在他身邊,但現在看來,他似乎已經不需要她了……

認真回想,為什麼自己跟皓然兩人之間這麼多年的感情和信任,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整個瓦解,或許和李雨媛的出現有關,但最大的因素,很顯然是皓然並不愛她。

因為不愛她,所以談到李雨媛進公司上班的事,他甚至生氣的端出總裁身分命令她接受,在那一刻她就該要看清楚,但她仍傻傻的相信看他,之後因為對方的一句話而不分青紅皂白的指責她,連她離開了,他都一通電話也沒打,她應該要死心的,而早上地震來時他先保護了李雨媛,更讓一切昭然若揭。

其實一直以來,她多少有點明白,但總認為他身邊只有她,愛不愛她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在一起就好了。

如今她已經不能再龜縮、不能不去面對了,三個人的世界里,不被愛的那個人應該要主動退出,對吧?至少退出了,有兩個人會幸福。

原來要離開他,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困難。

她想起小時候生病去看醫生,她總是很怕打針,但她爸都會說「不要怕,牙一咬就過了」,是啊,沒什麼好怕的,牙一咬就過了。認真思索著退出這個問題,然後她看見前方有間房屋中介公司,她想了下,決定下車去問問有沒有可以讓她馬上搬進去住的房子。在要走進中介公司前,她看到隔壁的國際游學中心,一個想法突然閃過,她放棄了找房子,走進那家國際游學中心。

當何思晴步出電梯時,正巧見到卓皓然自對面的公寓走出來,沉著瞼,一臉郁悶的樣子。

原來心情不好的人不只有她,他也是,不過他不用再心情不好了,她對自己所做的決定更加堅定了。

卓皓然也看到她了,他繃看瞼,不悅的喊道︰「你到底去哪里了?不是一下班就離開公司了嗎?還有,為什麼打手機不接?」這麼生氣?怎麼,這次又要因為李雨媛說的話而指責她什麼了嗎?他都已經把對方調到總裁室不歸她管了,這樣還會有什麼問題?

「先進去再說。」何思晴開門進到屋里,他跟著進來,關上門的力道不小,看來火氣很大。

卓皓然的確是在生氣,因為她讓他找不到人。

已經九點多了,但一下班就離開公司的人卻還沒有回來,打去工廠確認她也沒有過去,那麼,她一整晚去哪里了?今天在公司他本來想找時間跟她好好談談,但這也不是一時片刻就可以談清楚的問題,因此他決定晚上回家後再說。

結果,她卻過了九點還沒有回來,也不接他電話,莫名的,他焦躁煩悶的情緒中涌現一絲不安,因為這麼多年來,思晴還不曾漏接他的電話,而且一接通,必定是帶著甜笑的嬌柔聲音。

就在她回來的幾分鐘前,李雨媛過來找他,說家里的線路好像有問題,電燈一閃一閃的,他就過去幫她檢查,但看不出有什麼問題,回絕了她要拿飲料請他喝的提議,因為思晴遲遲不回家,他心煩不已,沒有多待就離開了。

而其實讓他心煩的,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地震後她一臉呆愕的看著他,一雙明眸帶著像是哀傷的神情看著他,讓他的心不由得抽緊,他知道她誤會了,他不是棄她不顧,而是當下情況危急。

他猜她之所以晚回家又拒接他的電話,應該是在在意早上那件事,他可以解釋的,連同之前的事,他想一塊談,一並解決。

進到客廳後,卓皓然馬上開口,「思晴,我有話跟你說。」

「正好,我也有話想要跟你說。」他們之間就只剩下這種默契?好笑。「我們不如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

兩人坐的位子隔著矮桌,卓皓然覺得她看起來有點怪,應該是很在意早上那件事的人,此刻瞼上的表情卻很淡定?他有種不安的怪異感覺,想知道她要跟他談什麼。

「你先說好了。」

「我想既然你這麼關心李雨媛小姐,那麼干脆讓她搬過來住好了,省得大門得開開關關的,而且住在一起,她發生什麼事你也看得見,就不用擔心了。」

聞言,卓皓然的表情變得陰沉難看。「何思晴,你是故意要惹我生氣的嗎?我不是跟你說過了,我只把雨媛當朋友,再說,你不會在意大家一起住嗎?」

「我不會在意的。」何思晴的語氣相當平靜。「因為我打算搬走。」

「你要搬走?你現在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一雙黑眸直瞪著她,他想看清楚她內心的想法,但那張秀致的瞼上神情篤定,讓他知道她不是在開玩笑,而是已決意這麼做。

「你是因為早上發生的事才這樣?因為看到我抱住雨媛,所以鬧脾氣嗎?關于當時的事,我可以解釋給你听,那個時候雨媛就站在我身邊,她害怕的一直抓著我。」

「皓然,我們分手吧。」

「分手?」卓皓然震驚不已,他怎麼也沒想到她居然會提出分手。「就因為雨媛的事?難道你不能把她當成朋友?我幫她,就讓你這麼在意嗎?」

「我們分手後,你就不需要在意我有什麼看法和想法,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去照顧她。」

「我現在就是非常的光明正大。」卓皓然抑不住內心的怒火瞪著她。

他到底要怎麼解釋她才會明白雨媛只是朋友?「有關她的事,我不是全部都跟你說了嗎?為什麼你還要處處針對她,吃這種無聊的醋?」

她處處針對李雨媛?看來在他眼里,她除了不和善加沒有同情心外,又多了一樣叫壞女人。

「就因為吃醋這種小事你就要分手?何思晴,你會不會太小題大做、太可笑了?」他低吼。眉頭的皺痕都可以夾死蛟子了。

「也許對你來說,吃醋是件無聊又幼稚的事,可是那是因為我愛你,怕你被人搶走,怕失去你,不過你應該不會了解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因為他根本就不愛她。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生氣,我主動退出不是很好嗎?」他剛剛從對面走出來時,原以為已經不會再有感覺的心,此刻還是感到刺痛無比,看來她決定分手是對的。

「我不在,你們不是都在一起?我離家兩天,你一通電話也沒有打給我,既然你覺得咖哩飯很好吃,要她常常做給你吃,那你就繼續吃吧。」

「那天是雨媛煮多了拿過來,我不是刻意跟她一起吃的。」他猜應該是那晚她打來,雨媛跟她說了他們吃咖哩飯的事。「還有,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她常常做咖哩飯給我吃,我沒有說過那樣的話。」

「怪了,她明明是這樣跟我說的,難道是她在說謊?」何思晴看到男人一臉的疑惑,不禁覺得有些悲哀的好笑。「怎麼,不相信那是她說的,以為是我針對她而編造的?那麼如果我跟你說,她對我說你到現在還愛著她,而且還說她很快就會取代我在你身邊的位置,你信不信?看你的樣子是不相信,沒錯,一切都是我在說謊中傷她,你應該已經無法再信任我了吧。」他到最後還是選擇相信李雨媛,也罷,這樣自己也能徹底死心了。

「我沒有說不信任你。」他只是覺得,李雨媛會說那些話嗎?

「可是我已經無法再信任你了,所以我沒有辦法再繼續跟你交往,還有,我會提出辭呈,免得日後大家見面尷尬。好了,我要說的話都說完了,你呢?應該也是要談李雨媛小姐的事,不過既然我們分手了,就不需要再談了,我累了,先去洗澡,晚上我一樣睡客房。」說完,何思晴起身走向房間。

「等一下。」卓皓然快步上前抓住她的手臂。

她想抽回手,但被抓得很緊。「你想說什麼?」見他一臉凜然地繃看臉,她認為他也同意分手,因為那應該正是他想要的,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如果你真的這麼在意雨媛的事,那麼我會幫她找新住處讓她搬走,工作也是,我會另外替她安排其他工作。」

何思晴驚訝不已,她不敢相信他居然在這個時候選擇讓步,為什麼?她了解他的強悍個性,對于他此刻的讓步,她完全想不通原因何在。他不是不愛她嗎?難道他對她也不是完全沒有情意?

「又要分手又要離職,你的目的無非就是想要我這麼做吧,我會對雨媛另做安排,所以,收起你的脾氣,別再鬧了,不要一直想要挑戰我的底限,听到了嗎?」

卓皓然幾近命令的說看,所有的事就到此為止,他已經受夠了,只想一切恢復到以前。

難道他以為她說分手,只是用來威脅好達成目的的一種手段?何思晴震愕得完全說不出話來。他怎麼可以把她想成這麼有心機的女人?

「還有,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怕失去我,這些年來你對我的付出,我全都知道,我會對你負責,將來我若要結婚,對象一定是你,所以,你根本就不需要因為雨媛的事鬧到這種地步。」

聞言,何思晴又是一記當頭棒喝,這些年來,她對他的付出是心甘情願的,因為她愛他,而他之所以一直跟她在一起,卻只是因為要負責?呵,所謂哀莫大于心死,大概就是她此刻的心情。

她累了,真的累了,身累、心也累。

「皓然,交往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向你求過什麼,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想請求你最後再信任我這麼一次,我不是在鬧脾氣,也不是在威脅你,我是真的想要跟你分手。」她愛得卑微,沒想到分手也是,但牙一咬,就過了。

她甩開他的手,頭也不回的走回房間。

一切就到這里結束,以後他們不會再有任何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