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10章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公司這一季的銷售總額比去年同期成長了百分之十,能有這樣的好成績,都是各位同仁努力的結果,我相信未來公司在上櫃上市後,會更加穩定的發展。」

會議室里,卓皓然針對這一季漂亮的銷售額發表總結,感謝在座同仁的努力,期望梵亞未來成為國際知名品牌。

在這麼競爭的網絡市場里,梵亞銷售總額還能成長百分之十,真的很不容易,這明明是值得高興慶賀的事,但歐浚騰只見好友兼合伙人表情連笑一下也沒有,說話也不如過往那般的鏗鏘犀利,感覺一點活力都沒有。

會議結束,歐浚騰跟著車皓然一起回到他的總裁辦公室。

「皓然,你怎麼了?沒啥勁的感覺,難道你對只提高百分之十的銷售成長不滿意?你不會是希望有百分之二十吧?」歐浚騰故作驚訝的喊著,卻發現好發表情依舊平靜,沒怎麼理會他,若是在以前,他肯定會自信滿滿的說那是下一季的日標。

接著,他看見卓皓然拿了本冊子起來看,表情十分專注。該不會是什麼未來的計劃表吧!他好奇的走過去,只見內頁里有圖也有字。「皓然,這是什麼?」

「這是伯父教我的一些裝潢技術,我的圖畫得還不錯吧。」卓皓然將伯父教他的全記了下來。

歐浚騰吃驚不已,「皓然,上班時間在研究這個,你別跟我說你想要轉行去當木工師傅了。」

「那樣好像也不錯。」卓皓然很淡定。

哪有不錯,根本就是很錯錯錯錯錯。要命,皓然不是玩真的吧?

歐浚騰完全無法想象,萬一好友轉行當木工的話,那群龍無首的梵亞不就……

他知道皓然為了把思晴妹妹給追回來,周末都跑去台中何家,也當起思晴父親的徒弟搏感情,听說他和未來的岳父相處得很好,也對,擒賊先擒王,不是啦,是先收買何家二老的心,那麼遲早有天會成為何家女婿。

但是當木工學徒只能當成休閑娛樂玩玩,千萬不能認真看待啊。「皓然,你現在和思晴妹妹怎麼樣了?」他知道問題的癥結在于思晴妹妹。「她不是已經從美國回來一、兩個月了,你們還沒有復合嗎?」

「我只能說,關系慢慢修復中。」他並不想給思晴任何壓力。現在,他每個周末都會到台中,和她爸媽相處融治算是意外收獲,他很開心也很珍惜,當然最主要的是,和思晴的相處也漸入佳境。

慢慢修復中?這萬一修復到皓然真轉行了,那還得了。「兄弟,要不要我這個愛情大師教你幾招?」

「不用了,你的快餐愛情觀不適合我。」沒有褒貶,純粹不適用。

「不是,我這招很厲害,可以馬上知道思晴妹妹還愛不愛你,當然如果她愛你,她會馬上回到你身邊。」梵亞絕對需要皓然和思晴妹妹。

卓皓然揚起眉听著好友說出他的計劃,沉思了會,做下了決定。

中午過後,總裁室秘書高亮瑜打了電話給人在台中的何思晴,語氣慌張。

「何經理,大事不好了,我剛剛听到總裁對歐總說想把自己在公司的股權賣給他,然後讓出經營權,我覺得很嚴重,所以趕緊偷偷打電話給你。」

「高秘書,你現在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說的都是真的,听說好像明天一早就要辦理了,何經理,現在該怎麼辦?總裁他以後不當總裁了嗎?」高亮瑜很是驚愕。

「高秘書,你先別慌,我打電話給總裁,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總之我會跟總裁好好談談的。」電話里的何思晴也很震驚。

斑亮瑜掛上電話後,坐在椅子上暗自吁了口氣。

「我們清純的亮瑜妹妹學壞了呢,說起謊來完全听不出破綻,呵呵。」歐浚騰一屁股直接坐在高亮瑜的辦公桌上,笑得很樂。

「我這麼做是為了讓總裁和何經理快點復合。」何經理像個大姊姊一樣很會照顧人,她很喜歡她,而且覺得何經理和總裁兩人是天生一對。雖然曾經以為總裁為了前女友而和何經理分手,可是就她當時的觀察,總裁根本已經不喜歡李雨媛了,是對方自我感覺良好,當然後來也被趕出公司了,更是證實了她的想法。

「不過還是謝謝你。」歐浚騰找了個不會讓思晴妹妹懷疑的人打電話給她,這一點,高秘書做得很稱職,他猜下午她就會出現在公司了。

斑亮瑜看著某人還坐在她的辦公桌上,不想離開的樣子,眨了眨眼。「歐總,對不起,可以請您移開您的尊臀嗎?我要工作了。」

「哈哈哈,我們的亮瑜妹妹說話怎麼這麼可愛。」歐浚騰開心的大笑,伸手摸著她的妹妹頭,小小的一只,很可愛呢,讓他每見一次就忍不住摸她一次。

「怎麼樣,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共進晚餐?」

「很抱歉,我沒有興趣。」高亮瑜撥了下被弄亂的頭發。

「我又被拒絕了嗎?」這不是他第一次邀請亮瑜妹妹吃東西,應該說,從她第一天當總裁秘書起到現在,他不知道被拒絕幾次了。「不過是一起吃個飯而己,不需要這麼緊張。」

「歐總,我們的磁場不合,所以請您另找吃飯對象,而且,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不可能跟您去吃飯的。」她才說完,歐浚騰卻突然低下身,俊顏離她的瞼很近,讓高亮瑜嚇了一跳,不由心跳加速。「歐總,你怎麼了?」

「你有喜歡的人?是誰?是公司里的男同事嗎?」他質問。

他不是一向吊兒郎當,干麼突然這麼正經八百的?高亮瑜正緊張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時,歐浚騰的手機忽然響起,只見那張俊顏朝她笑了笑,起身接听電話。

「好,我知道,我現在馬上過去。」

收起手機,他伸手又摸了摸那可愛的妹妹頭才轉身離開。高亮瑜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想干麼,看來以後和歐總的距離得保持遠一點比較好。

而人在台中的何思晴,則想著高秘書的這通電話。

皓然有可能把公司的股權賣給總經理嗎?

自己想也沒用,她立刻打了電話給卓皓然,問他究竟是怎麼回事,結果,她急得要命,他卻是氣定神閑。

「沒想到你這麼快就知道了。」

「是真的?你打算賣掉公司的股權?」

「對。」

「為什麼?梵亞是你的心血不是嗎?」何思晴沒想到這消息居然是真的。

「我周末去你家後再跟你詳說,我先整理東西,再見。」

何思晴哪還坐得住,不是說明天早上就要辦理了?雖然有些懷疑事情的真實性,但萬一要是真的呢?

與其在台中擔心,她決定上台北去確定事情的真偽。

何思晴在下班時間前來到了離開近八個月的梵亞總公司,許多職員見到她都驚訝不己,依舊稱呼她為何經理,直問她是不是要再回來公司上班了。

她只是回以一笑,說有事處理,便直接走向總裁室。

斑秘書見到她也很高興,立刻請她進入總裁辦公室,心中暗暗希望他們兩位這次可以和好,不過她現在才想到,萬一要是何經理知道這些都是騙她的而生氣了,那該怎麼辦?

只希望總裁這次能留住何經理,並讓她再回到公司來,這樣一切都會沒事了吧。

何思晴進入卓皓然辦公室,看見他真的在收抬東西,頓時驚訝不已。

卓皓然見到她倒不怎麼訝異,剛剛在電話里他就听得出來她很緊張,果然還是上來台北了。「思晴,我現在剛好要回公寓整理房子,好像還有一些你的東西,你要不要一起回去看看要怎麼處理,因為我打算賣掉房子。」

他要賣掉房子?何思晴大為震驚且混亂不己的跟著他一起回到他的公寓。

「皓然,這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突然要賣掉公司股權還有房子?」何思晴不解。「這該不會是你和歐總聯合起來騙我的吧?」

「你先坐下。」見她坐下,他問︰「你想喝什麼?」

何思晴哪還有心情喝飲料。「不用麻煩了,我不渴,我只想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卓皓然也坐下來,比起何思晴的焦慮,他顯得淡定多了。

「沒錯,這一開始是浚騰的計劃,假裝說我要賣公司股權,好騙你回到我身邊,只要你回來,我就不會賣掉,不過我後來決定更改計劃,真的將股權全賣給渡騰,然後離開梵亞。」

何思晴很驚訝,因為他的表情不像是在開玩笑。「賣掉公司,又要賣掉房子,你究竟想要做什麼?又要去哪里?」

「我已經決定了,專職做伯父的徒弟。」

「什麼?」何思晴呆掉。他要做她爸的徒弟?「皓然,你別開這種玩笑了,這一點也不好笑。」

「我不是在開玩笑,是認真的。」卓皓然語氣沉著,神情堅定。「你知道嗎?公司這一季的營收比去年同期成長了百分之十,這應該是件讓人開心的事,但回家後,我卻發現沒有人可以和我分享這份喜悅,以往那個听到這樣的消息總是會開心的抱著我親我的女人已經離開了,我很難受,因為在不知不覺中,那個女人不只融入了我的生活,也像是融進了我的骨血里,不知從何時開始,我的努力像是為了換來她的開心,還有她甜蜜的親吻,而現在都沒有了,所以,我決定放棄這樣的生活。」

何思晴一顆心抽緊。「皓然,你不需要做到這樣的地步,我……」

「你不要覺得有壓力,曾經讓你那麼心痛,我很該死,你說你無法回到我身邊,沒關系,你就待在你想待的地方,這次換我到你的身邊去,我會慢慢等你,等你不再感到心痛,就算等一輩子也沒有關系,只要每天都能看見你就夠了。」

何思晴的心混亂不堪。「皓然,賣掉梵亞,你不覺得難過和不舍嗎?那是你的心血耶,想想你是多努力打拚,才有今天的梵亞,你怎麼可以說賣掉就賣掉呢?」

「我本來也以為梵亞是我的全部,但決定賣掉股權後,並沒有我想象中的那般失落,反而覺得可以到你身邊,是件讓人期待的事。」卓皓然在歐浚騰提出那個計劃時,就已經決定這麼做了。

「我不想听這些,總之,你不準賣掉,不準這麼做!」何思晴難過的哭了,那是皓然用生命打拚來的,她不準他這麼做。認真工作的他散發著光彩,是多麼耀眼出色,她知道他有多熱愛他的工作,怎麼可以賣掉。

卓皓然輕擁看她安慰道︰「思晴,別這麼激動,我知道你是為了我著想,可是,我已經沒有了以往的動力,不如把公司交給浚騰,那小子應該會做得不錯的。」

何思晴偎進他溫暖的懷抱里,難過不已。她不想要他這麼做,其實他的改變她看到了,也感受到他的愛意,知道他愛她,她只是……

「皓然,我不知道將來若是有第二個李雨媛出現,你是不是又會甩了我。」

「不會有那種事發生生而且,是你甩了我,你提出分手,但我從來沒有答應不是嗎?好了,別哭了。」卓皓然心疼地替她擦眼淚。

「我問你,為什麼地震發生時,你會先救李雨媛?」不是她小氣或愛計較,但這件事帶給她的打擊很大,陰影也很深,她甚至因為這件事而作過惡夢。

「我沒有先救她,當時我急著過去你那邊,但她抓住我,力氣還不小,錯過了那零點一秒,之後布料一個一個的掉落,我沒有辦法再過去你那邊了。」關于這件事,其實上次他就想解釋了。

「真的是這樣嗎?」

「我發誓,李雨媛對我而言,不過是人生中一個微不足道的過客罷了,若她一這次沒有出現的話,我也早忘記她這個人了。」

必于李雨媛的力氣,她也是領教過的,那個時候還被抓痛了。「你沒有騙我?」

「當然沒有,而且我從來沒有騙過你任何事,倒是你,欺騙我的事不少。」