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9章(2)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是啊,她也感覺得出來爸明顯比以前有精神多了。「所以皓然星期六、日都來台中幫爸工作?」他自己的工作不會受到影響嗎?以前就算是假日,他也幾乎都在工作,標準的工作狂一個。

「對,像今天星期六,他一早就過來,跟你爸一起去建材行購買需要的裝潢材料,我本來還擔心皓然是否會因為太辛苦而做不來,但他說以前讀書時曾在工地做過,所以做這個對他而言不難。」何母看著女兒,「你真的不願意再給皓然和你自己一次機會嗎?」

「媽,你知道我是多難過才跟他提分手的嗎?」

「我也明白,但是皓然為你做了不少改變,我覺得你起碼要認真看一下他所做的改變和努力之後,再決定是否真的要結束兩人的關系。當然,我跟你爸還是一樣會力挺你,一旦你說了不希望再見到皓然、不希望他再到我們家,我們會跟他說清楚的,但在那之前,媽媽希望你能靜下來好好想一想。」

卓皓然和她爸一直到傍晚六點半才回來。

然後,爸媽又看著她,又來了,她還是一樣的話,是她媽的客人,是她爸的徒弟,由他們自己決定要讓他吃晚餐還是住下來都隨便,會說住是因為下午她發現客房的被套都是新的,才知道卓皓然星期六都會住在她家。

晚餐,他們四個人坐在一起吃飯,長形餐桌,她和媽媽坐一起,而皓然則和她爸坐對面,還頗有一家人的感覺,她不禁想起他說過家庭帶給他的只有不停被揍和辱罵的痛苦回憶,那麼,他現在已經習慣和她爸媽像一家人般坐在一起吃東西了嗎?

卓皓然的黑眸和她對上,目光溫柔。「怎麼了?」

「沒事。」何思晴輕輕搖頭。

兩人繼續吃飯,何父說話了。

「皓然,你今天洗好澡早點休息,我們明天早一點開工,到晚上應該就可以告一段落,你下個星期六再過來就行了。」

「好。」

明天要從一早做到晚上?何思晴訝異。她知道她爸收了學徒後很開心,但是他們都不擔心他工作一整天太累,晚上開車回台北很危險?

而且,媽不擔心老公工作太辛苦會腰痛嗎?何思晴看了下媽媽,她正專注的吃看晚餐,還吃得津津有味,什麼時候媽對吃晚餐這麼有興趣了?

何思晴心情有些浮躁的看著父親,只見他老人家一臉興奮的樣子。她明白,許久沒有收徒弟,爸當然會很開心,可是……

何父注意到女兒看著他。「思晴,你怎麼了,不吃飯一直看著爸爸,是有話要跟爸爸說嗎?」

何思晴終究藏不住自己的情緒。「爸,我知道你很開心可以繼續工作,但不需要做一整天讓自己那麼累吧,我想就做到下午四、五點,不,三點好了。」這樣皓然開車回台北後,還可以好好休息。

「三點?拜托,有哪家的裝潢師傅只工作到下午三點的,這樣傳出去我會被人家笑啦。」何父吃了口菜。

「讓人家笑有什麼關系,反正你不要做太累,工作到三點就可以了。」

何思晴才剛說完,坐在身旁的母親就笑了。

「思晴,我看你根本就是在擔心皓然太累,晚上開車回去太危險,對不對?」

何母和親愛的老公交換了個眼神,然後很不客氣的笑起自己的女兒來。

何思晴微紅了瞼,知道自己上當了,怪不得她媽听到她爸要工作一整天還能大口大口的吃飯,這對父母真是的,出賣女兒出賣得有夠徹底!

「你們兩個人很無聊耶。」她故作生氣的低頭吃飯,完全不敢看坐在她對面的卓皓然,因為她知道自己的臉一定紅了。真是的,不良父母。

隨便又吃了幾口飯後,何思晴回到房間休息。

晚上十點多,她洗好澡走出浴室,看見客房的電燈是關著的,有些疑惑。他是睡了還是還在樓下跟她爸媽聊天?

算了,不關她的事。

她正要走回房間,卓皓然剛好上樓,雖然見到他還是感到有些不自在,但她沒有閃躲,因為若是她躲進房間,那才真的會很尷尬,而且他未來幾個星期還會來她家做她爸的徒弟,除非她叫他不要再來了。

她知道,只要她開口,他就會尊重她,然後不會再來了……

但那真的是她想要的嗎?媽媽說要她想清楚,也許這麼一開口,從此他們之間就真的結束了。

卓皓然走上前,拿過她手里的毛巾,主動替她擦干還滲著水珠的頭發,動作十分熟練,這不是他第一次替她擦頭發,兩人一起洗澡時,他通常會很溫柔的替她擦干身體和頭發,她的長發是為他留的,因為他說她留長發很好看。

「皓然,你這樣每到周末就跑來幫我爸工作,自己的工作不會受到影響嗎?」

就當是對朋友的關心,他這樣一到假日就得開車南北來回,真的太累了。

「我都盡量在星期五下班前把工作做完。」

「你該不會每天晚上都熬夜工作吧?」如果她不知道就算了,但她知道了就無法不擔心他,這或許可以說是長年以他為生活重心的後遺癥吧,她就是忍不住會關心他在意他。

卓皓然很溫柔的替她擦干頭發。「反正也睡不著,正好加班工作。」說完,他看見那兩道細眉微微聲起。「你不用擔心,我應付得來。」

何思晴看著曾經讓她萬分著迷的臉龐,細看發現,他眼下有著黑眼圈,還有,雙頰也消瘦了點,為什麼一個大總裁要來這里當她爸的徒弟?他每天要做的事已經夠多了,為什麼還要這麼辛苦的南北來回奔波?

在紐約那次見面之後,他沒有再到美國找她,她還在想,這次他們之間應該是真的結束了,她說不上來心里的感覺,明明覺得這樣對彼此都好,但心里卻記掛著他後來說的那番話。他應該是愛她的對吧?以他的個性,若不喜歡怎麼會二十四小時都跟她粘在一起,還說不覺得膩……結果,以為不會再見面的男人,卻出現在她家里,她真的嚇了一跳,不只如此,他還收服了她爸媽的心,這樣的轉變也未免太大了。

「怎麼了?有話跟我說?」卓皓然放緩擦頭發的動作。

「皓然,我們已經分手了,也不可能再在一起,原因你也是知道的,為什麼還要讓自己這麼辛苦呢?這麼做根本毫無意義。」她想,為他擔心是她的一種習慣,以後她會慢慢戒掉,但在那之前,她不希望見到他如此疲累。

「我一點也不覺得辛苦,而且你以前不是常夸我體力很好的嗎?」

何思晴不由得害羞了下,因為那是床第之間的私密話。

卓皓然很高興見到她小瞼微紅的樣子,這表示她依然對他有感覺,雖然想將她擁入懷里,但現在還不行,他得讓她自己走向他。

他繼續幫她擦頭發。「好了,不再滴水了,你快點回房間用吹風機吹干,明天我還要早起,先去睡了,晚安。」卓皓然不再多說什麼,將手上的毛巾拿給她之後,轉身走進了客房。

何思晴嘆了口氣。既然他決意要這麼做,她也管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