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9章(1)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何思晴的視線有些模糊起來,淚水在眼眶里打轉,被他握著的手仍然可以感受他手心的熱度,以前住在一起時,他也常這樣動不動就握著她的手,剛剛有那麼一刻,她想開口喊住他,想看干脆就這麼跟他回台灣算了。

他們已經分手了,為什麼他現在還要來把她搞得這麼混亂?

難怪她爸會被他給收拾,因為那男人傲起來目中無人,蠻橫得很,可是裝無辜的誠懇模樣又讓人動容不已,甚至感到心疼,因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是怎麼打拚到今天這樣的光景。

還有,他說他尊重她的決定,意思是他同意分手了?

直到三個月後她回到台灣,他都不曾再出現。

中午的時候,一輛出租車停在何家門口,何思晴帶著小鉤包下了車,到後車廂提出一只大行李箱。

站在自家門口,她看著熟悉的景象,輕輕笑了笑。離開近半年,看來家里一切都沒變,不過……她困惑的看著放在旁邊的木材,爸什麼時候又開始做木工了?不是因為腰傷不能搬重物的嗎?

此時,何母從里面走出來,見到她,嚇了一跳。

「思晴?!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不是說班機延後,明天早上才回來嗎?」

「本來是因為暴風雨而延後,但後來風雨變小,飛機只延後一個小時就起飛了。」原本她猜想自己得在機場過夜,但後來班機又宣布可以正常飛行,上飛機前,她打了電話家里沒有人接,她想算了,到桃園機場後再自己搭車回台中就行了,不過,她媽見到她的表情會不會太吃驚了?

「原來是這樣啊。」何母听到關車門的聲音,以為是老公他們回來,沒想到是女兒從美國回來了。

「對了媽,爸又開始做木工了嗎?」

「對,前陣子你姨丈買了房子,請你爸去做木工裝潢。」

「可是爸不是不能搬重物?他有辦法搬這些木材嗎?」她知道爸一直很熱愛他的工作,也很這自豪自己的技術是鎮上最好的,但自從腰傷無法工作之後就一直很落寞。

「那個木材是有人替他搬的啦。」何母干笑。

「是誰?」

何思晴才剛問完,就看見卓皓然那輛昂貴的大型進口休旅車停在門口,幾個月不見的男人,居然開車出現在她家門口,她才正驚訝,就又見到她爸自駕駛座旁下車,讓她更是膛目結舌。

「思晴,寶貝女兒,你回來了。」何父很開心見到女兒,本來嘛,沒事干麼跑到那麼遠的美國去,幸好平安回來了。

何思晴看了看卓皓然,又看看何父。「爸,這是怎麼一回事?還有,你為什麼會在我家?」

卓皓然沉著臉沒有說話,倒是一旁的何父趕緊替他解釋。「是我叫他來幫我搬那些木材的,我們剛剛又去買些材料,中午吃飽後要出門去替你姨丈新買的房子做裝潰,現在皓然是我的徒弟。」

「什麼?」皓然是她爸的徒弟?何思晴有些呆住了。這幾個月里,是不是又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不然皓然怎麼會看起來跟她爸的感情很好,還當起了木工的學徒?太夸張了。

何母見氣氛怪異,連忙笑看說︰「午餐我已經準備好了,大家別站在門口,快點進來吃飯。」

卓皓然想了下。「我想我去前面面店吃就好了,晚點再過來。」

「皓然,伯母都煮好了,你去吃什麼面。」何父說著。

何母也趕緊附和。「是啊,來者是客,你就進來一起吃午餐嘛,思晴,沒有關系吧。我听很多人說過,情侶就算分手了,還是可以當朋友的,我想我女兒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對不對?」

「思晴,晚點皓然還要幫我搬木材,不吃飯哪有力氣。」

「要你爸搬這些木材,他會腰痛到下不了床的。」何母也加入游說。

「就是啊,要皓然幫我才行,所以請他吃頓飯是應該的。」

何思晴見父母親拚命唱雙簧,好像怕她不讓他留下來吃午餐似的。可是她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什麼,是他自己說要去外面吃面的,關她什麼事。

「媽,他是你的客人,爸,他是你的學徒,你們自己決定就好了,我肚子餓,想進去吃飯了。」這時候將人趕走也沒什麼意思,況且她也沒有要那麼做,她不過是見到他出現在她家,又跟她父母很熟,感到很驚訝罷了。

午餐過後,何父和卓皓然出門工作,何思晴回房間整理行李箱,不一會,何母端看水果進入。

「來,吃個水果,先休息一下。」搭那麼久的飛機回來,女兒應該累了。半年不見,女兒的氣色看起來不錯。

「謝謝媽。」何思晴坐下吃水果。

何母在女兒身旁坐下。「思晴,回來後你有什麼打算?是要上台北工作呢,還是留在台中找工作?」

「我想在台中先找找看有什麼適合的工作。」雖然她想找和設計有關的工作,但行政方面的工作也行,總之,先找份穩定的工作,別讓爸媽擔心。

「沒考慮再上台北工作?」何母探問。

「媽,之前你和爸不是希望我留在台中工作,怎麼這會兒又要我上台北了?」感覺得出來母親話中有話,但她不點破。

「好吧,媽就跟你直說,你有沒有考慮回梵亞工作?皓然說梵亞的營銷部經理位置還是空著的,我猜他應該是希望你再回去梵亞工作。」女兒才剛從美國回來,她本想讓女兒先休息一陣子,但又怕她去找其他工作,因此她才想先問問女兒的意思。

就知道有古怪。其實不只是她媽,她爸也是,剛剛在餐桌上,他都只顧著跟皓然說話,說的都是裝潢的事,幾乎將她這個從美國歸來的女兒晾在旁邊,讓她很想問,她還是他的寶貝女兒嗎?

以往她跟皓然還是男女朋友時,每次他們一起回來台中,對于皓然,爸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跟現在真是天壤之別,看見爸和皓然互動這麼好,她還真是五味雜陳,如果當時爸跟皓然的感情像現在這麼好就好了,可現在他們都已經分手了……

必于營銷部經理一職一直空缺,這個海莉跟她說過了,說總裁像是還在等她回心轉意。說到海莉,最近有空她得回台北一趟,跟海莉吃頓飯順便慶祝她要做媽咪了。

好友的人生版圖很圓滿,至于她,不管生活和工作,可說是要重新來過。

「媽,我跟皓然已經分手了,分手後還要一起工作會很不自在的,所以我不會回梵亞了。」何思晴重申一次和卓皓然的關系。「對了,皓然是怎麼會變成爸的徒弟?」

「皓然從美國回來的那個周末來到家里,說你還是決定分手,他會尊重你,可是他無法放棄你,你爸稱他有志氣,拿出珍藏多年的酒請他喝,男人的友情就這麼建立起來了。

「後來你姨丈來找你爸看他是否還能再做裝潢,你爸當然想做,但力不從心,皓然就說他星期六、日可以過來幫忙,你爸很高興,就接了你姨丈房子裝潢的工作,自從你爸接了工作之後,整個人看起來生龍活虎的,我見他腰傷沒有復發,也就讓他去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