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8章(1)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美國紐約

下午兩點多,何思晴背著小鉤包,漫步在知名的中央公園里,走了一下,覺得腳有點酸,便找了張椅子坐下,享受午後的悠閑時光。

紐約和台灣的空氣是否不一樣?因為在台灣她一直覺得胸悶得很,但來到紐約之後,胸口已經不那麼悶了,空氣不一樣當然是開玩笑的,原因她自己知道,總之,決定暫時離開台灣是對的。

來到紐約兩個月了,她覺得還滿能適應這邊的生活,當然,這次紐約游學花了她不少的摳摳,但一切都值得,視野變大,心情也舒坦多了。

其實最該來這里過這樣日子的人是皓然,過去幾年他幾乎沒有休長假,最長一次好像是去墾丁,三天兩夜的員工旅避。

就算來到紐約,她偶爾還是會想起他,畢竟多年來她一直過著以他為生活重心的日子,會想起也是理所當然,但,她盡量讓自己少想一點。

突然,她腳邊滾來一顆小球,接著有個三了四歲大的金發小男孩跑了過來,見到她,表情有點害羞。何思晴將小球檢起來還給他,只見他開心的抱著小球轉身跑回媽咪身邊,真是個可愛的小家伙,曾經她想過,以後一定要生個跟皓然一樣帥氣的兒子……

那晚她提出分手,隔天皓然飛去香港,白天在公司,她開始準備交接工作,晚上則是整理自己的物品,一箱箱的打包,最後請了搬家公司的小型貨車幫她送回台中,在他回來台灣的前一天,她離開台北,回台中老家,只傳了封很短的簡訊給他——「謝謝照顧,再見,保重。」

以她對那男人的了解,他應該氣炸了,氣得不想理她,果然,連回封簡訊也沒有。不過她也沒有閑著,回到台中之後,她便忙著準備來美國短期游學的事,一個多月後便飛來紐約。

她從海莉那里知道皓然已經將李雨媛辭退了,是什麼原因海莉也不清楚,只是皓然也曾向海莉問了她在美國何處,她知道海莉不會說,那個時候她決定要離開梵亞時,海莉有義氣的要共進退,當時她可是費了好大唇舌才將海莉給慰留下來,她不想因為私人的感情問題為公司帶來困擾或傷害,畢竟她對梵亞有很深的革命情感。

來到美國後,她只跟海莉及爸媽保持連絡,爸媽還每隔幾天就打一次電話,想起今天早上八點多媽媽的那通電話,問她還是自己一個人嗎,她笑了笑,她猜媽是想要問她是否有艷遇,可惜了沒有,再說,她才剛結束一段感情,她很確定自己無法在短時間內再談新戀情。

又待了約半小時,何思晴才離開中央公園,搭了公交車回去。下車後,她步行回宿舍,經過面包店時她走了進去。這是間台灣夫妻開的面包店,里面賣了許多台式面包,吃起來有濃濃的家鄉昧,她買了兩塊面包當明天早餐。

她常想著,她離開之後,那個男人有天天吃早餐再上班嗎?

其實她不只會想他有沒有吃早餐,也想看她離開以後他會不會又開始三餐不正常,因為他一專注工作的話,就會忘了吃飯時間,只是她想也沒有用他們已經分手了,和她沒有關系了。

就在快到宿舍的街道上,一個塊頭不小,只顧著講手機的黑人不小心擦撞到何思晴的肩膀,害她差點跌倒,對方沒道歉就算了,還態度惡劣的開口罵她,她有點被嚇到,也有點害怕,不知該怎麼辦才好,畢竟這里不是台灣。

忽地,那黑人閉上嘴巴,視線越過她,表情怪異的看著前面,然後很快的轉身離開。

怎麼回事,逃得這麼快,難道她身後有警察?何思晴轉過身正要謝謝警察,看清楚走向她的男人時,她立刻呆住。

皓然?

原本表情嚴肅的他,銳利的黑眸盯起人來的樣子就已經夠嚇壞一堆人了,現在加上怒火,神情更顯凌厲駭人,怪不得那黑人會落跑,大概是不想跟皓然正面起沖突,標準的惡人無膽。

不過,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

隨著他的走近,才想看要少想起他的何思晴心情難免受到影響,小手緊緊抓看面包紙袋。

「思晴,你沒事吧?」卓皓然表情沒了剛剛的凌厲樣,只剩擔心。

但何思晴不需要他的擔心。「你為什麼會在這里?來談生意?」

「你應該知道目前公司的海外業務擴展以亞洲為主,生意觸角還沒延伸到這里。」那是未來的目標。「我是來找你的。」

「你找我做什麼?我們已經分手了。」都過了這麼多個月,何思晴不知道他來找她做什麼。

卓皓然微皺了下眉頭。「這里不是談話的地方,我們去前面的咖啡店。」

如果可以,何思晴並不想再見到卓皓然,此刻因為他的出現,她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又開始隱隱作痛起來,想起那些讓她心痛的事。為什麼她都已經遠離台灣了,他還出現在這里?

但,不管他來找她做什麼,他們之間都已經不再有任何關系了。

「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在這里?你派人調查我的事?」

進入咖啡店,兩人找了個位置坐下,點了咖啡之後,何思晴直接問他為什麼會知道自己在這里。

「不是。」

他的樣子不像說謊,而且也沒有這個必要。只是,海莉不可能跟他說,她爸媽更是不可能她想起早上媽媽的那通電話,突然間她是否是自己一個人……當時她以為媽媽的意思是問她是否有艷遇,難道是他們知道皓然要來找她?

「是我爸媽跟你說的?」何思晴很驚訝,見他沒有否認,她簡直不敢相信。

「真的是我爸爸媽媽跟你說的?」

「對,是伯父伯母給我你在美國的住址的。」卓皓然說得輕松,並不想把拿到地址的過程說出來。

雖然很驚訝爸媽怎麼會這麼做,但那不是現在他們坐在這里的重點,她再打電話回去問就行了。

「你找我有什事?」胸口好悶,她想快點離開,而且此刻她的思緒有些混亂,可能是因為沒料到他會到美國來找她,就算分手了,男人對她的影響力依舊很大。

雖然知道他已經讓李雨媛離開公司,但那也不代表什麼,她不想預設他來找她的原因。況且,他臉上也沒有那種像是做錯了來求她原諒的表情,事實上她並不認為他是來找她道歉的,這男人不會做那樣的事。

「有件事要你負責。」卓皓然沉沉的說著。他中午到了美國,依著住址到她宿舍找不到人,于是在附近繞了一下,結果剛好見到她走進面包店,他就一路跟在她後面。

她看起來氣色還不錯,就是有點心不在焉,雖說剛剛對方講手機不小心撞了她有錯,但是她也不該邊走邊想事情,她在想什麼?想看他的事嗎?在面包店時,她望著里面的菠蘿面包發呆,他們還沒交往前,她常買菠蘿面包送給加班的他吃,是在想他嗎?

「什麼事要我負責?」何思晴想了下,會要她負責的事,應該就只有公司的事。

「難道高副理那邊出了什麼問題嗎?」她當初離職時直接指派高副理兼任營銷部經理一職,難道是發生什麼事了,所以他親自來美國要她負責?

「不是公司的事。」卓皓然深深看著面前的女人,就說她傻不是嗎?都已經離職了,還是那麼關心公司的事。「我母親上次因為到公司找不到你,所以來找我,你每個月都匯了五萬元給她當生活費?那五萬元就是你向我討的家用?」

「咦,蘭姨去公司找你?」他知道了?何思晴表情有些尷尬。她以為只要繼續轉生活費給蘭姨就好了,沒想到蘭姨會到公司找她,她應該在出國前先跟她說一下的,只是,她不知道要如何跟她老人家說自己已經和皓然分手的事。

他為了這事特地來美國找她?「那五萬元,你給了我就是我的錢了,我應該可以任意使用,而且我願意負責任,一切都是我自己想要那麼做,不關蘭姨的事,你該不會又對蘭姨生氣了吧?

「我沒有生氣,如你所說,錢給了你就是你的,你要怎麼使用我不會過問,不過,我要你負責的不是這件事。」

「不然呢?」還有什麼事?

「你曾跟我母親說,要她不用擔心,將來要是我不孝順她,你會叫你兒子去孝順她那個奶奶,是這樣嗎?」卓皓然不溫不火的說,仔細听的話,語尾還夾帶幾分柔情。

兩人在一起這麼多年,他們不曾討論結婚的事,更不用說孩子了,可是听到她想生下他們的兒子,還說要叫她兒子去好好孝順奶奶,當時雖然覺得有點好笑,但內心卻涌現莫名的悸動,他突然想,要是將來兒子個性像媽媽,做什麼事都是先斬後奏,他會不會感到頭痛?

但個性像媽媽總比像他這個爸爸來得好,可想而知必定是個可愛又貼心的孩子,至少他老了以後不用擔心兒子會不孝順他,那麼,他也想要有他們的孩子嗎?

那感覺好像不錯。

何思晴雙頰一陣熱燙,有些驚愕又開始到羞澀不已,她沒想到蘭姨會把這些話跟皓然說,當時皓然的叔叔住院,見蘭姨對未來感到惶恐不安,所以她忍不住說了那些話安慰蘭姨,雖然那也是她內心的想法。

那現在呢?他為什麼要提這件事,還說要她負責?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兜了這麼一大圈,他是想要復合?她的心髒猛烈狂跳了下。

按合?自從跟他分手後,她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或許是覺得他們之間已經不可能再在一起了。

卓皓然將她瞼上那復雜的表情看進了眼里。「為什麼不回答,不想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

「那不過是隨口說說的話罷了,再說我們已經分手了,也不可能復合,關于這件事,我會找個時間自己打電話去向蘭姨道歉的。」很抱歉讓她老人家失望了。

「說什麼復合?我們又沒有分手。」他從來沒有答應要分手,也不可能跟她分。

「什麼?」

「雖然你提出分手,但我從頭到尾都沒有答應不是嗎?所以,你還是我的女人。」卓皓然態度堅定。

何思晴一臉的訝異,甚至覺得太夸張了。雖然她的確是沒有听到他說「好,我們分手」這類的話,但是……「你也沒有說不要分手,不是嗎?」

「何思晴,你听好,我並沒有答應分手,所以你還是我卓皓然的女朋友,回到台灣後,我要你搬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