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7章(2)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下午,卓皓然開完會回到辦公室,才一走近,便听到了兩個女人的爭吵聲,其中一人是李雨媛,另一個聲音,居然是他母親?

「你快點離開,皓然他看到你只會生氣,他不會理你的,快走!」

卓皓然詫異,一向說話細聲溫柔的李雨媛,此刻說起話來卻尖酸刻薄。

「這位秘書小姐,拜托你,我只是想跟皓然說個話而已。」

「你快點走,不然我叫警衛來了。還有,高秘書,誰準你讓她上來的?」

「可她是總裁的母親……」

「皓然他根本就不把這個女人當媽媽,那天她出現在慶祝酒會上,皓然根本連理都不理她。」

慶祝酒會上?那時她也來了?卓皓然相當錯愕,那天人很多,加上還有走秀模特兒等,他不知道她當時也在場,那麼她後來是刻意來找他的?

「我看你來找皓然,應該是為了要錢吧。」

以前她跟卓皓然交往時曾問過他為何一個人生活,他大概說了他母親改嫁、他和繼父不和被趕出來的事,說的不多,但已經可以讓人知道皓然是痛恨他們的,後來她去了梵亞的慶祝酒會,看見何思晴跟個打扮老士的中年婦人說話,才知道對方原來是皓然的母親,當然也看見皓然沒理會她,充滿怒氣的轉身走開。

「不是的,不是為了錢,我只是有話跟他說。」

「總之,皓然他不會見你的,你別留在這里讓皓然看了生氣,他回來見到你也會趕你走,所以你自己快點走,不然我真的叫警衛上來了。皓然,你回來了。」

一見到皓然,李雨媛凶悍的聲調馬上轉為溫柔。

「皓然。」張玉蘭見到兒子喊了聲,神情有些猶疑,不確定他是否會趕她離開。

卓皓然冷冷的看著李雨媛,表情僵硬,李雨媛以為他生氣是因為見到他母親,決定為他處理。

「皓然,你不要這麼生氣,我知道你不想見到她,我現在馬上打電話請警衛上來。」李雨媛在男人面前收起撒潑個性,才要拿起話筒,話筒卻立即被卓皓然用力壓回去,教她嚇了一跳。「皓然?」

卓皓然怒不可遏。「她是我母親,你不能對她態度尊重一點嗎?」那是思晴曾跟他說過的話,她說︰就算你生蘭姨的氣,但她是你母親耶,懷胎十月辛苦生下你,你就不能對她態度尊重一點嗎?

李雨媛被卓皓然憤怒的樣子給嚇呆了。「可是我以為你……」他不是很討厭他母親嗎?明明酒會那天他見到她就生氣離開了。

卓皓然瞪了眼李雨媛,轉而看向自己的母親,雖然表情也不怎麼好看,但語氣中有著起碼的尊重。「到我辦公室。」

看見卓皓然請他母親進辦公室,李雨媛呆住了。怎麼會這樣?她會錯意了?

而在辦公室里,張玉蘭先開口。

「皓然,我不是像外邊秘書說的那樣,是為了錢而來找你的,這些年來,雖然因為你叔叔中風,無法工作賺錢養家,但是你每個月給我們五萬元生活費就夠用了,我們已經很滿足,不會再跟你要錢的。」

她在說什麼,他哪時每個月給他們五萬元生活費了?

忽地,他想起一件事,好像在他母親來找過他之後的某一天,思晴突然開口跟他要家用,雖說日常開銷都是他一人支付,但他知道她很愛為這個家添購物品,因此他很爽快說要給她十萬元,她說不用那麼多,最後決定是五萬元。

那個女人把那家用的五萬塊轉給他母親當生活費,卻是什麼話都沒有跟他說,默默的為他盡孝道?

「我想問,這個月五萬塊的生活費有入賬嗎?」

「有,謝謝你。」

就算跟他分手了,她還是持續轉錢給他母親?他知道她平日不愛亂花錢,薪水大多存起來,但應該也沒有多少錢,這樣每個月五萬五萬的轉給他母親,她打算付到什麼時候?早知道她是個笨女人了,卻不知道笨到這種地步。

比起她為他所做的種種,這陣子他動不動就責難她、對她大呼小叫,真是可惡又該死。

一直怪她不信任他,到底是誰不信任誰了?她明明都跟他說了雨媛是怎樣的女人,但他被自己的自大給蒙住了眼,直覺就是她在鬧脾氣,連听她說或解釋都沒有,就定了她的罪……

他真是個該死的家伙。

她應該很傷心又難過,所以才會提出分手,然後離開他……

「皓然,我今天來找你,是因為你叔叔他住院,他對以前怪罪你的那些事覺得很愧疚,我知道他是真心感到後悔,所以我想,如果可以,你有空去醫院探望他好不好?」

「我考慮一下。」

「好,媽媽知道了。」張玉蘭很高興,兒子沒有拒絕,那就是會去醫院的意思。「對了皓然,我打思晴的手機,一直關機,然後我剛剛來公司找她,卻有人跟我說她已經離職了,這是怎麼回事?」

「思晴不久前提出分手,離開了。」

「什麼,思晴離開了?」張玉蘭訝異不己,「那孩子那麼愛你,怎麼可能會離開你?是不是你對她做了什麼,害她很傷心?」

卓皓然沉默,心想就算他們母子分開這麼多年,她依舊很了解他這個兒子。

「皓然,雖然我這個做媽媽的沒有資格跟你說什麼,但思晴是個很好的孩子,之前你叔叔大病一場,我怕他走了只剩下我一個人,心里很難過,她安慰我,說以後會叫你孝順我,還開玩笑說,如果叫不動我兒子孝順我,她會叫她兒子來孝順我這個奶奶,讓我不需要煩惱,快樂過日子就好。」每次想起思晴那孩子的話,她就感到很窩心,她真是個好孩子,不嫌棄她這個未來婆婆貧窮,一直對她很好。

那個女人不只對他好,對他母親也很好,其實不用別人說,他也知道她是什麼樣的女人,一開始看到那讓人甜到心坎里的純真笑容,他就知道了,現在他也明白當時的沖動是什麼了。

是想把她佔為己有。

「你不用擔心,雖然她提出分手,但我又沒有答應,而且她既然跳過我要叫她兒子孝順你,她就要負責任。」

在母親離開不久後,卓皓然叫李雨媛進他的辦公室,然後給了她一張面額五百萬的支票。

李雨媛手上拿著支票,美麗的臉龐表情難看,她不解的問︰「皓然,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給我支票?」

「雨媛,這些錢就當是我給你的資遣費,明天起你不用來公司上班了,還有,也請你找新的住處,現在住的房子只能住到月底,在那之前你得搬走。」他剛剛和對面屋主連絡過了,他會付違約金給對方,而人是他自己帶進公司來的,理當給資遣費。

李雨媛哭了,三秒內落淚。「皓然,為什麼突然要我離開?是因為剛剛我對你母親態度不好嗎?我願意向你道歉。你知道的,我個性不是那樣,我也不知道我剛剛是怎麼了,請你不要趕我走,離開這里,我就不知道可以去哪里了。」雖猜到卓皓然會找她,但沒想到他會要她離開。

「所以我不是給你錢了,那筆錢雖然不是很大,但好好運用,再找份工作,你可以有不錯的生活。」他不禁有些懊悔,他一開始就這樣做,不會惹出這麼多風波來。

「我又不是為了錢才來找你幫忙的,是因為我還愛著你,從來沒有忘記過你,皓然,你不也是一樣嗎?」

「我說了只當你是朋友。」

「不是那樣,你想想,你留著照顧我,還有我說想吃加蛋面你就馬上煮給我吃,我說沒有吃晚餐,你就幫我買回來,這些不就表示你對我還是有感情的,不是嗎?」李雨媛試圖讓卓皓然改變心意,她已經成功的讓他跟何思晴分手,她梵亞總裁夫人的位置已經坐上去一半了,沒理由在這個時候走人。

「所以你跟思晴說我還愛著你?」

李雨媛沒有否認。「因為那是事實嘛,我們再次見面後,你不是一直都對我很好嗎?連地震發生時也是先救我的。」

卓皓然懊悔全寫在瞼上。原來,他真的做錯了。「雨媛,一開始我就說了,我只把你當朋友,一個老朋友,至于你剛剛說的那些,今天換成是其他朋友,我也會這麼做的。」

一切都怪他,太過自以為是,還有,太過在意自己過去貧窮時的事,總覺得現在自己有錢可以幫她當然要好好幫她,那樣自大自負的心態真是要不得,所以,他失去思晴。

其實李雨媛自己也感覺得到卓皓然真的只把她當朋友,因為他們之間甚少有肢體接觸,就算獨處時也很難更進一步,像之前何思晴回她老家,她煮了咖哩飯和他一起吃,本想多待些時間,誰知道吃完沒有多久,他就下了逐客令。

可是不管怎樣,何思晴都走了,現在他身邊就只有她而己,雖說因為何思晴,卓皓然這陣子對她態度冷淡,但她覺得那只是分手後的過渡期,不久後她就可以取代何思晴,沒理由她現在就走。

「皓然,你回想一下當初我們之間的相愛,你很愛我的,而且,你曾經向我求婚,卻不想跟何思晴求婚,也沒有跟她結婚的打算,這不就表示我在你心中的地位是特別的嗎?」

卓皓然猜她應該也將這番話跟思晴說了,想想思晴是用什麼心情跟他訴說心里的不安,說害怕失去他、怕他被人搶走,而他又是怎麼回答她的?他責罵她無聊又幼稚,想到此,他俊顏僵硬,突然很想揍自己幾拳。

「皓然,既然你已經甩了何思晴,那為什麼不考慮跟我復合呢?我愛你,她可以為你做的,我一樣可以做到。」李雨媛才不要就這樣被趕走。

「我甩了思晴?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這麼認為,但不是我甩了她,是何思晴那女人甩了我,我甚至為了挽留她,說了會要你離開,她仍是提出分手。」

「皓然……」

「雨媛,什麼都不用再說了,就如我剛剛說的,我能幫你的就到這里,還是說,你想證明你不是為了錢才來找我的?那好,工廠那邊,你好好認真工作,用行動來證明,那麼我就相信你,以後我們還是朋友。」

「把支票還給我,我調你去工廠那邊工作。」

要把她調去工廠?她可是為了當總裁夫人來的,才不要去做什麼女工,可是就這樣離開,她不甘願,只是若把支票還回去,然若仍不跟她復合,屆時她不就兩頭空?現在她至少有五百萬可拿。李雨媛內心掙扎了許久,目前後她決定了。

「皓然,我希望你知道,我真的不是為了錢來找你的,是因為我愛你,不過既然你要我離開,我也不讓你為難,但希望你記住,我永遠愛你。」一如十年前,就算分手,也要來個依依不舍,但她發現卓皓然轉動了下豪華辦公椅,側過身,連看也沒有著她一眼,模樣就跟她前夫一樣,她不禁氣極,雖然想大罵幾句,但又想到萬一罵了支票沒了就太不劃算,最後只能悻悻然離去。

李雨媛離開後,卓皓然內心總算稍微得到一絲平靜,但失落又懊悔的缺口卻是愈來愈大。

一個小時後,歐浚騰打電話給他。

「兄弟,听說你叫李雨媛滾蛋,真的嗎?可喜可賀啊,哈哈哈。」

「浚騰,你說思晴她去美國,是真的嗎?」

「應該是真的,詳細情形你恐怕得問羅總監,這個我幫不上忙,不過我猜一下她會跟你說思晴人在哪里的機率是多少,嗯,依我對羅總監的了解,機率大概是百分之負一萬吧。」意思是,機率是零。

盡管如此,卓皓然還是打了內線電話給羅海莉。

「卓大總裁,你可以找人來接替我這個總監位置,但休想我跟你說思晴人在哪里,還有,請你不要問我第二次,不然我不知道我會做出什麼事。」羅海莉咬牙切齒的說完後就直接掛了電話。

現在,唯一知道思晴在哪里的,就只剩下她台中老家的爸媽了。

他打了電話過去,是思晴父親接的,才剛開口問,話筒里隨即傳來怒吼聲。

「臭小子,你居然還敢打電話來問我女兒在哪里,要不是我答應我女兒不上台北找你,你以為你可以活到現在嗎?竟敢讓我女兒傷心難過,還一個人去美國那麼遠的地方,好啊,你有種就來台中,看我怎麼宰了你這個混球。老婆,等一下啦,我還沒有罵夠那個混賬臭小子。」

「皓然嗎?你不要來台中,思晴很堅定的說跟你已經結束了,所以我們不會跟你說思晴在哪里,而且你來了,你何伯父一定不會饒過你,所以別來。」掛上電話後,卓皓然有種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感受,但,一切都是他的錯,他願意承受,只是,他要如何讓她回到他身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