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7章(1)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下班時間早過了,卓皓然還坐在辦公室里,面對李雨媛問他何時要下班回家,他連看也沒有著她一眼,視線全放在桌上的公事上。

「你自己先回去,我還有工作。」

「那我去買晚餐,我可以留下來陪你加班。」李雨媛說完,就見卓皓然正用犀利無比的目光看著她。「皓然,怎麼了,為什麼要這樣看著我?」

「我來跟你說為什麼好了。」總裁辦公室的大門是打開的,歐浚騰正好連門也不用敲就直接走進來,他看了眼李雨媛那張妝容精致完美的瞼,暗嘆人美心卻不美。「皓然他最討厭工作時有女人纏看他,所以,如果你不想失去成為梵亞老板娘的機會,就快點下班。」

這招果然奏效,只見李雨媛面露微笑,決定趕緊下班。「皓然,我想你們兩位還有公事要談,那麼我就先下班了。」

歐浚騰在她走出辦公室後,長腳一踢,關上大門。

「這個李雨媛,真是愈看愈可怕。」歐浚騰就是無法對李雨媛有好感。「皓然,你真的像公司里的傳聞那樣,決定要跟李雨媛舊情復燃?」

卓皓然白了好友一眼。「我已經說過了,我只當雨媛是朋友而己,絕對沒有什麼復合的想法。」

「那麼你確定她也只是把你當朋友?」歐浚騰反問。「我覺得她是個很有心機的女人,你想想,她才出現不到一個月,就讓你和思晴分手了,也把公司搞得烏煙瘴氣,你就快要大失人心了你知道嗎?」

「什麼意思?」

「李雨媛在思晴離開後,就以你女人的身分在公司作威作福、頤指氣使,明明只是個小秘書助理,氣勢作風完全像是老板娘一樣,就拿業務部的許主任來說好了,他曾經是李雨媛的上司,卻被她當眾教訓以後對新人要客氣一點,你知道現在公司大家都怎麼說你們兩個人嗎?對你們是紂王和妲己,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雖然他平日不常進公司,但最近接到的抱怨電話真是太多了。

聞言,卓皓然面容僵硬,雨媛真的像浚騰說的那樣嗎?

這半個多月來,因為何思晴的離職,他的工作量暴增,除了工作外,他的確沒有放太多心思去注意身邊的事。

她提出分手的隔天,他便和浚騰前往香港,本來想出差回來後再跟她好好談談,結果那個女人似乎要證明她做事效率很好,一個星期內就搬光屋里所有的物品,也提出了辭呈,誰簽?人事部歸她管,她自己簽了,也將自己的工作辦理好交接,讓營銷部高副理兼代理經理一職。

于是所有各部門的簽呈再度回到他身上,所以他辦公室里等看處理和簽名的公文卷宗堆得跟小山一樣,教他每每看了就快煩死,以前這些瑣碎的事,全都是思晴幫他處理的。

他以為那天晚上他們己經溝通好了,畢竟他已經做了讓步,沒想到她仍堅持分手,讓他簡直快氣炸了。不是說很愛他,卻那麼決絕的說分手就分手像是要徹底離開他的世界似的,整個人就這樣消失在他眼前。

「皓然,雖然你一直說你只把李雨媛當朋友,但你為她安排住處又給工作,她沒有吃晚餐你就幫她買回去,我想任誰都會覺得你們之間有暖昧,這些感覺早已經超出一般朋友的幫助,你到底為什麼要對李雨媛照顧的這麼周到?」

「算是心理上的一種補償,因為對她感到愧疚。」

「你對她感到愧疚?」歐浚騰不解。

「當年如果她不是跟我這個窮小子在一起,就不會被父母親送到美國,之後也不會被逼著嫁給她的前夫,過著不幸福的生活,我常在想,如果她當年沒有跟我交往,會不會命運就不同了呢?所以,我想彌補她,盡可能幫她過好一點的日子,就只是這樣而已,並沒有什麼舊情復燃的事。」這一點,卓皓然非常清楚,他對李雨媛真的就只有愧疚而已。

「是她跟你說當年她是被逼才嫁給她前夫的嗎?如果是這樣,那麼你完全被她騙了,上流圈說大不大,在他們夫妻新婚不久後,我曾在一個公開場合看見她和她前夫現身,兩個人不知道多恩愛,李雨媛更是笑得嘴巴都快裂到耳後去了,一整晚手舉得高高的,就怕人家沒有著見她手上那顆大鑽戒,而且粘在她前夫身邊笑得花枝亂顫的,那個樣子,根本不像是被逼的。」

卓皓然相當震驚,因為這和李雨媛流著淚跟他哭訴的完全不一樣。

「皓然,也許她當年和你交往的時候心思還算單純,但你確定她現在也一樣嗎?你想,她當貴婦那麼多年,怎麼可能會連個可以幫忙的朋友都沒有,卻偏偏找上你這個近十年沒有連絡的前男友,這完全說不過去。」

歐浚騰其實在更早之前就覺得李雨媛是刻意接近皓然的,但皓然堅定的說和對方只是朋友,他只是幫助朋友,所以他也不好多說什麼,沒想到才過沒多久,她就已經成功讓皓然和思晴分手,真是太可怕了。

雨媛真的騙了他?卓皓然不否認,當她昏倒在他面前時,他就已經有先入為主的想法,覺得她的婚姻就如她說的,備受折磨,所以他才會那麼積極的想要幫她。

「我看如果你不想成為現代紂王,就快點處理坦己的事,連對公司第一忠心的思晴都走了,你不想看到其他老員工最後也待不下去吧。」公司有損失,也就是他的損失。

想起那女人說分手就分手,他到現在還很火大。「我和思晴分手,雖然導火線是雨媛,但最大的原因是她不信任我,我都跟她說了我會對她負責,將來我若結婚,對象一定是她,我不懂她為什麼還要離開?」

「我想也許她是認為不需要你對她負責吧,我上次不是說了,有些女人要的,並不只是男人的負責而已。」歐浚騰關了眼好友。「算了,反正你又不愛她,再說她很快就要去美國,她的事已經和你沒有關系了。」

卓皓然震驚不已。「你說她要去美國?」

「我是听羅總監說的,她說思晴搬回老家後,想去美國設計學院繼續深造,短時間內不會回來台灣,她那類型的東方美女對外國人來說可是很具吸引力的,也許有可能就在那邊結婚生子唆,不過這都已經和你沒有關系了,你還是快點找個可以代替她的人才吧。」

「浚騰,你想說什麼?」嘴巴說和他沒有關系,卻又一直拚命跟他提思晴的事,他到底想要說什麼?

「我還能說啥啊,如果你真的不愛思晴妹妹,那就算了,讓她去尋找真正的幸福。可是呢,我不希望著到你將來後悔,然後因為情傷而無心工作,那可就是很不得了的事,我當然不樂意見到那種情形發生,否則無辜的我不是虧大了。」

「你放心,不會有那種事發生,不會讓你少賺錢的,好了,我還有很多工作,不送了。」卓皓然低下頭繼續工作。

歐浚騰聳了聳肩,覺得自己能說的都說了,現在就看卓皓然怎麼做了。

為什麼他會犧牲把美眉的時間在這里說這些事?因為這些年來,他和皓然有過不少大大小小的應酬,遇過的美女也不少,可是他從沒見過皓然多看她們一眼,每次去應酬,他就只是去露個面,說個話,然後一點也不多待就離開,有時有些廠商會笑話他,是不是家里有個凶老婆,連玩一下也不敢,但皓然還是回去了。

後來他也問過皓然,為什麼每次去應酬都那麼早回去?他的回答很簡單,也讓他覺得很有意思︰應酬很無聊,與其看你們左擁右抱,我還不如回去看思晴煮飯。

什麼時候看女人煮飯比應酬廠商來得重要?但他的話讓人覺得,他其實是想回去陪思晴妹妹,也不想她一個人吃晚餐,歸心似箭。

這麼在乎思晴妹妹,卻覺得自己只是要對她負責?他不知道皓然在想什麼,又或者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總之,他點到為止,不再插手,剩下的就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

卓皓然在近凌晨的時間回到家,一如往常的開門進入,然後走進客廳。

「皓然,辛苦了,公文包給我,先去洗澡,肚子餓不餓?要不要我煮個東西?待會兒你洗好澡就可以吃了。」

看見那抹帶點嬌憨的甜笑,卓皓然怔了好一會兒,還差點伸手將公文包拿給她,結果一眨眼,客廳里只有他一個人。

心情郁悶的他,將公文包放下後,去冰箱拿了罐啤酒喝,這是他前幾天自己買的,若是那女人還在,看到他喝酒,肯定一把搶下。

拔不好的人,休想喝酒。

是啊,她比他自己還要更緊張他的健康,連他以往因為三餐不正常而引起的胃痛,都在她細心的照顧下許久沒發生了,忽地,他覺得胃部有些悶痛,這才想起,他晚餐好像沒吃,再加上冰涼的啤酒一下肚,胃部馬上發出抗議。

不是說了會永遠在他身邊的嗎?說分手就分手,說離開就離開,還有,浚騰說她要去美國深造,那是真的嗎?

想起浚騰說她有可能就在那邊結婚生子,他的胃不由得更加揪緊。

他從來沒有想過和思晴會有分手的一天。

在和她同居後,浚騰曾問過他,二十四小時都和思晴粘在一起,不會覺得煩或膩嗎?說真的,還真是沒有那樣的感覺,反倒是看著她在自己的身邊,莫名的心頭就有股暖意,有時下午一起開會時,還會想看她晚餐要煮什麼,若是有人知道他嚴肅外表下想的竟是晚餐吃什麼,肯定很驚訝,老實說就連他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可是他真的是在想晚餐的事。

只能說和思晴在一起,一切都讓他感到輕松又自在。至于愛不愛她?他沒想過這個問題。但不可否認的,他是喜歡她,喜歡她認真工作的樣子,一開始他之所以會注意到她,也是因為這個。

當她進入公司工作沒多久,他就發現這個新來的設計小助理很忙,當時梵亞規模不大,設計部就只有一個設計師和助理,衣服都是廠外生產制造,因此跑腿的事都是她這個小助理去做,只見她每天往成衣工廠跑,但回到公司又有一堆事要做,幾乎天天都加班,比他這個老板還要忙。

有次看見她揉看眼楮還繼續看著計算機屏幕,不禁好奇她到底是忙什麼,連休息一下也沒辦法?因此他走過去了解,才知道她的工作又雜又多,設計的就只負責設計圖,其他和工廠間的連絡,像是開版、打樣、修改等等,全都是她這小助理負責,她還得做問卷調查。

另外還必須幫設計師尋找她想要的設計圖參考數據,像是學院風,她被規定得找二十款以上的參考數據,當然還得要搜集國內其他網絡成衣商店推出的新商品,工作多到不行,怪不得她每天都得加班。

他忍不住問她,覺得工作辛不辛苦?只見她微笑搖頭,笑容有點甜有點羞澀的說︰「不辛苦。」

望著那自然甜美的笑容,他的心微微抽動了下,還有著某種沖動。

那之後,他常忍不住注意起她的事,不過他也明白,兩人是雇主和員工的關系,因此他沒有特別做出什麼進一步的動作,但在兩人留下加班時,他會上前跟她說話,當然都是些鼓勵的話。之後,她會送面包給他吃,甚至她沒有加班時,也會特地送宵夜給他吃,他沒有拒絕,也沒有特別表示什麼,但享受被她深深愛慕的感覺。

然後他發現有個男同事常刻意去找她講話,一次公司聚餐,他喝了酒,基于喝酒不開車,因此他指名思晴做他的代理司機,她乖乖開車送他回家,還幫忙拿公文包、扶他進屋,然後他吻了她,她有點被嚇到。

「總經理,你喝醉了嗎?」

「我沒有喝醉。」

「可是……」

「你不喜歡我吻你?」

「不是,我很喜歡,因為我喜歡你。」

多麼甜美可愛的告白,小瞼蛋紅通通的羞怯模樣,讓人想一口吞了她,事實上,他也那麼做了,直接讓她成為了他的女人。

那個時候,還在公司公開兩人正式交往的事,他那樣算吃醋嗎?他不知道,只是想讓她乖乖待在他身邊,眼里只有他就行了。

後來公司買了自己的成衣加工廠後,工作愈來愈多也愈來愈忙,但假日有空,她就會到他的住處做飯給他吃,吃完她做的飯,他當然也就順便吃了她,一整晚到隔天都膩在床上,對她的佔有欲很強,有時她會撒嬌求饒,說她會沒有力氣煮飯,但感覺他只要吃她就會飽了。

他喜歡和思晴在一起的感覺,那總是能讓他的身心及口欲都感到很滿足。

許多人問過他為何不結婚。

他想起以前曾經向李雨媛求婚過,當時她哭著說不想去美國,見她哭得傷心,他有些慌,便開口向她求婚,想著如果他們結婚了,那她父母反對也沒用了,但她說不想做不孝女,他尊重她,兩人于是分手了。

他不否認自己多少因為小時候的家庭因素而對婚姻和家庭沒有任何憧憬,他甚至擔心多了婚姻的束縛,會破壞他和思晴目前愉悅又快樂的同居生活,只要她在他身邊就夠了,如果未來幾年她非要結婚不可,他會跟她結,會對她負起責任,但不是現在。

不過他們已經分手了,回想太多,只是讓自己心煩罷了。

在公司里見不到那該出現的人,教他煩躁不已,回到家後居然看到幻影,心情更是不可能平靜,直到現在他還想不通,每天都跟他在一起的女人,居然如此不信任他,一點也不像他所認識的那個何思晴。

不想了。卓皓然喝掉最後一口啤酒,隨手往垃圾桶丟去,反正思晴在搬走前替他請了清潔公司,明天清潔公司的人會做分類處理,既然會擔心他的日常生活,那干麼還要分手?

他起身走回房間,盡管很累,但他知道自己今晚又會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