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8章(2)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搬回去?何思晴覺得好氣又好笑。「皓然,我不跟你玩文字游戲,我們分手是事實,我跟你已經不可能再在一起,我們回不去了。

「我已經讓雨媛離開了。」

「我听海莉說了。」這個沒什麼好隱瞞的,只是那並不是重點。「其實我們會分手,真正的原因並不是李雨媛,我當時想,為什麼我們交往這麼多年,你卻還是一點都不了解我,後來我知道原因了,也許你是喜歡我的,但並不愛我,對吧?」

「思晴,我可以解釋……」

「皓然,你應該知道我有多愛你,你曾經是我的全部,如果不是真的已經沒有辦法了,每吸一口氣我的心就痛一下,就像現在這樣跟你坐在一起,我的胸口便感到萬分疼痛,試問,我要怎麼回到過去?我真的沒有辦法再待在你身邊了。」

望著那張總是對自己露出甜美笑容的麗顏,如今卻神情痛苦的說無法再待在他身邊,卓皓然的心也不由得揪痛。原來,自己帶給她的傷害,遠比他所想象的還要深。

何思晴深呼吸了口氣。「皓然,如果你來找我,是因為你對我還有著一絲的情意,那麼我求你,放過我,以後我們各自過自己的生活。」

離開咖啡店回到宿舍後,何思晴本想馬上打電話回台灣,但想到台灣那邊現在是凌晨五點,她不想吵醒爸媽,因此又等了兩個半小時才打了電話回去,是她媽媽接的,正好,她就是要找她。

「媽,你怎麼可以把我在美國的住址跟皓然說呢?」不用猜,想也知道一定是個性溫柔的媽媽說的。

「你跟皓然見過面了?」何母剛煮好早餐。

「媽,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這樣等于是在出賣你女兒耶。」

「思晴,你找錯人算賬了,出賣女兒的人不是我。」

「是爸爸跟皓然說的?怎麼可能。」何思晴無法相信。

「我叫你爸來听,老公,女兒問是誰出賣她的,你快點來跟她解釋。」

她听到電話那端傳來她爸說今天肚子特別餓,先去吃早餐的話,明顯在閃躲,她這才不得不相信真是她爸跟皓然說的,但,她爸不是老嚷著要宰了皓然嗎?

「思晴,你自己也听到了吧,是你爸自己給了皓然你在美國的住址,你不敢相信對不對?」

「媽,這是怎麼回事?」

「其實我們一直沒有讓你知道,在你去美國後的半個多月,一天假日中午,皓然開車來我們家,說他想去美國找你,希望我們告訴他你的地址,你爸早就想修理他了,他自己送上門,你爸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罵了他至少半小時以上,之後叫他滾回去,皓然不走,你爸就去提水桶裝水。」

何思晴倒抽了口氣。「爸爸他真的向皓然潑水了嗎?」

「當然潑了,而且還連潑好幾桶。」因為老公不能提重了因此是小水桶,但皓然也全身濕透了。

「爸干麼要這麼做?別理他就好。」她都不知道有這種事發生。

「有人心疼了嗎?」

「媽!」

「後來我勸皓然回去,因為我們是不可能跟他說你在哪里的,誰知道他下個星期六、日又開車過來,你爸一樣潑水伺候,完全不跟他客氣,就這樣持續一個多月,每到假日他就過來讓你爸罵,讓你爸潑水,只為了想要知道你在哪里。說真的,我看了都覺得有點同情皓然,我想,也許他曾經讓你很傷心,可是我也感覺得出來,他不想失去你,他在用他的方式想要挽回你。」

何思晴眼眶不由得泛紅,她都不知道他去了她家,被罵還被潑水,她爸罵起人來有多凶她是知道的,她真的不懂他在想什麼,稍早見面,他連提都沒有提,還是那麼的傲然自信,她都不知道他吃了這麼多苦才要到她的地址。

「後來有天阿水伯騎腳踏車經過我們家前面時被機車撞倒,但那輛機車撞了人就跑,你爸想要趕緊送阿水伯去醫院,結果腰傷復發,皓然連忙將他們兩人送去醫院,在醫院里,大家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一身狼狽的皓然,但他只擔心看你爸和阿水伯,沒空好好打理自己,那個時候我讓他先離開,他卻說等確定你爸和阿水伯都沒事後他再走,我听了真的很感動,後來阿水伯的家人來了,你爸也可以走動了,他才離開。」

何母嘆了口氣後,繼續說︰「你爸那個人,標準的吃軟不吃硬,我想他應該也感受到皓然對你是真心真意的,之後阿水伯他大兒子請我和你爸及皓然去他們的海產餐廳吃飯,你爸有點喝醉,皓然在送我們回家後才離開,之後當皓然又來我們家時,你爸就把你的住址給他了。」

何思晴不知道自己可以說什麼,他們之間都已經結束了,他做那些事都只是多余的而已,干麼去自討苦吃,受那些罪呢。

她真的不懂他在想什麼,但,那已經和她沒有關系了。

棒天上午,當何思晴下樓要出門時,卻發現卓皓然在樓下大門口等她,她不知道他等了多久,見到他,想起昨晚媽媽說的事,她的心不由得抽緊。

「我來跟你說再見,晚點我要搭機回台灣了。」

「嗯。」

「對于曾經讓你那麼難過,我想說對不起。」見她神情訝異,他內心苦笑。

其實他來美國,就是為了向她道歉,只是昨天兩人相見,她一臉不想見到他,刻意和他保持距離的樣子,讓他難過又有點生氣,覺得他犧牲睡眠趕完工作才能來美國,但她卻不領情,可是听到她後面說的話,他不禁自責又懊惱。

明明就是來道歉的,卻好像又再次傷害了她,明明不想失去她,卻又將她推得離自己愈來愈遠,他知道自己得改變,不然,他真的會失去她。

何思晴的確想不到他會道歉。這又是哪招?可是不管他在想什麼、想做什麼,她都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牽扯。

「皓然,我希望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以後你不要再來找我了。」

「你真的這麼想?」

「對。」小手握緊,沒有猶豫,她堅定的點頭。

她不否認見到他來美國找她,她除了驚訝之外,內心多少有些驚喜,她想,也許他對她是有著情意的,但是她心里很清楚他們之間已經不可能了,因為她無法說服自己再去信任他,她怕如果再出現一個李雨媛,他是否依然會像之前那樣對她?

「我知道了。」卓皓然不再給她任何壓力。「不過我要糾正一點,你說我不愛你,那是不正確的,我愛你。」

何思晴怔愣瞪目,這句話,他們交往了多久,她就等了多久,卻始終等不到,但他卻在分手後才對她說?為什麼?

「我不知道雨媛她跟你說了什麼,但當她多年後再出現在我面前,我對她只有同情,怕你會誤會,我幫她的每件事都讓你看得到也知道,可能我的做法錯了,一直以為你可以了解,除了她昏倒的那次之外,我連她的手都沒有踫過,後來你的不信任讓我生氣,說話語氣就重了,但是,我真的只當她是朋友。」

為什麼現在才要說這些?她怪他不信任她,可听他的解釋,一開始不信任對方的人好像是她自己,因為信心動搖,反應也就很大……

「當年我確實曾向雨媛求婚,是因為她跟我這個窮小子談戀愛,她的家人不同意,打算送她去美國,她哭著說不想跟我分手,我才開口求婚,當時我只是想那樣她就可以留下來,她沒有答應,其實我松了口氣。」這些話他早在昨天就想說,可是後來見她那麼難過,他也就忍住了。

「我十七歲開始一個人獨自生活,半工半讀,家庭帶給我的只有不停被揍和被辱罵的痛苦回憶,盡管家庭這個概念對我來說很薄弱到甚至覺得不屑,但我仍將你帶進我的生活里,放任自己對你的強烈佔有欲,只想看一早醒來就要看到你,假日也要你在我身邊,浚騰問我,二十四小時都跟你粘在一起不膩嗎?當然不膩,因為那是我想要的。」

將她佔為己有之後,他以為她是他的了,甚至因為她將公司和家里都打點的很好,認為她是重要的伙伴,太過自大,而沒有特別去在意自己內心的真正情感。所以他不會怪她不了解他的心意,很多事情,他也是在失去之後才有所頓悟。

「我覺得自己這輩子要結婚的機率很低,但如果你非要結婚不可,我會跟你結婚,不是因為我想結婚,而是要對你負責任,我常因為不想提起以前的事而變得很自大自傲,可是當我母親說你要叫你兒子孝順她時,我很感動,如果我不去記恨以前的事,可以早點發現其實在邀請你一起生活同居時,我就想跟你共組家庭的話,我想我們今天不會變成這個樣子,這一切,我要負很大的責任。」

他是不想結婚的人,但想過若她想結婚他會答應,他一直以為那是因為要對她負責任,卻沒察覺自己原來是因為愛她,不想見到她不開心才有如此想法。

他是在不停被揍的暴力陰影下長大的,每天想的都是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強,因此什麼情啊府的,他從來沒想過,當初李雨媛說喜歡他、想跟他交往他答應了,因為他沒談過戀愛,原因就這麼簡單。

之後遇上思晴,生平第一次他有了想把某人佔為己有的沖動,而且也那麼做了,有她在身邊讓他很安心,覺得她是他的了,于是他將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因而忽略了她的感受,這一點,他明顯做錯了。

男人說話的聲音低沉而誠懇,幾近低聲下氣,何思晴的心情頓時變得復雜,昨天她媽說的那些話,今天他又說了這些,愈不想和他牽扯,心卻不由自主被他緊緊糾纏著,甚至心疼起他,他小時候一直被揍、被辱罵嗎?蘭姨說他叔叔一直認為是他殺了他的兒子,常常打罵他。

她現在整個人好混亂,想象他站在她家門口被她爸罵、被潑水,應該也勾起了他不愉快的回憶,他明明會很難過,卻又每個假日都去她家找苦吃…

「皓然,我不知道該跟你說什麼。」她知道自己的心正在動搖。

卓皓然拉過她的右手,握在自己的手掌心里。「我只是說出我想說的話,你還是依照你的決定去做,我會尊重你的決定。好了,我得走了,不然會趕不上飛機。」他輕擁了她一下,說了聲再見,便搭出租車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